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全職]點菸

興欣網吧。從根本上來說,這個地方才是興欣的小主場,發源地。也許那些沒從一開始就跟著興欣起步的粉絲沒有注意,但這個地方在知根知底的人眼中還是很有些不同的。
那天晚上,一個人影不算刻意遮掩,也就是平平淡淡地走進網吧,來到檯台前非常普通的要了個位置,極其平淡地跟網管來了句,「找葉修,我韓文清。」
 
當晚值班的當然也對榮耀略有研究,聞聲抬頭,一開始還當是誰在這想冒名鑽空見葉修一眼,沒想到站在檯台前的那人,簡單的襯衫、墨鏡,神色不帶一絲鬼祟,不正是韓文清又是誰?
 
「呃、葉、葉哥不在這,在訓練室呢。」
 
「沒關係,就告訴他,我在這等。」韓文清點了點頭,拿起號碼,「A2是嗎?」
 
「對……對,在那一區。」驚慌點頭,卻還沒忘盡責指了個位置,值班的網管在韓文清走到那個位置,看光線像是就開了電腦之後才想起要打電話往上通報。
 
 
「韓文清?」
 
「他來幹嘛?」
 
「打探敵情!老大,讓我去挑挑他!」包子一邊說一邊就挽起了袖子,另一手倒是抓起了帳號卡。葉修看見他的動作不知為何只覺得這貨現在成了職業的也有選手的心理素質,心裡那叫感動,才正想誇獎兩句,包子卻把帳號卡塞進了陳果手裡,「老闆!你拿著卡先逃,我斷後!」
 
「包子你傻了,我們這麼多人難不成怕他一個?!沒骨氣!」老魏邊罵邊抄起電話,「老葉你先擋著,我叫兄弟,很快就到!」
 
「好了,」葉修哭笑不得,「以老韓的性格,再怎麼也不會是來打架的,哪個人在遊戲裡?方銳,你該有大漠弧煙好友吧?」
 
方銳也是一肚子好奇,立刻點開好友欄找了一趟,帶笑回頭,「還真在線上。問問他在哪?」
 
「問吧。」
 
幾個訊息,得到了「競技場」三個字,再問就沒答案了,方銳八不出什麼只好放棄,「死心眼等你來著。」
 
「看來是找你單挑,而且還開了大號,」陳果有些猶豫,「正在比賽期間,沒問題嗎?」
 
「老韓啊……」葉修沉吟了會兒,很快下了決定,「我去看看。」
 
眾人正等著看他上線,卻看他拿起帳號卡轉身往外走,「去哪?」
 
「老闆,二樓包箱借來用用。」
 
「那是沒問題,開一下燈就是……你不在這上線?」
 
「他人都親自來了,」葉修笑了笑,「總不好我也躲在這是吧?」
 
 
榮耀裡,大漠孤煙一冒泡自然引發不少關注。他也沒特別換成隱身,直接無視所有招呼的訊息直進競技場,切成視窗模式,韓文清耐心又看了一次寒煙柔對于峰的比賽。
一招擊出再不收回的風格,一步也不能退讓的剽悍,韓文清不能否認他的確欣賞這種一往無前的魄力。
 
「找我?」
 
QQ來了個訊息,他看著陌生的「君莫笑」和熟稔的語氣,神色不變發了個房間號和密碼,回到遊戲等不多久,一條花色嬪紛的人影就閃了進來。
 
「我說你啊,要來之前好歹也打個電話好讓我去迎接韓隊大駕啊~」一聲未停,葉修操作著君莫笑就是一個小後跳,正正避開迎面而來的一個崩山擊,旋即一個落花掌平移了幾步,「喂喂,連個招呼都不打的嗎?」嘴上說話,手中操作不停,千機傘轉換模式,一個格林機槍又把君莫笑送遠了一段距離。
 
「只是切磋,不需要。」這是韓文清的第一句話也是未來一段時間裡的最後一句,手上連擊不停,就連葉修也不得不放棄了垃圾話攻擊,專心面對一波又一波的攻勢。
 
這一場,先動手的是大漠孤煙,要說不認真絕對不是,每一招、每一個技能都出自經驗的累積和絕對的自信。但是,缺乏一擊必勝的狠勁。
沒有多久葉修就意識到了這一點,韓文清說「只是切磋」,還真的只是切磋啊……
 
不把勝負當成一切,他倒也可以放鬆享受這種對戰的過程。韓文清的思路和可能的戰術,對葉修來說幾乎就和自身的思維差不多嫺熟,意外並不多,只是看他這一次會做出什麼選擇、以及當下的反應。和如此熟悉的一個對手交戰,越帶有平常心,反而越有共舞般的樂趣,這和拼死一搏截然不同的趣味,或許是除了對方之外再沒有第二個人能帶來的。
 
「差不多了吧。」葉修笑。
 
君莫笑的生命,7%;大漠孤煙,11%。
從生命來看似乎大漠孤煙更有嬴面,但以散人的多變,只要有一個空隙,搶回這個差距並不是全無機會。
 
「我相信你專門來這裡不是為了和我胡打這一場來著的,」葉修沒說出「你根本不認真嘛」,畢竟是因為對韓文清來說不存在「不認真打」這種事,他只是沒把必勝咬死不鬆口而已,「說真的,跑這一趟為了什麼?」
 
大漠孤煙聞言真的停了手,拳法家的身影凝立被兩人技能打出一片狼籍的地圖正中,勢如臨淵。「看了興欣的比賽,」他說。
 
葉修愣了一會兒,「寒煙柔?」
 
韓文清冷笑了兩聲,「她是你教出來的,這麼火爆令人意外。」
 
「火爆……」葉修突然意識到這兩個字出自韓文清嘴裡代表的意義,唐柔的戰鬥法師當然是葉修一手教出來的沒錯,但那個強悍無畏的攻擊完全是這妹子的性格造就,應該說,如果唐柔的打法不是這麼強悍、不是這麼一往無前才令人意外,他倒是真沒想到那會和韓文清永不退讓的強橫在某個層面來說頗有共鳴。
「少自抬身價了﹐和你的風格沒關係。」他想了一輪,出口的卻還是帶著點嘲諷的回應。
 
「那就好。」停了幾秒,大漠孤煙留下這麼一句,卻是果斷退出了遊戲。
 
「……搞什麼!」葉修傻看著已經空無一人的地圖,再點開視線,QQ上韓文清的名字也已經暗了,可見人是真的下線,葉修不禁也糊塗了一把,這人……到底來做什麼的?
 
突然想起這可不是下線跑了就算,他人不就在樓下嗎?重要的帳號卡先退出塞進口袋,葉修走出包箱,正準備從樓梯口張望一眼,就聽見韓文清的聲音不緊不慢地向誰道了謝,然後順著腳步聲,那個已經許久不曾直面的身影突然就走進眼簾。
「……唷。」
 
「聽說你在上頭,就問了人。」韓文清難得解釋了句。
 
葉修聳了聳肩,掏出隻煙咬著也沒點上,懶得吐嘈他要不是韓文清,換個隨便個誰能上得來嗎?這種話,「你是找藉口來看我還能打多久?」
話說得半心半意,葉修自己都不曉得是該把「找藉口」當成重點,還是「能打多久」當成要項,「結論如何?」
 
韓文清沒有回答,只是更上前一步,從口袋摸出打火機替他把煙點上,在他伸手擋風的同時一把抓住他的手,一言不發地看了好一會兒,非常安靜而短促地笑了一下。
 
「欸?」
 
還沒等葉修反應過來,那個人已經默默轉身又走下了樓,連聲再見也沒脫口而出。
 
 
「就走了?」回到訓練室,興欣眾人一擁而上,聽到的也只是「他來﹐我們打了一場,沒分輸嬴,他又走了」這種說了等於沒說的簡單報告。
 
「走了,大概就是來看看興欣的狀態吧。」
 
眾人那個不滿意啊!方銳似乎懶得多說,只笑說大家老朋友見見面不錯;陳果逼問著緣由;唐柔想看看錄像;老魏計較著別把太多底細洩露給人家看見,那可是敵手;包子,包子去睡了……
 
鬧騰了好一會兒,眼看真沒什麼好八的話題,也就各自回到本來的作業上,回遊戲的回遊戲,訓練的訓練,倒像是沒什麼事發生過,接下來還有比賽呢,只是沒輸沒嬴沒探測敵情的一場單挑,那真不是什麼大事。
 
只有蘇沐澄在大家都安靜下來之後湊到葉修身邊,淺淺的笑有些頑皮,「是看興欣的狀態,還是你的狀態?」
 
葉修盯著自己的手,半天無語。
韓文清的手也是他熟悉的,職業選手的一雙手,蒼勁、有力,不帶一點傷痕,不像葉修自己的手指不可避免的在食指指緣留下一點長期拿菸的焦色,他的手每一個骨節都像透得出力道般簡潔俐落,形若刀鑿。
他嘆了口氣,回神時看見蘇沐澄已經回了自己的位置,螢幕上燈光閃爍,或許是看起了新的韓劇,葉修搖搖頭,點開了QQ,大漠孤煙卻在線上,從時間來看,想是找了個有網路的旅館。
打開聊天視窗,葉修難得地愣了幾分鐘,才敲出了一句話,「什麼時候抽起菸了?」
 
回應來的很快,快得有點讓人措手不及。
「還是沒有。」
 
再然後,大漠孤煙下線。
 
葉修習慣性地又從口袋摸出隻菸叼在嘴裡,卻久久沒有點上的心情,指尖撥弄著已經拿在手上好久的打火機,他看著那句「還是沒有」,終究默默笑了起來。


-------
寫的時間是在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興欣對百花,唐柔妹子威武霸氣一挑二之後,那時連團隊賽都沒打完,明明自己趕稿趕得亂七八糟但摸去寫了這個。事隔一週的更新……霸圖你們真來了啊哈哈哈哈哈哈(笑翻)
為了這個就值得整理出來貼Bolg!
雖然真要講當然是被原作打臉,可是因為我寫的時候連百花這場都沒打完,誰知道興欣下一場會對上霸圖啊XD
所以這個巧合還是蠻讓人愉快的XDDD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