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H]Doll'House/娃娃屋-8

 兩人上了車,John還來不及詢問去處,Sherlock的電話就突然響起,他看著他皺眉按下接聽,神情從平靜迅速碎散重組成暴風前的沉鬱,「把電話給他,」他說,嘴角幾乎因為惱怒而扭曲。
 
「誰?」John以口型詢問,而Sherlock再開口的冷淡是對話也是答案,「Mycroft。」
 
Sherlock在短暫對話中不曾鬆開些許的眉直到他狠狠切斷通話之後才稍稍展開,John困惑地盯著他緊抓著電話深吸了口氣明顯是在平復情緒的動作,「Mycroft?」
 
「他說有個案子,而且維持他一貫的卑劣,人跑到貝克街再讓Mrs. Hudson打電話給我,」Sherlock絲毫不掩音調中的奚落,他傾身交代已經第三次輕敲隔板詢問去處的司機驅車回轉貝克街,動作大得毫無必要。
 
「哦,」John想了想,「所以,你要接?」
 
「不,」Sherlock瞪了他一眼,「他要我去找個死人。」
 
「死人?不是屍體?」
 
「死人,失蹤了九年,直到昨天才發現當時的錯誤。」
 
「判定死亡?」John有些好奇,「聽起來有點像你會中意的有趣。」他打趣地說,Sherlock卻因此抿緊嘴角,John挑起眉,「等等,你真的有興趣?」
 
「那孩子在公園消失,失蹤前他的母親就在離開沒有幾步的距離和人說話,一轉頭孩子就不見了,沒有哭鬧、沒有看見奇怪人士的目擊證詞,聽起來是不是很熟悉?」
 
沒有引發任何注意的失蹤,巧妙的拐帶手法,John睜大眼,「……我們現在的案子?!」
 
「太早做出假設是危險的,John,」Sherlock提醒般地看了他一眼,「但Mycroft會特意拿出來當成誘餌,可能性的確增加……當然這也可能單純只是誘餌,事實上毫無關連。」他強調了只是誘餌,語中滿是對自家兄長的不滿。
 
「好吧,」John同意,「但他為什麼會在現在突然帶著這個案子出現?」
 
「或許又是他哪個舉足輕重的『老朋友』,」Sherlock的冷哼滿是不快,John因而安撫地輕敲他手背,「運氣好的話也許會是新的線索。」
 
「我懷疑,」Sherlock翻了個白眼,往後懶懶靠回椅背,順手掏出了他的手機。
 
 
回到貝克街,兩人在走進門之前就聽見二樓傳出低沉而簡短的交談聲,只從聲音聽起來,像是Mycroft正對著某個男人說話,和緩拘謹的音律比平時少了幾分強勢,倒像是正向自家長輩提供言語上的安慰。
 
「哦,你們回來了,」Mycroft在兩人的身影出現在起居室門口時靜靜站了起來,「Sherlock,」他微微旋身轉向John,評估的視線在他眼角停頓了極短的分秒,「很高興看到你在連日奔波之下病情依然有所好轉,John。」
 
「你怎麼、」在真正問出口之前又闔上嘴,John無力垂下的肩幾乎在下一個動作同時收回原位,「有人想要杯茶嗎?」他從Sherlock身側探出頭,注意到起居室的沙發上還坐著另一個人,想來就是Sherlock之前推測的「老朋友」,他稍微打量了一下對方,褪成淺褐的紅髮濃密覆在方正的臉型上方,個子高瘦,兩臉的凹陷看起來帶著些許不健康的臘黃,顯得他異常明亮的藍色眼眸更為突出,年紀約在六到七十之間,手中握著一隻木質手杖,頂端鑲有寬約一吋的金質項圈,他將那隻手杖握得那麼緊,彷彿能把手掌都和它連結在一起。John在和對方視線不經意相對時輕輕點了頭,客氣地微笑。
 
「所以,你說的是怎麼回事?」Sherlock根本沒打算多加注意屋內的老人,他大步跨進起居室,隨手脫下大衣掛在門後,即使目光沒有絲毫停頓也能明顯得知他說話的對象只針對Mycroft。
 
「抱歉,我的小弟對諸多禮儀的刻意忽視早在多年前便已脫離人力所能夠管制,這完全是我個人的疏失,」Mycroft嘴邊合宜的微揚換個角度來說就是充滿譏諷,他彎下腰對老者微笑,放上對方前臂的手適時阻止他試圖起身的動作,「Sherlock,我親愛的弟弟;Sir Allan Fletcher,一位老朋友。」
 
「哼。」
 
John聽見Sherlock絲毫不令人意外的冷哼從鼻腔飄了出來,他在被Sherlock完全說中的「老朋友」逗笑之前躲進廚房,「我想我還是給大家都泡杯茶好了。」
 
Sherlock轉回慣坐的那張扶手椅旁卻沒有坐下,他讓視線停在譜架上方,「所以?」他說,語氣刻意漫不經心。
 
Mycroft對Sir Allan投以一個徵詢的眼神,在對方微微頷首後才從公事包中拿出一小疊檔案,「Ashley Fletcher,失蹤當時五歲,一開始認為是綁架,但沒有任何人出面勒索。各種情報在高額懸賞下層出不窮,但令人悲傷的是,唯一一個的確具有價值的消息,是一個流浪漢在河邊撿到一條被證實為Ashley所有的鑽石手鍊。家長最終不得不放棄搜索,認為那孩子……被河水帶走了。」
 
即使Mycroft措詞謹慎,Sir Allan依然不受控制地發出一個短促的嘆息,就像那是他生命中無法忘懷的巨大傷口,他看著Mycroft拿著那一疊檔案的手在Sherlock不願接手的僵持中頑固停在半空,他很慢很慢地嘆了口氣,「或許,我不該來,Mycroft。」
 
而Sherlock直到此時才真的打量了他一眼。眼框凹陷,焦慮或疾病導致的長期睡眠不足,皮膚乾燥、嘴角經過掩飾的潰瘍,落髮……假髮,他的視線在被Sir Allan緊握的手杖上多停了幾秒,最近重新被取出使用的手杖,身體原因?心理因素?金質項圈上刻著1995,D.A.H.,和手杖下方明顯可見的獵犬咬痕,懷舊、渴望回到過去。他扯開嘴角嗤出一個冷笑。「或許不用多久你就沒有機會再來找我了,Sir。」
 
「Sherlock!」Mycroft的低斥傳達再明確不過的警告意味,Sherlock只為此冷哼了聲不置一詞。
 
「或許,傳言並不總是誇大其詞,」意外地,Sir Allan反而笑了出來,略高的聲線此時聽來分外豪爽,「你說的對,如果不來,或許我再也沒有機會搞清楚我的孫子到底出了什麼事,」他以眼神制止Mycroft意欲張口的關心,「我快死了,年輕的Holmes,胃癌末期,醫生無法告訴我確切還有多久,不過多虧你的幫忙,昨天我差點一槍殺了自己。」
 
端著托盤走進起居室的John正好聽到最後幾句,他將茶杯放在桌上,多了看Mycroft一眼,他拿起其中一杯茶遞向他,順手換過那疊文件又默默退到Sherlock身側,「你又做了什麼好事?」
 
Sherlock動作誇張地聳起肩膀,「或許是因為我拒絕陪女王喝下午茶?」
 
John硬忍下一個噗哧,就算因此被Mycroft一起瞪了一眼還是覺得很值得,他以一個低咳做為掩飾,「昨天Sherlock有個案子,事實上現在也有。」
 
「『娃娃殺手』,小報上給的名字,俗氣卻貼切,」Mycroft飛快帶過『殺手』這個名詞,「你很清楚我並不樂見你經手這個案子。」
 
Mycroft微蹙的眉即使閃過一絲憂慮也不曾真正凝結成一個足以判斷情緒的神情,他只是讓近似關懷的眼神悠長停留在Sherlock身上,直到他的小弟猛翻了個白眼,「那和你或你無謂的關心都沒有關係,」Sherlock把一個低吼巧妙控制在優雅語調之內,他瞪著Mycroft,「我已經承諾過不會再有第二次。」
 
「我也希望如此,」Mycroft看向John,卻沒有真的得到John任何肯定的回應,他反而因此露出稍微放鬆的淺笑,「衷心希望。」
 
「所以,你同時是兇手和被害人的父親,」Sherlock再開口卻是明顯故意地無視了Mycroft,「被自己親生哥哥謀殺的女人,多麼令人同情。」
 
「被哥哥謀殺……?」John眨著眼,努力回想是否曾經聽過關於這個案件的細節,卻無法從記憶中挖出任何線索,「Sherlock,你知道這個案子?」
 
「昨天,蘇格蘭場,Lestrade的辦公室,」Sherlock漫不經心地哼了一聲,「過於簡單的案子很難被記住。」
 
「啊!」John睜大眼,「昨天那個。」
 
「這和九年前失蹤的小孩有什麼關係?」Sherlock提問,而Sir Allan和Mycroft互視一眼,輕輕點了點頭,Mycroft的目光飄向John手上的文件,「看看。」
 
翻開檔案,最上層的是一張孩童的個人照片。
蓬鬆的黑色捲髮柔順散垂在柔軟的臉頰兩側,小巧的鼻樑、紅潤的嘴唇,毫無瑕疵的肌膚在適當光源下看來就像是精工燒鑄而成的精緻瓷器。年僅五歲的他對著鏡頭憨笑天真,冰藍色的眼瞳半藏在眼睫之後清朗宛如初雪後的晴空。
 
「黑髮、白膚,藍色的眼睛,」Sherlock盯著那張照片,強烈的既視感讓他皺起眉,他伸手翻看那疊文件,文字精簡,條列式地整理了當時辦案的經過、可能有意義的線索,以Fletcher家的地位來看,當時的案件必定動員大量警力偵查,如今交到Sherlock手上的卻能夠只是這樣一份濃縮簡練到了極致的檔案,他不禁冷笑了聲,「你的用心真是讓人感動,Mycroft。」
 
年長的Holmes對這句評語不置可否,他神色平淡地說,「第十一頁,那是最新的一個線索,就在你、」幾不可察地微微一頓,「就在Jonathan──Ash的舅舅──被捕之後,他主動給了偵辦的探長這張照片。」
 
「你就不能直說是Lestrade?」Sherlock嗤之以鼻,他看著那張應該是翻拍放大再經過清晰處理的照片,粒子略嫌模糊,但的確能夠看出照片角落,似乎牽著某人的手,仰頭微笑的孩童正是Ashley無誤。他對Mycroft丟出個詢問的眼神,「他怎麼拿到這張照片的?」
 
「當時有大筆的獎金,他說,就在警方交給家屬協助確認真偽的一些線索裡發現了這個,可能是哪個當時也在那個公園的遊客不小心拍下的,寄來想換點獎金。他一時鬼迷心竅抽走這張照片──我想,原因或許是在那之前不久Sir Allan公開的遺囑內容,總之,他從Ash房裡拿出那條手鍊交給一個流浪漢,讓他送到警局報案,」Mycroft說得輕描淡寫甚至刻意公事化,或許是不想挑起Sir Allan的情緒,他最終輕吁了口氣,「事隔九年,在這之間完全沒有可能的線索,我不敢說孩子是不是還活著,但至少有機會查清當年到底出了什麼事。」
 
「就算,」Sir Allan在長長的沉默後接口,「我不認為Ash還活著……我不敢想,可是至少,我想要個答案,就算能找到屍體也好。」
 
「我不尋人,死活皆是。動用你的人脈去吧,Mycroft,這個案子需要的是搜查人力而不是一個能思考的頭腦,所以──不,」Sherlock給了他一個眉眼彎彎的假笑,「不感興趣。」
 
「看看最後一頁,」Mycroft神色不變,盯著Sherlock隨著閱讀的目光瞇起眼的神情,他說,「在Ashley失蹤前三個月、半年、和一年半前,曾經記錄在案的失蹤兒童檔案,三個都是女孩,天生的黑髮,藍色眼睛,失蹤的地點是公園、遊樂場,和商店街,公開場合,沒有任何目擊證詞,」他戲劇性地停頓了幾秒,只在語尾輕快的上揚透出一絲並不明顯的得意,「你真的不覺得聽起來似曾相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