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H]Doll'House/娃娃屋-7

 John本來預期他們要去拜訪的人會是個和犯罪有關的學者、或專家,雖然他其實也沒想過Sherlock會在這方面特別向誰求助,但……畢竟他是Sherlock Holmes,他或許預設世人大多愚蠢,卻能夠承認某些人的確學有專精,同時他也從不吝給這些真正的專家應有的尊重。
 
「Sherlock Holmes,我早上打過電話,」Sherlock按下門鈴,向對講機中提出問題的一個婦人聲音自我介紹,不忘正面朝著攝影鏡頭綻開一個優雅近乎靦腆的微笑。
 
「噢,Mr. Holmes,我記得。請進。」
 
那個聲音在一個小小的咔噠聲後暫時消失,John看看他還維持著那張好青年做派的臉,一邊壓低了聲音,「所以我們要見的是誰?」
 
「Vicky Higgins,一個專家,」Sherlock飛快回答,在厚重銅門打開的同時更堆上友好甚至拘謹的神情,「午安。很抱歉,Mrs. Higgins,我知道臨時打擾是件很不合宜的事──」
 
「沒關係,進來、進來,還有,叫我Vicky。」
打開門的是位身材意外高佻的細瘦婦人,肩膀很寬,合身的花布襯衫下擺在拉出拉蘇的破洞牛仔褲腰際打了個鬆鬆的結,一頭灰髮在腦後紮成長辮垂在看來柔軟溫暖的呢絨披肩後,或許已經超過六十,眼神和動作卻顯露一股不輸年輕人的活力。兩人隨著她走進屋,狹長的玄關兩側懸掛著數張框裱保存的照片,John很快地掃過一眼,全是各種做工精緻的娃娃屋。
 
「娃娃屋?」他略微湊向Sherlock,低聲詢問。
 
「這一行的名人,」Sherlock同樣低聲說著,領先John一步走進起居室。
原本還寬敞的空間有一半以上堆滿了各種布料、裁縫用具、鐵絲和一些一時說不出名稱的工具,John甚至看見了一組小型的焊槍放在工作桌一角,就在縫紉機旁邊不遠的位置,更遠些則堆著簡單的木工道具。
 
「來杯茶好嗎?我有些不錯的愛爾蘭奶油,」她對兩人微笑,神情溫暖,有些像是Mrs. Hudson心情最好的那些時刻,「對了,這位是?」
 
「John,John Watson,」注意到婦人的視線停在自己身上,立刻打了招呼,她的說話方式很能激起好感,John對她咧開微笑。
 
「好啦,你在電話裡說有事想問我,還提到了協助警方辦案,」在給三人各倒了杯熱茶之後她讓兩人在舖著垂綴流蘇墊布的長椅上坐下,自己斜靠在工作桌那一邊,就倚著她的縫紉機,「抱歉,我的客人不多。」她似乎對讓兩人擠在同一張長椅上感到不好意思。
 
「別在意,」Sherlock比平常更為緩和的音律乍聽之下居然有種學生般的純真,他屈起手肘撐在雙膝上方,微微傾身彷彿試圖強調些什麼,「我是個偵探,John是我的助手。我們這陣子在協助警方偵辦一件命案,我想您可能知道?女童被殺的新聞。」
 
「……噢,」Vicky深吸了口氣,像是因為回想那件案子而受到了驚嚇,她閉了閉眼,「當然,我當然知道,那真是……太可怕了,雖然報紙上真的說出來的事情並不多,那些孩子真的被打扮得像是洋娃娃,是嗎?」
 
「很不幸,是的,」Sherlock說,從口袋裡拿出幾張照片,卻沒有直接遞給對方而是放在桌上,「我帶了些照片,就像我說的……這可能讓人不太舒服,但我真的很希望您能看看,」他在Vicky深呼吸了幾次重重點頭後才將照片往前推了一些。
 
「噢God,」拿起照片,第一張就讓神情緊張的Vicky發出小小的驚叫,她將照片拿遠了些,閉著眼好一會兒才又重新端詳起照片中的景象,那是第一個被害人被發現時的場景,「這是……」
或許是畫面的奇特反而讓她在忽略其中的主角曾是活生生的人類之後更能仔細研究細節,她一張張看過那些照片,「你希望我看的是什麼呢?Mr. Holmes。」
 
「我認為這些佈置的方式很像娃娃屋,」Sherlock回答,「這些華麗的服裝全部由手工縫製,這一點很特殊,但也讓警方難以查出來源。被害人被放置的地點和相對位置,看起來都很像某種擺設,您對這種風格有什麼想法嗎?」
 
「唔……」Vicky又重覆翻看了幾次,像在腦海中搜尋記憶,「事實上……這看起來的確很像娃娃屋……的一部份,並不完整,這過於強調娃娃本身,而且也不符合比例原則,當然那也不是非得遵守的規定,不過真正的行家大多會習慣抓緊十二分之一的比例,我得說這些非常漂亮,」她或許是因為措詞而有些緊張地笑了一下,「但看起來並不專業。」
 
Sherlock因而皺起眉,「所以,這會是個私人擺飾?業餘玩家做給自己的?」
 
似乎沒有注意到Sherlock的說法過於不帶情感,Vicky雖然有些猶疑卻點頭同意,「只是可能,畢竟現在是個專家可能輸給業餘的年代。就我看來,這之中最專業的可能是這些服裝,它們很精緻,還有這些蕾絲的花樣、蝴蝶結和緞帶的綁法,看起來很老派但別有新意,這些可能是我會在做娃娃屋的時候想整批訂製來打扮我的娃娃的服裝,就像Erica或Teresa那些女孩的作品,噢,或許你們可以問問她們的意見,她們才是服裝專家,尤其是Teresa,維多莉亞風格是她的最愛,她還是個櫥窗設計高手呢,雖然她女兒病了後她就不愛出門工作,不過她做的服裝反而更精緻漂亮了。」
 
「服裝,」Sherlock似乎根本沒聽見Vicky流於叨唸的說話,只低聲重覆著若有所思,John在旁困惑地看了他一眼,「Sherlock?」
 
「那麼,蘋果呢?」他又問,「這些,每個被害人身上都有蘋果,這是蘋果花、葉子,這裡還出現了一顆真正的蘋果。」
 
「哦?啊……你沒說還真不容易發現,」Vicky訝異地眨眨眼,她重又看了那些被Sherlock指出的地方,「這可能是個主題,系列作品,所以放進同樣的元素,這也是很常見的設計手法。」
 
「黑髮、紅唇,蒼白的皮膚,蘋果,」Sherlock很輕很輕地說,他思考著這些場景中曾經出現過的東西,的確具有共通點。一旁的John安靜聽著,隔了一會兒卻突然「啊」了一聲,「Sherlock!」
 
「嗯?」
 
「白雪公主!」
 
Sherlock皺起眉,「那是什麼?」
 
「童話故事,被後母放逐到森林的公主,這樣那樣。不是吧你連童話故事都忘光了?」
 
「你怎不懷疑我根本沒聽過?」Sherlock給了他一個假笑,「我四歲前的床邊故事是王爾德和基礎化學,Mycroft劣質的趣味,順帶一提,那些內容我也刪了。」
 
John還來不及質疑這兩者之間的關連,Sherlock猛地站了起來,「John。」
 
「呃、噢。」急忙跟著站起,John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Vicky道了謝,「謝謝您的協助。」
 
「沒幫上什麼忙,」她笑得有些勉強,或許是那些令人不舒服的照片造成的影響,她輕輕搖頭,「這些孩子……真是可憐。」
 
「我們會找出犯人的,」Sherlock丟下這一句,在轉身前聽見John一聲低咳,他正要轉身的腳步頓了一頓,帶著一個看似無比誠懇的笑容回頭,「謝謝您,Vicky。」
 
婦人將兩人送到門邊,突然想起什麼她又叫住了Sherlock,「對了,或許不一定有用……不過自己做的娃娃屋,很多都和家庭有關,那是個和孩子一起的家庭活動,」她看見Sherlock突然回頭盯視的眼神,在困惑那其中的銳利之前停頓了幾秒,「我只是突然想到這件事。」
 
「謝謝,我會注意的。」Sherloc以令John意外的友善回應,而Vicky則給了他一個溫暖的笑,「還需要什麼幫忙,隨時可以來找我。」她說,對兩人揮了揮手。
 
John向她道別後追上Sherlock已經走開的腳步,「你真是擅長討好女性……在你願意的時候。」
「女人的心理活動難以預測,從這個角度來說,和她們談話也有解謎的樂趣,」Sherlock聳聳肩,神情已經完全剝除了之前那惺惺作態的溫文回復慣有的譏誚。
 
「這真是出色的評論,」John不禁笑了出來,「不過她說的,娃娃屋是種家庭活動?我怎麼從來沒玩過。」
 
「媽咪著迷過一陣子,」Sherlock突然說,微妙地帶有一絲笑意,「不過當我和Mycroft用同樣格局的屋子做出八個完全不同的命案現場再破解手法之後她就放棄了。」
 
「呃、」John不曉得該質疑他為什麼要拿理應溫馨的娃娃屋佈置成命案現場,或是訝異這個「遊戲」之中竟也有Mycroft的一席之地,最終他搖了搖頭,「真是愉快的童年活動。」
 
「誰說那是童年活動?」
 
「……啊?」
 
「那是Mycroft大學時代的事,那些現場大概是他的工作吧,我想。」
 
John停下腳步盯著他直到Sherlock也不得不停了下來,「你……是在告訴我,Mycroft大學的時候──」他想了想又突然閉上嘴,「算了,你知道,真的算了。」
 
而黑髮的偵探在伸出手招來計程車之前丟給他一個意味著少這麼愚蠢了的白眼,帶著一些被逗樂了的歡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