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H]Doll'House/娃娃屋-6

John再醒來的時候,Sherlock毫無意外地不在身邊。
大概真的研究了整晚的資料,John心想,他披上睡袍走出房間,氣溫似乎比前幾天都要來得高,他甚至可以感覺到屋子被陽光烘曬後透出牆壁的微溫。
 
「Sherlock?」沒有聽見小提琴聲,John走進起居室,就看見那位偵探衣著整齊平躺在沙發上,雙掌相抵輕靠下顎,半闔著眼凝視天花板不知在思考些什麼,「早。」
 
「兇手做了一件不一樣的事,」Sherlock理所當然地忽略了招呼,沒等John回答就自顧自說了下去,「你對鮮花保存有多少瞭解?」
 
「呃……鮮花?」John一愣之後搖頭,「我對這些不太熟。」
 
「哦?我以為做為一個自認犯錯或失禮後必定道歉的紳士,你對送花這件事在長久的經驗累積之後駕輕就熟,」Sherlock泛起一個難以辨清究竟含帶多少情緒的假笑,「噢,或是我對你送花背後的誠意有所誤判,你知道的,儘管次數不多,但就算是我也會犯錯。」
 
「不管你想諷刺什麼,收回去,」John不甚真心地翻了個白眼,「鮮花怎麼了?」
 
「第一個現場,擺滿了花。各種不同顏色的百合,數量約有四十幾枝,說多不說,但也得花上一筆不少的錢。」
 
「鮮花總是昂貴,但那些並不特別,有點規模的花店就可以買到了。」
 
「沒錯。但如果那些不是鮮花呢?」
 
「嗯?」John眨了眨眼,「但是那些看起來──」
 
「永生花,」Sherlock丟出個不常聽見的名詞,「以特殊技術製作的花材,經過處理的鮮花可以保存數年之久,不是新技術,常拿來做成捧花或禮物,也有人用在櫥窗裝飾上。」
 
「裝飾用的啊……」John微微偏著頭,「就像那些人造珠寶……什麼的?」
 
「類似。那些花做為證物,在蒐證之後被收進證物室,早上我要Lestrade派人去調出來看過,你看那張照片,」Sherlock只以眼角飄向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機,John走向前拿起它,在螢幕上看見放在證物袋中,花色依然鮮豔的一小箱鮮花,「這是……將近兩個月前留下的花?可是你怎麼知道它們不是鮮花?看起來明明很像。」
 
「是很像,不過還是有微妙的不同,只看照片並不明顯,我覺得這些花有些奇怪並不是因為看出那是永生花,而是因為這個,」他伸出手平放在半空好一會兒,John翻了個白眼將手機放進Sherlock掌心,「你就不能坐起來?」
 
「我為什麼要?」指尖放大螢幕,Sherlock在John彎腰湊到身邊跟著看向螢幕時更放大照片的某一小塊,「看。」
 
「唔……還是百合?」John問得有些遲疑,看起來一模一樣的花形,的確就是常常能在花店看見的百合花,「哪裡不對?」
 
「你看過深藍色的百合嗎?」Sherlock睨了他一眼,John倒是真的認真思索了會兒才搖頭,「似乎沒有。」
 
「我也沒有,就算說是假花也太過逼真,所以稍微做了點研究。」
 
「所以……不是鮮花。這就是你說的『不一樣的事』?」
 
「不,不是這個,」Sherlock一翻身坐起,大步踩過茶几繞過John走到被他貼滿了資料文件的牆壁前,「你看這裡。」
 
「這是……第二個犯罪現場?」
 
「這裡裝飾的是珍珠、水鑽和各種人工水晶,因為品質不錯價格當然也高,但全部是人工製品,」Sherlock又指向下一張照片,「再看這裡。」
 
「這裡幾乎什麼都沒有,」那是第三個現場的照片,John仔細看過後說,「沒有那些蕾絲、鮮花、紗簾,她披著的是什麼?披肩?」
 
「披肩,手工、或訂製品,相當精緻,」Sherlock修長的手指點在其中幾張照片上,「第三個現場很特別,這是說,和前面兩個比較起來,它有很不一樣的地方。」
 
「唔……」John走到他身邊跟著看向那一牆的資料,視線在Sherlock特別指出的那幾張和其他之間來回移動,「這裡好像特別暗。」
 
Sherlock挑眉看了他一眼,做作地嘆了口氣,「對,很明顯,然後?」
 
「然後?嗯……這裡和另外兩個地方比起來簡陋得多,可能是因為這樣所以犯人才沒有做出太多裝飾?我是說,沒有空間,被害人一樣是坐著,不過這個女孩看起來好像……好像沒有另外那兩個坐得那麼……」John斟酌著用詞,「漂亮。」
 
「這倒是不錯的形容,」Sherlock瞥了他一眼,「就這樣?」
 
「唔……就這樣。」
 
「好吧。」
 
John幾乎可以從他身邊飄浮的空氣裡聽出不以為然,「好吧?」John有點好笑地重覆,「我以為你會有一套理論來表示我錯得有多離譜。」
 
「你不算錯,原則上來說,」Sherlock在John露出半個微笑前輕輕訕笑,John翻了個白眼,「你說吧。」
 
「在這三個場景裡,只有一個東西不一樣,但不是光線,也不能說是姿勢,她們的姿勢可以晚點再說。」Sherlock將三個場景的照片各抽起一張並排在一起,「這裡是鮮花、披肩;這裡是珍珠、人造水晶,只有這裡,這裡有的是這個。」
 
John順著他的手看向照片中的某一點,「一顆……蘋果,那是顆蘋果對吧?」John看見他點了頭,「這也是裝飾?」
 
「那是一顆真的蘋果,Royal Gala,相當常見,現在算是產期,市場上就買得到。」
 
「對,我忘了你是蘋果派專家,」John短促地笑了一下,「那,這顆蘋果有什麼不一樣?」
 
「它很常見、很便宜,沒有經過任何處理,我早上問過Lestrade,當然他們沒有任何一個人注意過它,不過至少它經程序要求做過基本檢測,就是顆普通的蘋果,可能放了一陣子,但還算新鮮,沒有經過任何防腐處理。」他停了一停,沒有聽見John有任何反應,他在轉頭的同時挑起眉。
 
「怎麼?」John露出我還在等你說話的神情回望,「蘋果?」
 
「做為裝飾,」Sherlock幾不可聞地哼了一聲,「生鮮食品當然不是好選擇,所以為什麼,為什麼犯人要選擇在那裡放上一顆蘋果?在所有的裝飾裡,只有這顆蘋果是『真的』,這不符合他之前的選擇。」
 
「為什麼?」
 
「還不知道,」Sherlock若有所思地以手輕敲那些照片,卻突然回頭,「你睡了五個小時。」
 
「呃,對,」John沒有試圖確認,「怎麼?」
 
「去吃藥吧,」丟下這一句,Sherlock的視線又回到那些資料上,「晚些我們出門。」
 
「去哪?」走進廚房前問了一句卻沒有聽到回應,John在吃了藥後還給自己和他都烤了吐司才又回到起居室,「你打算去哪?」他重覆了一次問題。
 
「拜訪一個人。」Sherlock沒有伸手去接John遞來的吐司,John也只是聳聳肩把盤子轉而放在茶几上,「我得說,當我們的屋子裡有一個病人四處活動,你也毫不在意是不是會被病毒傳染的時候,最好還是給自己增加點體力,食物總是不錯的選擇。」
 
Sherlock瞪了他一眼,卻看他根本沒準備爭論,只是回到廚房大概泡起了茶,Sherlock有些無趣地轉回原位,「看來你的病況大有好轉。」
 
「因為我按時服藥而且進食。」
 
即使帶著些許鼻音也還是能夠聽出John的聲音的確不如昨天沙啞,Sherlock輕哼了聲,終於還是拿起那片吐司塞進嘴裡,才咬了一口又突然睜大眼,「進食。」
 
「Sherlock?」
 
「食物是不必要的,John,蘋果才是。」
 
「啊?」John看著他手上咬了一口的吐司又看看他,一臉迷惑。
 
「犯人沒有給這些孩子太多食物,有興趣可以看看驗屍報告,奶油、糖、麵粉和香料,我昨天就說了,這些孩子嚴重營養不良,所以食物不可能是犯人考慮的重點。你看這裡,這個女孩頭髮上裝飾的白花,這是蘋果花;這個,第二個女孩裙子上的葉片,這個形狀是蘋果樹葉,而第三個被害人身邊放著蘋果,這具有共通性,所以,蘋果才是犯人需要擺放在現場的東西。」
 
「可是……為什麼是蘋果?」
 
「犯人的妄想或執念,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為什麼是新鮮蘋果,John。」
 
「為什麼……為什麼?可能是沒有其他代替品?」
 
「也可能是沒有時間準備,」Sherlock彷彿陷入某個思緒,他盯著照片上的蘋果,目光如炬,「或是出了意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