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H]Doll'House/娃娃屋-4

 -03-


「媽咪,我們今天還會去公園嗎?」冰藍色的眼安靜仰望面前溫柔微笑的女人,「我喜歡……樹。」
 
「寶貝想去嗎?」她輕輕撫摸孩子柔順的黑髮,將那些弧度完美的髮鬈仔細收攏在肩後,「我們前幾天才去過。」
 
「嗯……」孩童細聲回應,柔順的指尖輕輕揪緊女人肩上花色繁複的披肩,「和媽咪一起就想去。」
 
「或許改天吧,」她輕聲說,在孩子戀慕的目光中繼續手上的工作,深紫色的水晶和亮片在她有條不紊的動作間逐漸組合出繁複精緻的圖形,「等媽咪沒那麼忙。」
 
慢吞吞地點頭,孩子挪動了幾步,搖晃的腳步磕磕絆絆,在形將趺倒前撲進母親懷裡,精緻的小臉在抬起時綻開微笑,「忙,也沒關係。不去……也沒關係。」
 
「嗯,」女人放開手回到自己原本的作業上,任由孩童蜷伏在腳邊,就在毛毯和她裸露的腳踝之間,她感覺柔嫩的手指爬上腳背,嬉戲般地刮過足弓,非常緩慢彷彿無心地滑上腳踝,悠久而甜美地停留在那淺淺的凹陷,她隔了許久才能確定那柔軟的指尖帶著的一點溼意來自微微滲出的汗水,她猛然站了起來。
 
「這是在做什麼!」女人尖聲吼叫,眼看著她的孩子滿臉驚慌地往後縮,眼睛睜得大大的、茫然又困惑。
 
「我……不知道。」很輕很輕地搖頭,又搖頭,咬進嘴裡的姆指讓言語含混不清,女人沒有糾正這個行為,她彎身俯視被恐懼環繞的孩童,許久才一字、一句地說,神色冷峻,「再做這種事,只要再一次,我就不要你了。」



 
時間愈晚,空氣中的溼冷果然愈加濃重,John把身上的外套更拉攏了些,在已經暗下的天色中看見就連Sherlock也豎起了大衣衣領,他吁了口氣,「轉冷了。」
 
「嗯,」漫不經心地回應,Sherlock回頭看了看剛才兩人下車的位置,又轉身指向前方的建築物,「圖書館。」
 
那是幢仿巴洛克風格的建築,刻意華麗的雕飾在未經妥善保養的情況下斑駁得幾近落魄,幾個學生打扮的年輕人從兩人身邊走過,和之前一個現場的冷清氣氛大不相同。John皺起眉,「好像和之前很不一樣。」
 
Sherlock同意地點了頭,兩人一同走過轉角,映入眼簾的是兩、三個正在閒談的員警和橫拉起的黃色警戒線。看來主要的警力已經撤離,基本的蒐證也已經結束,留下的只是基本看守的警力而非搜查人員。
 
「你想他們會讓我們進去嗎?」John問了一聲,Sherlock回以一個聳肩,「沒看到熟面孔,」他眨了眨單邊眼睛,「正好,我有Lestrade的警官證。」
 
「你,」John不禁失笑。
 
「Sherlock?」
 
計劃還沒真的實行,方被提及的那位探長就從兩人身後追了過來,「我就猜你們差不多要到這裡了。」
 
「猜的還是有人告訴你?」Sherlock的冷哼換來Lestrade一個近乎無賴的微笑,他對警員打了個招呼,一手已經拉起了封鎖線,明擺著隨你要進不進。
 
Sherlock瞪了Lestrade一眼,卻忍住了沒有多加評論,和John前後走進現場。「這裡和前一個現場完全不同,」他說,幾乎無可避免地帶著一絲興奮。
 
雖然地點和環境不盡相同,但前兩個現場都具備同樣的要素:公開場所、開放性,景觀優美。而現在這一個卻不。的確還是開放空間,但一個社區圖書館裝飾性的庭院,缺乏遠眺的深度甚至連光線都不充足,看起來完全不符合之前兇手選擇棄屍地點的標準。
Sherlock在走進現場的同時就已經大致掃視過一圈,首先注意到的,是這個庭院基本上只能步行進入,沒有裝飾性的樹木或花叢,幾個不知所謂的石雕淒涼擠在一角,不止稱不上美感甚至連基本的協調性都遠遠不足,「品味真差,」他不屑地哼了一聲,「如果在這裡使用品味這個單字還不夠算是個羞辱的話。」
 
「沒人整理吧,或許經費也不多,舖塊草皮、種幾朵花就算是庭院了,我媽的院子也像這樣,」Lestrade在一旁不帶批評意味地接口。
 
「包含那些難看得要命的雕像?」
「那倒是沒有……」摸了摸鼻子,Lestrade轉向揚起手上一份薄薄的文件試圖改變話題,「總之,我是想拿這個給你,剛出來的驗屍報告,現場的照片也在裡面。」
 
「嗯,」一把抽起那一疊檔案,Sherlock快速翻到相片那幾頁,比對著面前的場景,歪歪斜斜地往前了幾步,「是……這裡,屍體在這邊,」對正照片和眼前場景的位置,Sherlock走到擺放屍體的地方蹲了下來,「John。」
 
「嗯?」
 
Sherlock隨手一指,John轉頭看了一眼,點點頭,轉身就往那個方向走去。
 
「John?你去哪?」
 
「入口,」John只應了一聲,腳步不停,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屋子的轉角後方。
 
「唔,」Sherlock仔細端詳著那個阻礙視線的轉角,沒多久就看見John從那裡探出頭,「入口在那邊,Sherlock。」
 
「車子可以開到哪?」對John點了點頭示意他可以走回原位,Sherlock轉頭詢問一旁邊的員警,很快得到了「只能停在入口那一邊的車道上,開不過來」的答案。
 
「所以,從那裡是看不見的……」
 
「看不見什麼?」才走近的John剛好聽見Sherlock咕噥的這一句,從偵探這裡沒得到回答,他轉頭看向Lestrade,「Greg?」
 
探長只聳了聳肩表示不清楚,和John一起看著那位顯然已經陷入自身思維,全然不注意周遭的偵探以一種詭異的姿勢蹲跪在那裡,銳利的目光評估著那個轉角和站立地點之間的距離,臉上的神情變幻不定,「他在看什麼?」
 
「轉角,」John回答,「或許還有入口,剛才那兩個地方他也在看這些,他說和視線有關。」
 
「視線?誰的?」
 
「屍體。」
 
「啊?」Lestrade眨著眼,他想這大概就是John目前能給出的所有答案,也就沒有費心多問,反而是轉頭看著這位前軍醫,在注意到他頸子上那條深藍色的圍巾那瞬間略略睜大了眼睛,他思考了幾秒,「你的聲音怎麼了?」
 
「嗯?」John愣了愣,「哦,有點感冒。」
 
「聽起來不像有點,」Lestrade皺著眉,一旦仔細分辨就能發現John說話時的粗啞幾乎帶著痛楚,「啞得很嚴重。」
 
「本來還好,河邊比我以為的更冷,」John有些無奈地縮了下肩膀,一被提醒就突然想起身體的不適程度,隨著時間過去逐漸降低的氣溫比之前更為強勢地侵蝕他支撐的體力,他在自知惡化卻決定暫時無視的意志力驅使下嘆了口氣,「更晚些似乎會下雪。」
 
Lestrade看看John,又看看掏出放大鏡,半趴在地上似乎正在研究什麼的Sherlock,「你會在傍晚前回屋裡去嗎?」
 
「John,過來這。」
 
John聽見Sherlock的呼喊,他對Lestrade聳聳肩,「屍體在哪?」
 
「前兩具屍體已經還給家人了,第三個在巴茲。」
 
「哦,」John在走向Sherlock之前朝他眨了眨眼,「那……至少我會屋子裡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