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H]Doll'House/娃娃屋-3

-02-


「所以,我們先去哪裡?」John心中多少猜出答案,在走出警場時卻還是先問了一句。
 
「我要親眼去看看現場,」Sherlock腳步不停,伸手攔了台計程車,在兩人上車後迅速向司機報出一組地址。
 
「你一直注意這個案子,」是個陳述而非猜測,John盯著他神色如常的側臉,「那是發現第一具屍體的地方。」
 
「你不也是,」Sherlock瞥了他一眼不置可否,「可是你不問,在我說之前你什麼都不提,為什麼?」
 
「你說呢?」John沒有正面回答,卻撿回了原來的話題,「不過這個案子……你有什麼想法?現在的線索實在不多,報導大多是聳動的猜測,網路上還有人把這個案子當成模仿作。」
 
「警方封鎖消息,是不是模仿可以等看到資料再來判斷,不過這個犯人不像慣犯,至少我的印象裡沒有出過這種類型的棄屍方式,Mroan不算,」Sherlock備註了一句又陷入沉思,手指下意識地輕輕敲著膝蓋,神色意外平淡,「那些佈置很大膽,鮮花,紗幕,的確很引人注目,但又不像是為了引人注目而放的……這一點很有趣。」
 
「不是為了引人注目?」John在腦中回憶之前曾經出現在報上的照片,就算不提那和之前震驚社會的案件乍見的相似性,它本身的詭異也足以引起高度關注。
 
精心修整的鮮花散落長椅周圍,做為墊飾的似乎是手工織就的蕾絲披肩,繁複精緻的服裝和細膩的妝容裝飾著那張小巧蒼白的臉,沒有一絲血腥和掙扎的痕跡,身處其中的主角睜著黯淡無光的眼睛凝視前方,空泛而無辜,美麗又荒謬。
那一幀照片最先出現在某個以八卦聞名的小報上,也是唯一一張真正拍出犯罪現場並公諸於媒體的照片。在那之後警方強勢介入,再出現的照片大多只是犯罪現場拉上警戒線的側拍和一些不著邊際的示意圖,比起那些,更常出現的是記者會上Lestrade疲憊卻堅定的特寫。
 
「那些佈置很華麗,不管是誰都會一眼注意吧,」John確定Sherlock也看到了那張照片,甚至可能記住了那個場景中的一切細節,做為唯一一張被公開發表的現場照片,幾乎所有新聞或網路討論中都或多或少被引用過。
 
「嗯,還有那個地點,那是個公園,人不算特別多,但依然是個開放場所,犯人在隨時可能有人經過的前提下花時間精神佈置了一切,那些鮮花,粉紅色的康乃馨,那很昂貴,必定是事先準備的,還有披肩,他讓屍體坐在披肩上而不是躺著,不,這不是連續殺人狂喜歡的性格展示,這個現場看起來更加私人,更、」Sherleock突然停了下來,「自我娛樂。」
 
「自我娛樂?」John蹙眉重覆。
 
「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這一次和Moran的案子沒有關聯,如果你們非要個解釋的話,」Sherlock似乎也對這個想法有些猶豫,他很慢很慢地吁了口氣,這才注意John不知何時握住了自己的手指。不是誇張安撫的動作,只是非常理所當然地在指尖上收攏,就像只是試圖讓那些不住敲擊的手指在他指掌之間稍作歇息,Shelrock盯著那些在自己膝上交纏的手指幾秒才讓自己的手從中掙脫。
「我沒你們以為的那麼歇斯底里,」故意強調,Sherlock微微抽動的嘴角滿溢沒有真正出口的不滿,「這兩個案子的確有相似的地方,但細節截然不同。如果你們真的都覺得可能有關,更應該讓我去查這個案子而不是試圖把我隔開,還是你們真以為我有可能讓那些新聞從眼前飄過卻視而不見?」
 
「你上次嚇到了很多人,Sherlock,」John對他微笑,帶著一絲並非故意的緊繃,「尤其是我,你嚇壞我了。」
 
Sherlock沉默了一小會兒,才在John的眼神從不自覺的憂慮轉為柔和時惡狠狠地噴了口氣,「我已經受到教訓了。」
 
「是啊,你是,」John被他不甘願的表情逗樂,他咯咯笑了起來,「如果你想,我不介意再來一次。」
而那位偵探的回應卻是猛然旋身逼近他面前,近得John幾乎能夠從自己鼻尖呼吸的空氣裡聞到他胸腔呼出的溫暖氣味,像是用古龍水、摻了糖的咖啡、殘留的化學藥劑以及John常用的鬚後水和香皂餘味裹著Sherlock一起烘得暖熱蓬鬆的氣味,John放任自己深吸了口氣才對他促狹地眨眼,「我想這應該不是你現在就要的意思?」
 
 
「你知道我可以照樣對你做一次,而你不會反抗,」Sherlock沉聲說,無疑刻意的嗓音溼潤而柔軟,「你從不拒絕我,John。」
 
「有限度的,Sherlock,」John任由一個幾近親吻的輕觸留在他下顎,又在他猛地退開的同時好奇揚眉,「怎麼了?」
 
「你的體溫比平常要高,」伸手撫上他前額,Sherlock想起他今天起的比平常要晚些,「你從起床就不舒服。」
 
「有點,不過不嚴重,」不甚在意地聳肩,「只是身體有點重,我出門前吃了藥。我是個醫生,Sherlock,又不像你。」
 
默默退回原來的位置,Sherlock思考著把John先趕回家的可能性,又在看見他注視的目光時果斷放棄這個念頭,他伸手解下圍巾改繫到John頸子上,「傍晚會下雪。」
 
「謝啦,」讓那帶著對方體溫的暖意纏繞頸間,John在聽見司機輕敲隔板時吁了口氣,這才突然想起他們還在前往現場的路上。他飛快往外掃了一眼,「到了。」
 
「嗯,」率先下車,Sherlock照例把付錢的任務丟給跟在身後的John,他大步走進公園,審視的目光落在距離入口不遠的一處小樹林前方,「這裡只有一個入口,」他微瞇著眼喃喃,沿著林道更往前,轉過一個彎道,不超過兩百碼的距離,早在相片中看過無數次的那一小塊區域赫然出現眼前。
 
是照片中那座長椅,外觀方正樸素,並不具備獨特的藝術造型,混凝土的粗糙質地即使是在午後的陽光中看起來依然一片冰冷。Sherlock隔著一段距離盯著那張椅子,在John追到他身邊時突然側轉過身伸手指向右方,「屍體朝向這邊。」
 
「唔……」John將記憶中的畫面和眼前的景象稍作比對之後點點頭,「對。」
 
「是我們過來的方向,也就是入口。可是從那個地方是看不見屍體的。」
「好像被樹擋住了,這有什麼意義嗎?」
 
「還不知道,」Sherlock毫不顧忌地伸手撥開放在長椅邊的幾朵鮮花和卡片後坐了下來,一手平伸擱在石面上,同時對John勾了勾手指,「過來,站前面一點。」
 
「這裡?」站到Sherlock指示的位置,John好奇地看著他,「做什麼?」
 
「那個女孩大約五歲,你記得照片上她的高度大概到哪裡?比一下。」
 
「哦,應該有……這麼高吧,」John舉起手臂比劃了下,就看Sherlock坐在椅子上緩慢下滑,調整到了相對應的高度,「差不多了。」
 
Sherlock維持同樣的高度和視線角度凝視前方,「入口看不見屍體,這裡卻看得見入口。」
 
「是嗎?」John半蹲下來和Sherlock的視線高度齊平,「的確……如果是這個高度的話,剛好可以從這幾棵樹中間看到那一邊,如果是一般的高度反而看不見。」
 
「犯人似乎不高……」Sherlock喃喃,「他希望屍體看著他,可是為什麼?」
 
「你說什麼?」
 
沒有特別理會John的疑問,Shelrock動作優雅地原地轉了一圈又突然停下,「視線,John。」
 
「犯人的?」
 
「屍體的。」Sherlock鄙夷地瞥了他一眼,卻全然不損他語中的興奮,「我們繞回出口去,換個高度,應該也可以看見屍體。」
 
「哦?」
 
並不懷疑Sherlock的判斷,兩人轉回公園的入口,Sherlock拉著他半蹲下來,一手指著之前John也同樣注意到的那幾個空隙,「看。」
 
「果然……從這個角度剛好可以看見屍體。」
 
「犯人的個子不高,」Sherlock挺直了背,只在瞬間就拉開了和John之間的視線差距,「或許和你差不多。」
 
「對,沒錯,謝謝你變相提醒我有多矮。」
 
Sherlock直接無視了他不帶惱怒的抱怨,重新蹲低身體,以評估的視線看著樹林間隙露出的棄屍現場,「這個角度很有趣,John。」
 
「怎麼說?」
 
「假設屍體還在那裡,照這個視線高度,站在這裡正好對上屍體的視線。從屍體被發現的時間往回推,犯人站在這裡的時間不會超過凌晨三點,這裡很暗,那個時間幾乎沒有路燈,他抱著屍體和那些裝飾品來到這裡,佈置好一切,然後回到這裡,看著他的成品。」Sherlock低沉穩定的敘述即使在日光中依然捲起一縷尖銳的寒意,John同樣從那個隙縫望去,彷彿能夠看見濃重夜色中半隱林間的女童,被獨自放置在那裡,空洞的瞳孔失去生氣凝視前方。「感覺真糟,」他低語。
 
「為什麼?」
 
「就只是讓人不舒服,」John聳了聳肩,「這會是犯人的某種癖好?」
 
「顯而易見,」Sherlock拋下這一句,大步轉身再一次檢視從入口到棄屍地點那一小段路徑,又因為一無所獲而沉下臉,「他在這個時候就該找我。第一個現場,你知道第一個現場永遠會是線索最多的一個!」
 
John知道他只是抱怨,現在就算Lestrade自己後悔也已經不可能復原一切,他安靜跟在他身後巡過整個現場,直到Sherlock終於放棄才安慰地拍拍他的背,「往好處想,」他擠出一個不自然的微笑,和Sherlock一樣清楚自己有多厭惡這麼說:「你還有另外兩個。」
 
 
那是個從某方面來說,比之前的公園更接近「一般常見」棄屍地點的地方。
依然是公園,但因為偏離主要幹道又鄰近河濱,除了單車騎士和少數有所偏好的慢跑者之外鮮少有人選擇在此消磨時間。
 
「這次的屍體放在那裡,」Sherlock單手翻看手機上Lestrade傳來的照片,一邊和面前的場景比對。
 
「這個孩子的年紀比上一個大上一些,七歲,是目前為止年紀最大的一個。」John跟在Sherlock身後半步,「報導上說,她失蹤了十七天才被發現,也是三個孩子中失蹤時間最長的。」
 
Sherlock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緩步從下車的地點走向尚未撤除的警戒線,和上一個地點不同的是,或許因為整條步道都沒有能夠坐下歇息的椅子,所以那只是一小片背靠草地的空地,「和前一個被害人被發現的時間間隔二十天,作案時間缺乏規律性,是因為限制還是犯人本身的問題……」他突然停了下來,「John。」
 
「嗯?」
 
「停在那,」Sherlock頭也沒回丟出一句,「不,往回走,走到我叫你停。」
 
「好。」John轉過身順著來路走了回去,一直走到入口才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停!」,他轉回頭,卻又在下一瞬間噗一下笑出聲來,「God,Sherlock,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這當然是個感嘆。
那位不知為何竟能柔韌至斯的偵探蜷縮起身體匍匐著,以一種詭異的歪斜姿勢把視線維持在不超過2呎半的高度,那差不多在七歲女孩的平均坐高的範圍裡,John深吸了幾口氣強迫自己止住笑意,「停在這?」
 
「繼續走,往車道那邊,」Sherlock定在原地保持那個詭異的姿態,似乎是在評估兩人之間逐漸拉遠的距離,末了他點點頭,「嗯。」
 
「Sherlock?你要我站在這還是過去?」John站在車道那一端喊他,Sherlock沒有分心應聲,John等了幾分鐘沒聽見回應便又默默走了回來,他注視著彷彿只把身體留在這裡,思緒早飛馳到了不知何方的偵探輕輕吁了口氣,John因為不想打擾他的思路而安靜退到一邊。
 
他注意到這個地方距離河岸相當近,或許不超過百碼,河水的寒洌沿著光禿禿的泥岸溢過不大的草地侵入這一頭的水泥地裡,滿含溼氣的風跟著時間偏移漸次增強,John看著Sherlock從半趴到坐下,又默默爬起身逐一檢視那些被悼念民眾放在警戒線外的鮮花和卡片,在他拿著一枝繫上緞帶的鳶尾花陷入沉思時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這裡──」John是在張口的瞬間才被自己的聲音嚇了一跳,粗礫乾啞,他用力嚥了口口水逼下喉嚨彷彿突然冒出的硬塊,卻對像被砂紙碾磨過的嗓音無能為力,「比剛才那個地方冷多了。」
 
「冷,」Sherlock若有所思地點頭,又在下一瞬間突然睜大眼,「冷,溫度!」他的手指飛快劃過手機螢幕,幾張現場照片在他指尖川流而過,他選擇了其中一張局部放大,「這具屍體放在整片的白紗上,一樣是坐著,面向車道,鮮花的量比之前要少,卻多了人造水晶和假珍珠,明顯是在搭配這個地方,河岸,夢幻氣氛,」Sherlock揚起手臂虛劃半圈像在展示些什麼,「我想的沒錯。」
 
「嗯?」
 
「犯人沒把這些屍體當成屍體,他甚至不是在棄屍。」
 
John因為Sherlock臉上那副完美混合了倨傲和欣喜的笑容眨了眨眼,「那是當成什麼?」
 
「看看這個地方,和這些現場的照片,」他轉動手機把螢幕擺正在醫生眼前,「你覺得這像什麼?」
 
「呃……」微瞇著眼仔細打量畫面中的屍體,更往後退了一些,他順著Sherlock手指劃出的角度看過一圈,遠方的河面波光粼粼,稍近的距離裡錯落的玫瑰花叢繁花正開,一小片草地連接相片中的綠地,白紗纚纚,其上端坐的女童一襲水綠高腰洋裝,垂散長髮色如黑瀑,「這是、風景畫?還是……什麼櫥窗的場景?」
 
「是娃娃屋,John,整個都是,這整個地方都是犯人佈置出的娃娃屋,這是他的藝術品。」
 
「可是……可是你說,犯人不是想要引人注目?」
 
「對,他是擺設給自己看的,」Sherlock像是早想好了答案,回應得飛快,「犯人必定迷戀這些場景,他頗為富有,很明顯,這些服裝和擺飾品都需要錢;有自己的車,方便運送,而這裡和剛才那個公園的入口都在車道附近,他抱著一個孩子、揹著那些裝飾品過來,只需要一趟就能輕鬆解決,甚至花不了多少時間,他花了許多精力調整這些,屍體的角度、擺放的位置,如果這些是他的幻想,那麼他一定花了很多時間準備。」
 
John思索著Sherlock的話,和他是不是有些什麼沒有真的說出口,他皺起眉,「你想……他的幻想場景有多少?」
 
而Sherlock沉默了幾秒才聳了聳肩,「只有他自己知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