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H]Doll'House/娃娃屋-2

「我要這個案子。」蘇格蘭場的探長辦公室裡,黑髮的偵探雙手撐在辦公桌上,仗著體格優勢上半身幾乎橫過桌面,毫無疑義的威嚇。他狠狠瞪著表面上不為所動卻試圖不著痕跡別開視線的Lestrade,「聽不懂嗎!」
 
「Sherlock,你知道這個案子、呃,很嚴重嘛,警司也很關心,他現在的確不會對我們找你的事特別說些什麼,可是總也不能做得太明顯。」Lestrade摸摸鼻尖,試圖以幾個模糊的低咳和不著邊際的言詞掩飾一絲下意識的畏縮。
 
「你的意思是說,之前的綠玉戒指或是范貝里酒商那些案子都是你所謂的上司完全不知情,只是那些警探自己私自來找我的案子?」
 
「呃、你怎麼知──」Lestrade才開口又突然安靜,他的確一時忘記了那些雖然表面上沒有人明說,但實際上總警司根本就在案件毫無進展時言談間暗示過不如尋求外援的案件,他徒勞無功地擺了擺手,「那不一樣。」
 
「你的拒絕毫無道理,三具屍體,還是你偏愛在死了四個人之後的時間點再來承認警方的無能?噢,抱歉我忘了,那可能是你提交報告之後上司反應所需要的時間,基於卓越閱讀能力是警界高層應考必備,這些人對於26個字母的任何組合都感覺陌生也可以想見,這大概也是蘇格蘭場每間辦公室都能找出一本牛津字典的原因?」
 
一旁保持沉默的John在Lestrade擠出一個卡在噴笑和嘆息之間的扭曲表情時忍不住低笑了一聲,他清了清喉嚨壓下那個噗哧,「Sherlock,別這麼尖酸。」
 
「舉證。」
 
「啊?」
 
「既然你說我尖酸,那就舉證這句話的謬誤,如果做不到就閉上嘴。」Sherlock根本沒打算等到John多說什麼,他直盯著Lestrade的視線全然不為所動,「我說,我-要-這-個-案-子。」
 
「我拒絕。」這下Lestrade真的皺起眉,他撐直上身迎向Sherlock的瞪視,神情轉而嚴厲,「你不能只因為你認定這個案子和Moran的案子很像就硬要介入,如果這兩個案子真的有關我一定會告訴你,可是明明就、」銀髮的探長在Sherlock哼出一個冷笑那瞬間猛地閉上嘴,他抿緊了唇,「這不公平,Sherlock。」
 
「Mycroft連絡你了。」那根本不是個問句,Sherlock壓下幾句顯然極具針對性的譏諷,在Lestrade微微一呆,茫然嘀咕著「他告訴你了?怎麼會?」時翻了個白眼。
 
「噢拜託,」Sherlock戲劇性地揮動手指,理所當然地無視了Lestrade投降般豎起的雙手,「三具女童屍體,舖張華麗,每一個都不超過八歲,哪家報紙沒把這個當成頭條新聞?你當然知道我會注意,第一具屍體出現時你就想找我但你忍住了,希望只是偶發的兇案──順道一提,你的愚蠢真是毫無限度,就算是你也該注意到那種充滿藝術感的棄屍方式,會這麼做的犯人怎麼可能只殺一個就罷手?第二具屍體出現的時候你必定聯想到了什麼,嗯,」Sherlock注意到探長原本挺直的背脊幾近沮喪地退回原位,那意外讓他尖銳的神情緩了一緩,「不是Mycroft連絡你而是你找他,……你擔心我。」
 
Lestrade緊繃的神情隔了一會兒才終於稍微放鬆下來,他看著Sherlock抿成一線、彷彿流露一絲並不習慣的侷促的嘴角,最終他嘆了口氣﹐「三個全是女孩,裝扮的像是人偶娃娃、擺飾般的棄屍,就算是我也看得出這是某種特徵,」他半是自嘲地強調,「我知道Moran死了,但你不能否認的確有相似的地方。對,我是問了他的看法,Mycroft非常篤定這兩個案子毫無關連,可是他也擔心……我們都擔心,你知道我們都知道你能多歇斯底里,」最末幾個單字縮在舌尖就像那只是些不經意的嘟嚷,他嘆了口氣,「你能不能就別管這個案子?」
 
「你總不會真以為蘇格蘭場能在事情無可收拾之前抓到犯人吧?」滿是故意地挑起一邊眉毛,Sherlock的冷笑比起平時莫名少了些許殘酷,即使那讓這句諷刺前所未有的接近陳述事實,也還是讓Lestrade忍不住洩露一絲淺笑,「我沒這麼想,Sherlock。」
 
Sherlock突然睜大眼,「……你寧可求助Mycroft!」或許連自己都不自覺的善意眨眼消失,他瞪著Lestrade好一會兒才深吸了口氣,神情從暴怒到冷靜只在眨眼之間,「他答應你什麼?」
 
「呃、」探長才掀唇就被Sherlock打斷,「算了,無所謂。」
 
「Sh、Sherlock?」Lestrade傻傻看著Sherlock伸手拉整略皺的大衣領口又繫好圍巾,「抱歉打擾你的時間,Lestrade探長。」Sherlock綻開一個過於完美反而令人毛骨聳然的微笑,Lestrade只覺得像是在擠滿人的地鐵上被人狠踩了一腳又找不出兇手是誰,彆扭至極,「呃、所以你、」──放棄這個案子?
半句話卡在嘴邊終究說不出口,他打從心底不相信Sherlock也會有放棄這種選項,Lestrade謹慎地盯著他幾秒,而後默默起身走到John身邊,「我們談談。」
「我們?」John有趣地看了他一眼,食指比向自己又劃向Lestrade最終移向那位神色不豫的偵探,帶著一臉好奇依言向他靠了幾步,「當著他的面?」
 
「對。」Lestrade眼角瞥見Sherlock毫不客氣地在他的辦公椅上坐下,來回旋動椅子就像那是個令人厭煩的玩具,探長翻了個白眼,「拜託你別動我的東西,任何東西!」
 
「嘖。」
 
「你怎麼看?」Lestrade逼自己忽視了身後Sherlock不屑地咂舌和無可避免的紙張翻動聲響,那傢伙當然不可能聽話,任何事都是,所以他背對著他眼不見為淨,只專注在面前的John身上,「這個案子。」
 
「的確有相似的地方,」John嘆了口氣,並沒有刻意放低聲音,「服裝,和佈置過的棄屍地點。Sherlock認為無關,但天知道那會不會是──」John停了一停,終究還是避開了那個令人不快的名字,「他的另一個門徒,縮小版、變化版?我是真他媽希望我們和他再也扯不上任何關係,可是誰知道到底有完沒完?」
 
Lestrade看見John飛快瞥了Sherlock一眼,目光中毫不隱藏的柔軟讓這位探長無奈地吁了口氣,「你們說好了才來找我的對吧。」
那不是個問句,而前軍醫只回了他一個無比沉穩的微笑。
 
「好吧,好吧……我也該知道你們就是一夥的。Sherlock說不是、Mycroft說不是,那就真的不是了吧,我相信沒有他們兩個都同時誤判的道理,如果真有什麼意外……你保證會盯著他?確定他不會再像上次那樣?你要知道那次能夠掩飾過去是你在這總算人緣不錯,我不可能總是放任你們、」Lestrade按了按眉心,「算了,我只希望你真的看好他。」
 
「嗯。至少在這件事上我們有共識,」John微微偏著頭,視線落點停在Sherlock身上就像那是他唯一想看見的,「我相信他受到教訓了。」
 
「好吧,」Lestrade在得到自己想要的承諾之後至少安下心來,他沒有多加追問那個『教訓』指的是什麼,事實上他的直覺警告他最好別問,「我讓他們把資料整理一下送過去給你們,」他轉身盯著把一雙長腿跨到辦公桌上,正大剌剌翻著桌上某份報告的Sherlock,「我明明要你別動我的東西。」
 
「兇手是她哥,再查一次那人不在場證明,那天下過雨。」將檔案扔回桌面,Sherlock一躍起身,「資料直接送上二樓,你把現場照片先傳給我,發現屍體時的位置圖就好,John,我們走。」
 
「我要提醒你,這還是我的案子!」Lestrade瞪著Sherlock豎起衣領邁步朝外的背影,徒勞無功地吼了一句,卻只有John回頭有些抱歉和大概也只是敷衍地對他笑了笑,他在那兩人的身影徹底消失之後才深深嘆了口氣,探頭出辦公室喊了第一個看見的探員,交代他將整理好的資料列印一份送去貝克街,幾經猶豫還是掏出手機傳了封簡訊。回到辦公桌前,他撿起Sherlock之前丟下的檔案重新翻看,「不在場證明?」他又想了想,突然皺起眉,拿起內線飛快撥號,「Donovan?我要妳幫我確認一些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