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魔戒]Journey

你知道,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會分開。
 
 
 
 
「嘿,皮聘。」
 
「唷,你準備好了嗎?」
 
「當然,別以為我和你一樣動作慢。」
 
「才不,是你年紀太大所以就算慢自己也沒有發現吧。」
 
「你以為你有比我年輕到哪裡去嗎?皮瑞格林領主大人。」
 
「噢少來了~」
 
夏墾紀元一四八四年,距離魔戒遠征隊成立已經過了六十六年。
 
 
將已經許久不曾使用過的旅行用皮背包甩上馬背,梅里突然回憶起那一年和佛羅多一起出發,準備前往瑞文載爾的往事。
原來時間已經過了那麼久,久得連那時候在想些什麼都難以回憶了嗎……
 
「在想什麼?」皮聘從送行的孩子們手上接過一皮袋的水,「你比較想要莓子蛋糕還是葡萄乾麵包?」
 
「不能都帶嗎?」
 
「可以啊,你自己背。」將野餐籃改繫在他的馬背上,皮騁突然笑了出來,「怎麼覺得好久以前我們有過差不多的對話?」
 
「大概吧……我有點忘記了。」
 
「你怎麼啦?」皮騁有些疑惑地瞥了他一眼,邊把最後一袋行李綁上馬背。
 
「我只是在想啊,」扶正馬上的行李,不知為何顯得有些哀傷的眼神投注在馬鞍邊緣,「這應該是我們最後一次一起旅行了吧。」
 
「哈哈哈說得沒錯!畢竟你都一百零二歲了嘛。」
 
「是個好歲數對吧?雖然還比不上比爾博。」
 
「喂喂,不是誰都能和比爾博比的,如果要和比爾博比較,我們兩個就該在昨天晚上偷偷摸摸溜走,而不是等到今天讓人歡送。」
 
梅里沉默了一下,而後聳了聳肩,「還是應該和大家道別的。」
 
像是早知他的意思,皮聘沒有回話,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和家人擁抱道別的時間比想像中還要短些。雖然名義上是家長是領主,不過早從好幾年前,實際上的事務就已經交給孩子們去處理了。或許,對於自己早晚會離開這件事,所有人都有一定的默契。
 
「那麼,我們就出發了!」皮聘最後一次用力擁抱了平常最疼愛的小孫子,深吸了口氣,以雖然有些許遲鈍但以這把年紀來說依然相當俐落的動作跨上馬背。
 
騎上馬那一瞬間竟有種回到過去的豪氣,雖然被野餐籃絆了一下也無損他突然好轉的心情,梅里最後一次向家人們揮手作別,一夾馬腹露出爽朗的笑容。
「出發囉~」
 
 
穿過雄鹿地離開夏爾,兩人一路順著綠蔭路轉上舊南路往南方前進。原本也曾想過要繞到布里或瑞文戴爾,但終究還是因為不怎麼順路而放棄。
 
「想見的人也已經不在那裡了啊……」這麼說著的同時,梅里上了年紀的臉龐現出寂寞的神態。
 
「不知道他們好不好。」咬著剛從袋子裡摸出的圓麵包,皮聘低低聲說。
 
兩年前,山姆也已經離開了。
那之前最後一次的聚會在袋底洞,孩子們都給趕去外頭聊天,只留下三個老頭和那一季最好的啤酒、四個啤酒杯。
 
「我的責任已經結束了。」臉上掛著微微的笑容,山姆這麼說,「或許你們覺得我這麼想很要不得,但我是真的鬆了好大一口氣……再怎麼說,我都不是那塊料啊,什麼市長啦顧問的,我只是個園丁而己,佛羅多先生的園丁。」
 
那個很久沒有聽到的名字像是咒語一般,有種神奇的魔力。
或許是因為分開時他的容貌和神情總是那麼清晰地在腦中浮現,所以一旦憶及時也總不自覺的把自己的年紀也跟著拉回到當年。
那段黑暗的、愉快的,彼此只有彼此,也還不曾老去的時光。
 
不知是誰先拿起了酒杯,話當年的英雄們已經無言。
 
「應該是下星期吧,我要離開了。」
 
「你會先到剛鐸去嗎?」皮聘問。
 
「我想不會,應該是不會吧,」若有所思的神情在山姆圓圓的臉蛋上有那麼一絲不協調的感覺,「我已經耽擱得夠久了。」緩慢地笑了起來,面前的人又是那個總是溫和又堅強的山姆。
「佛羅多先生在等我。」沉默舉杯,山姆拿了兩個杯子,喝了兩人份的啤酒。
 
離開的那一天,他們兩人一直陪著山姆走到老林盡頭。
道別時沒有人哭泣,他們只是用力擁抱了彼此。
 
「再見,我的朋友們。」
踩著輕快的腳步,牽著小馬的山姆披上了他久未穿過的精靈斗蓬,別上羅瑞安的綠葉,「我想,我們也許不會再見面了。」
 
 
「山姆應該見到佛羅多了吧。」
 
「嗯,都過去兩年了嘛。」舔掉手上的麵包屑,皮聘邊想著是不是要再拿一個麵包邊回答,「佛羅多……應該也好多了吧。」
 
「也許吧,」梅里沉默了一會兒,「有一陣子,我一直想到西方去找他,就是你剛結婚的那段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有好久的一段時間,雖然白天都很忙碌,可是一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就覺得寂寞得讓人想哭……」
 
愣了一下,皮聘瞪著他的眼神帶有一些些不可思議,「為什麼你從來沒有告訴我這些?」
 
「告訴你什麼呢?」微笑的樣子像是什麼都不曾發生過,梅里只是輕輕嘆了口氣,「我也是很久之後,才發現這種感覺就叫寂寞。」
 
皮聘望著梅里的側臉,他突然認真思考,自己有多久不曾像這樣仔細注視過他,這個自己長年以來最為親密的朋友。
有好長一段時間,當他被稱作「偉大的梅里雅達克」;當自己成為圖克家的家長,每天要處理的事務明明又小又瑣碎卻又是那麼數量龐大,每一天都像是被那些這些的事情切割瓜分成一小塊一小塊,連想要坐下來思考些自己的事都提不起勁。
當自己不再只屬於自己,當責任和家庭和許多許多背負在身上,那些不是痛苦也不是愉快的事就會緩慢地變成一種不得不習慣的習慣,久了就被稱作幸福。
 
「梅里……」
 
「喂喂,別把你那張老臉皺成這樣!」
 
「你以為你有年輕到哪裡去?明明就比我年紀還大!」皮聘一時興起,抓起袋子裡的蘋果就丟了過去。
 
梅里輕巧地一手接過,卡滋卡滋就咬了起來,「哈!你以為我會接不到嗎?」
 
「寶刀未老嘛你。」
 
「那當然~」
 
瞪著他如同往昔一般促狹的笑臉,皮聘突然很想笑,很大聲、很大聲的笑。
所以他就這麼做了。
 
「皮聘?喂、喂?」
 
「噢梅里,梅里,梅里雅達克。」
 
「你發什麼瘋啊?」
 
在馬背上笑得一抖一抖,得半趴在小馬頸子上才能穩住身體的皮聘抬起半邊臉,「我想,這應該是我們最後一次一起旅行了吧。」
 
「大概吧,」梅里點點頭,而後對他眨眨眼睛,「不過,我們至少可以在剛鐸向亞拉岡多騙幾頓好吃的啊~」
 
「這真是個好主意,偉大的梅里雅達克先生。」故作正經地坐直,皮聘不忘煞有其事地咳了一聲,「當然,也別忘了要先到洛汗一趟,我真是懷念那裡口味奇妙的肉製品。」
 
「我到現在都不曉得那些東西的原料是什麼,」梅里微微歪著頭,「搞不好是半獸人喔。」
 
皮聘一愣,喃喃抱怨,「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你明明知道我吃了很多…」
 
「……抱歉,我真的只是開玩笑而己。」
 
「…………」
「…………」
 
相對互視好一會兒,皮聘突然噗哧一聲狂笑起來。「嘿,我嚇到你了吧!」他在馬背上笑得前仰後合,「我當然知道那只是開玩笑,我的天啊,半獸人?!虧你想得出來!」
 
「喂喂喂!你還害我認真道歉!」
 
「梅里被騙被騙被騙啦啦啦~」
 
「不要編成歌來唱!」
 
「哈哈哈哈--」
 
不知是誰先笑累了,先後停下後接續的沉默卻像是日落般自然而然,小路上只剩馬蹄滴滴答答敲著規律的音節。
 
「梅里。」
 
「嗯?」
 
「我一直沒有發現你很寂寞,對不起。」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啦,」梅里搖了搖頭,「而且老實說,愉快的日子還是比寂寞的日子多得多。」
 
「嗯。」皮聘又安靜了好一會兒,「梅里。」
 
「嗯?」
 
「你知道,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會分開。」
 
梅里望著他好半晌,而後輕輕、輕輕地笑了起來,「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夏墾紀元一五四一年,距離魔戒遠征隊的成立已經過了一百二十三年。
這一年三月一日,剛鐸的伊力薩王過世。
據說梅里雅達克.烈酒鹿和皮瑞格林.圖克的遺體就放在這偉大的皇帝身邊。
同年,精靈勒苟拉斯在伊西立安建造了一艘灰船,揚帆前往安都因,並且航向海的彼岸。據說,矮人金靂也和他同行。
 
自此,魔戒遠征隊的所有成員全部離開了中土世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