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H]Doll'House/娃娃屋-1

-01-

Oh The Weather Outside Is Frightful
But The Fire Is So Delightful
And Since We've No Place To Go
Let It Snow, Let It Snow, Let It Snow 
 
「Let it Snow,Let it Snow,Let it Snow~」
 
「媽咪,」小巧的頭顱靠在她膝頭,在她溫柔的手梳過垂落的長髮時小小聲地跟著哼唱,「It Snow~」
 
「寶貝喜歡這首歌對不?」木梳輕柔梳過那精心打理的墨黑長髮,手指靈巧將長至腰間的長髮結成鬆鬆的髮辮,末了在尾端繫上硃紅色的緞帶,「好啦,好可愛好可愛,別弄亂囉,」她說著,伸手又一次整理了那身手工織就的蕾絲披肩,將它好好地攏回孩子身上,「寶貝累了嗎?我們去睡覺好不好?」
 
「好的,媽咪。」面容精緻的孩童抬起臉,仰望的目光在母親伸出雙臂的動作中混進軟軟的笑意,在被抱起時輕輕將頭靠在她肩上,「睡覺。」
 
「好乖、好乖,寶貝最乖了,」她說,用力抱起她的孩子,在臉頰上落下柔柔一吻,「媽咪最愛寶貝了。」
 
「呣。」
 
含著姆指發出的聲音模糊不清,母親因而丟來帶著幾分嗔怪的視線,直到那隻手指又被放下才重新微笑起來,「乖孩子。」
 
「媽咪,睡覺。」
 
「嗯,一起睡,」她踩著搖晃的腳步將孩子放回床上,自己和衣躺在一旁,伸手拍撫的動作慈藹,她輕輕哼著歌,聽見她心愛的孩子小聲應和,她將孩子摟進懷裡,含笑闔上眼睛。
滿心幸福。
 
 
 
 
今年的氣候有點異常。前陣子明明還是冷得讓人不想出門的低溫,這一個星期來卻又回升到近似深秋,幾個突然轉冷的夜晚偶有一小陣落雪,也總在凌晨之前消融化水,氣溫起伏不定,連帶著身體狀況也不穩定起來。那個早晨,John披了件毛衣下樓,卻在走動時因為意外的寒冷打了個哆嗦。
這真不太好。他心想,卻也懶得再回頭多穿件衣服,隨手從門側的書架上拿起應該是Mrs. Hudson替他們帶上來的信件,幾張卡片、一些帳單,還正疑惑為何沒看見報紙,走進起居室就看見那位黑髮的偵探已經坐在他那張單人沙發上,手指有一搭沒一搭地撥弄擱在膝上的小提琴,看來是今天的報紙大大攤開被扔在一邊的地上散成一小片狼籍。
 
「John,」他抬起頭,視線在John身上停了幾秒,神色淡漠,「你睡晚了。」
 
「身體有點重,不過反正沒有案子。」John翻動手上的信件略過話題,順手拆了其中一封卡片,「咦,Rosaline寄來的,她說她辭了現在的工作,準備搬去曼徹斯特,祝我們耶誕快樂、唷,」John突然噗一下笑了起來,引來Sherlock略帶不耐但也好奇的瞪視,「笑什麼?」
 
「她說,雖然時間很短,但那兩天她很愉快,Ps,她有十個同事建議她甩了高個、帥得像外星人的那個,嫁給矮個像哈比人的這個,安全起見,我得說,這真的是很敏銳的意見,雖然並不可信。」John邊搖頭邊把那張卡片和其他幾張一起貼在壁爐上方。
 
Sherlock皺了皺眉,「為什麼?」
 
「為什麼是安全起見嗎?看看你就一目瞭然了吧。」John順手將火撥大了些,「你不冷?」
 
「不。」Sherlock重新將十指相抵擱回胸前,雖然並不明顯,卻無疑是個含帶譏諷的動作,「他們怕我殺了那女人?」
 
「他們怕你很快就會甩了她另結新歡,」John帶著一臉好笑在他那張椅子的扶手上坐下,「我就沒這顧慮,相對來說。」
 
「為什麼?」Sherlock終於抬起頭飛快瞥了他一眼,「你才是真正意義上廣受歡迎的那一個,單就選擇權來看,你找到下一個伴侶的機率比我、」他的一句話在John的目光下終究沒有說完,Sherlock微微瞇起眼,這次卻帶上一絲猶豫,「你不高興。」
 
「等你想通我為什麼不高興的時候我會告訴你,」只用一個聳肩帶過話題,John像是讓那一絲不快就此溜過,他往後靠了靠,沒有更靠近那位明顯心緒浮動的偵探,卻刻意留在這個一伸手就能碰觸彼此的位置。
 
「唔。」Sherlock一撇嘴角,又恢復平視前方彷彿若有所思的神情,指尖撥過琴弦彈出幾個不成曲調的輕脆聲音,「又一個,John。」
 
「嗯?」回應漫不經心,John在低頭看見Sherlock腳邊的報紙後卻不禁蹙眉,「新聞上的?」
 
「五到六歲,天生的黑髮,維多莉亞風格的服裝,非常戲劇性,」他說,除了張闔的嘴唇外沒有一絲多餘動作。
 
「第三個,」John低低吁了口氣,「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彎身撿起報紙,頭條新聞上沒有照片,或許是因為警方封鎖,也可能是因為就連向來嗜血的媒體都無法忍受在如此接近耶誕節的時候讓那扭曲死亡的圖像出現在版面上。「和上一個除了年齡、性別之外沒有太多共通點,這裡提到她住在卻爾西區,家裡很有錢,警方一度認為是綁架。」
 
「那種錯誤判斷從一開始就毫無參考價值,打電話給Lestrade,我要這個案子。」
 
意外的,John只是盯著他卻沒有移動,「Sherlock。」
 
「打電話給他,你總不會以為我非得靠你做這件事吧?」
 
「你在歇斯底里,」John嘆了口氣,伸手輕輕按上Sherlock緊繃的肩,「可能只是很像?」
 
「事實上,非常不像。」Sherlock鄙夷地嘖了一聲,卻沒有撥開他的手,反而像是無意識地更向小個子男人的方向靠近了些,「除了服裝風格之外幾乎沒有共通點,你需要多使用本來就不發達的腦子,John。」
 
John對那句無禮發言完全不以為意,手指沿著肩線爬到他後頸,而後就此停留在那一小片皮膚上,「那告訴我,是什麼讓你緊張?」
 
「……」Sherlock抿著唇,John用手指輕扯髮絲的力量的確有種安撫作用,他良久才吐出一句回應,語氣介於頑固和某種審慎之間,「並不是完全沒有可能性。」
 
「你知道Moran死了對吧,我們都知道。」
 
「哼。」
 
「好吧,」John歪了歪頭,停在他後頸的手鬆鬆扯住他幾縷黑髮逼他轉頭看向自己,而後傾身在他唇上落下一個帶有警告意味的吻,「我們跟Lestrade要這個案子,記得你答應過我什麼。」
 
Sherlock盯著他看似輕描淡寫卻不容絲毫質疑的眼神,停了一小會兒才吸了口氣別開視線,「我會帶上你的。」
 
「很好,」很快地笑了下,John起身尋找電話,無視了Sherlock不滿的幾句咕噥,「不要抱怨,這種事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第三次。」
 
Sherlock冷冷瞪著他,「現在是誰歇斯底里?」
 
「是我,我就是喜歡歇斯底里,滿意了嗎?」邊說著,John一手拿起電話開始撥號,無視Sherlock故意翻起白眼滿是不屑的表情,他只丟給他一個我才不想理你的柔軟眼神。「Greg?是我,John,有件事想問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