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H]Interlock of Dying -08(下)

 
 
「你有話想說。」盯著車窗玻璃裡John輪廓模糊的倒影,Sherlock不輕不重的呼了口氣,不是閒聊的口吻,John一時無法從中判斷他的情緒,他凝視Sherlock淡漠的側臉,好一會兒才真的開了口。
 
「你從什麼時候知道這兩個案子都和那個死去的軍醫有關的?Daniel Flame。」
 
Sherlock看了他一眼,試著從那張比平時更為冷靜的神情中找出些什麼,最後他很輕很輕的聳肩,「我之前就說,我覺得這兩個案子有所關連,只是缺乏連結的要素,那組號碼,被刻意保留的門牌,我注意到了重覆的1;還有留在命案現場的那些,我的大腦的確把那些數字連在一起,只是不知道它們被連結到同一個人身上。一個外科醫生、軍醫,他的確可能同時和軍人、急救員都有連繫。你看了他的簡歷?他曾經在Jack Grannon任職的醫院實習,時間上吻合。」
 
「所以,他就是Jack Grannon那個避不見面的朋友?」
 
「顯然,」Sherlock以一種帶著沉思的神情回答,不知為何少了一點平時慣有的譏諷,「我原本認為他的朋友只是不想和他見面,避免麻煩,但現在看來不是這樣。」
 
John注意到他不經意的蹙眉,他嘆了口氣,「他或許只是不想讓他擔心。Sherlock,你知道,人們偶爾是會這麼做的。」
 
「擔憂另一個人的情緒?為什麼?這不會改變任何事實。」
 
John以一個小小的、幾乎放進了一絲無奈,和更多那也沒什麼的微笑忽視了他的疑問,「的確不會。別在意那個了,另一個呢?那個軍人,別說你沒在想,你才不會就這樣放掉一個看起來有趣的案子。」
 
「你用了有趣?」Sherlock挑起一邊眉毛,聽起來有些揶揄,「有趣?」
 
John瞪了他一眼,「我只是借用你的形容。」
 
「好吧,你是對的。這兩個案子吸引我的地方很像,他們的規則──現在我們已經知道,和那個醫生有關──,還有這些案件交錯發生的規律性,乍看毫無關連,可是這兩個案子看起來都像某種發洩,我的確覺得很有意思,兩個都是。為什麼?那個軍人表面上像義務警察,他挑上的對象也是一般認定的壞人,可是如果只是要給那些人一些教訓,不需要殺人,更不需要破壞屍體,還有越來越高的暴力程度,他開始折磨他下手的對象;Jack Grannon也是,上一次,他不需要在三個地方都放上易燃物,他在想什麼?他只真的燒了一個地方,其他則完全沒有必要,他們兩個都在逐漸失控卻無法停手,所以時間間隔越來越短……噢。」
 
「Sherlock?」
 
「所以是最後一個,原來如此。那另一個人?他是不是也知道?他一定知道,所以本來寫在地上的字移到了更明顯的牆角,那是他們的互助會,這真是太有意思了。」
 
「Sherlock!」John打斷似乎開始陷入某種歡快情緒的Sherlock,「說明一下?」
 
「互助會,John。」Shelrock瞥了眼一臉困惑的John,故意大動作翻了翻白眼,「人們不是聚在一起戒酒戒毒戒和那些沒辦法憑自己控制的……任何東西,」嘴角的扭曲明顯是個不屑,他在John瞇起眼的瞬間接著說,「那個號碼,John,那個代表他們朋友的號碼,從一開始的命案就出現了,犯人是軍人,他把這個號碼當成他的朋友可以理解,Jack Grannon就、」Sherlock突然停了下來,「那些信,Jack Grannon盯在冰箱上的信!」
 
「你是說……他的朋友寫給他的那些?」
 
「對,沒有寄件人,署名是DF,旁邊卻寫了軍籍號碼,每一封信,Jack Grannon記下了那些,Danil沒有手,他不可能寫信,信是……他的朋友代筆的, Alex Thomas,他出於習慣寫下號碼當成簽名的一部份,Jack看到,記下了這個,所以他用這個當成他選擇目標的規則,在火災和命案之後他們都從報紙上看見了他們都很熟悉的那一組號碼,他們的共通點,John,他們之間的連結,他們不是敵人,我完全弄錯方向,這不是競爭,這是互相安慰,他們同樣都在悼念他們死去的朋友,感情,這是個感情問題,噢天啊,一個人連結了兩個連續殺人犯,這案子真的和禮物沒兩樣!」
 
「Sherlock,」John真的皺起眉,他盯著Sherlock幾乎因為亢奮而泛起一絲紅暈的臉和他忍不住揮舞的手,很慢很慢地眨了眨眼,「這不是個遊戲。」
 
突然靜止下來,Sherlock盯著他好一會兒,聲音或許沒有自覺的低了一些,「這不好嗎?」
 
John隔了幾秒才搖搖頭,Sherlock瞇起眼瞪著John與其說是不贊同,不如說更多了一些哀傷的表情,一些關於情緒多麼無用和在意才是愚蠢的諷嘲湧上舌尖,卻在真正出口前糊成一團連他自己也難以說明的嘟噥,「……無聊,」最終他只這麼低聲說,帶著一些小孩被責罵之後故作反抗的尖銳。
 
而他的朋友卻因此回以一個早知你是這樣的微笑。
 
 
 
 
距離並不真的很遠,地址不在市區,但其實也就在某條長街盡頭,周遭來去的人群在即將暗下的天色裡神情匆促,沒有人停下腳步注意這間像是被時間遺忘之後安放在這裡的殘舊大屋。
前後下了車,兩人看看那間療養院,下意識地互望了一眼。
 
「所以,就是這裡。」Sherlock幾個大步走到門前確認門牌,「2號。」
 
「好極了……他會在哪裡?」John望向那間六層樓高的屋子,看起來不像有嚴格的管理機制,或許是因為人手不足,屋子也疏於修整,站在門前就能看見屋後庭院漫延出的植物,「他總不會就坐在那裡等我們到吧?」
 
「他當然不會。」Sherlock的視線左右掃過一圈,「他帶著也許是炸彈也許是易燃物,當然是自己開車,這裡是路的盡頭,那一頭是住宅區,這一邊。」他大步走向路邊停著的幾台車,「他獨身住在倫敦,卻有自己的車。養車很貴又不符合經濟效益所以他愛車,考慮到他的收入和閒暇時間,他的車不會太好但精於保養,雖然他不會再回來開它,但也不會亂、啊,這裡。」他伸手向唯一一台被車罩覆蓋的車,掀開車罩往旁一丟,另一手掏出幾隻作用不明的工具,三兩下撬開後車箱,幾乎整個上身趴進裡頭,「汽油味,是它。」
 
「車箱是空的。」John指出。
 
「當然,沒有留下東西的必要。」伸手觸摸車箱,他又繞到前方摸了摸引擎蓋,「他沒離開多久,這裡距離大門不超過五百公尺,他從這裡……捧著紙箱,避開……不,他不需要避人耳目,他穿了制服,他可以大搖大擺走進療養院,可是進去之後就不行,現在天色很亮,管理員會看到他,所以他走進大門,避開管理室看得到的地方,也就是……那裡,他會走那條路,」Sherlock示意John跟上他的腳步,邊低聲說明從側緣走進大門,「庭院是不錯的侵入點,從門邊繞過去管理員不容易注意,也不會有人干擾,他大可把東西安置好再--」
 
「Sherlock,他在那裡。」幾乎同時看見那個人,John跟著突然停下腳步的Sherlock一起縮回轉角另一側,只探頭看了眼牆邊的人影,身高不超過六呎,過於細瘦的身體卻讓他看起來比實際上更高,身著急救員的制服,他坐在牆邊幾個看起來像是仔細堆疊過的紙箱上,看不出表情卻隱約散發一股悲涼。John皺了皺眉,「他不太對勁。」
 
Sherlock同意John的看法,那個人看起來的確不太對勁,「那些紙箱或許是炸彈,也可能只是易燃物,你看到引爆器了嗎?」
 
「沒有,」低聲回應,John搖頭,將枴杖換到左手,右手已經按上後腰,「但他可能拿在手上或藏在附近,任何他能馬上拿到的地方。」
 
「很可能。」Sherlock瞥了John一眼,掏出手機遞到他面前,半是強迫他伸手接下同時飛快報出一組號碼,「打電話給Lestrade,叫他馬上帶一組人過來,要快。然後我要你做一件事。」
 
「嗯?」
 
「通知管理員,讓他疏散所有人,如果等到燒起來就來不及了。」
 
先是一愣,然後意識到自己的腿,John有些不甘願卻清楚這是不錯的安排,「好,你呢?」
 
「我會盯著他。」因為John毫不猶豫的接受而露出一個小小的笑,Sherlock又探頭看了一眼,「我想,他沒那麼快點火。」
 
「好吧。」伸手撥號,John一邊轉過身,想了想又回頭,「你只會盯著他?」
 
「嗯?嗯。」雖然有些漫不經心卻點了點頭,John有些不放心的看著Sherlock一小會兒,才以最快的速度走向管理室。
 
確認John的背影消失在轉角,Sherlock吁了口氣,耐性又等待了幾分鐘。距離不算遠,不過Lestrade調動人員再趕來當然不可能那麼快,而且……
Sherlock唇邊浮起一抹冷淡的笑。
 
豎起衣領,Sherlock安靜等到屋裡傳出一陣陣騷亂時輕鬆走過轉角,「嗨。」
 
 
聽見聲音抬起頭來的男人安靜看著Sherlock,好一會兒才慢吞吞張口,「Sherlock Holmes。」
 
帶著一絲訝異的皺眉只在臉上停了一瞬,Sherlock鋒利的五官迅速重組回不帶情緒的平淡,「你知道我,Jack Grannon。」
 
「你似乎很有名。」Jack輕輕的說,語氣有些飄忽不定。
 
「哦。」Sherlock點點頭,「我好奇你的消息來源。」
 
「一開始,只是些閒聊,」Jack看著遠方,目光彷彿突然穿透了面前的Sherlock,「一些抱怨、一些不滿,可是那也沒什麼,這份工作從一開始就是這樣,事情從來不會改變,每天都有意外、每天都有救不回來的人,我看了十年,你知道有多少人是因為體制僵化被草率醫療的嗎?你知道有多少人是因為文書作業等不到治療的嗎?」他搖搖頭,停了一會兒,又搖搖頭,「你不會知道,你們看不到,就像醫院那些只看報表和數據從不看病人的高層一樣,他們也看不到,或者他們不想看,我也不知道。」
Jack藉著聳肩歇了口氣,「那個人,說他懂我在想什麼,說他瞭解這樣的制度多麼無用又糟糕、說他懂我失去朋友的痛苦、說他知道我的理想……我以為他真的懂……我本來……」
 
「誰?」
 
「嗯?」茫然的視線轉向Sherlock,像是直到他出聲才想起面前還站了一個人,「我不知道……是誰呢……」Jack很慢很慢的低下頭,「我每天爬下床,走進醫院坐在休息室的塑膠椅上等著通知鈴響,趕去現場,試著把一個生命拖回這世界,所有的文件我閉上眼睛也能選出他們想看的答案,輔導員永遠認為我是最沒有問題的好急救員,我是,我一直是!我對每一個病人都一視同仁,我用所有努力去試著救看見的每一個人,可是結果是什麼?結果是什麼?我什麼人也救不了,我媽、Daniel,他們本來可以活下來的,應該要可以活下來的……」
 
Sherlock微微瞇起眼,在Jack混亂的表白中篩撿出可用的資訊,「你的母親過世的時候你不在場,Daniel?這裡不是你負責的區域,……啊,可是你在,為什麼?」
 
「星期五的凌晨總是最莫名其妙的,這一區人手不足,跨區支援……三分鐘,只差三分鐘,只差三分鐘我就可以把他救回來,他在我手裡還有溫度,他還、」
 
Jack緊緊握著雙手,上身卻絲毫不動,Sherlock因此蹙起眉,他往前悄悄進了一步,「他死了,結束了,和我沒什麼關係。我只想知道,為什麼要放火?那組號碼,很有趣,真的,防火處理的門牌,是為了留下地址,不,是要留下你選擇的那些數字,你想讓人記住他?或是,只是為了某人?那個和你用同一組數字代表你的朋友--你們的朋友的那個人?」
 
看著Sherlock,Jack隔了許久才搖搖頭,「你沒有朋友,對吧?你沒有朋友,你不懂……你當然不懂,Dan是多麼熱愛生命的一個人,你沒有看過他對待病人的樣子,他是那麼認真、那麼珍惜每一個生命,他學醫、去阿富汗都只是希望可以多挽救一個還不想離開這個世界的人,他只是希望這個世界這個國家可以更好……你知道這個國家可以更好的,其實可以,只要那些食古不化的人可以多想一想……他說,給那些人一點提醒,他們很快就會知道……」
 
「他是誰?」
 
對Sherlock的問題幾乎沒有反應,Jack喃喃低語的神情似乎比之前更加恍惚,「這個國家如果更好就好了,Dan會喜歡這樣的,他會喜歡……會喜歡……所有人都可以得到適當的醫療照顧,沒有人會被丟下不管,沒有人……我喜歡他喜歡的國家,他喜歡的世界……比我喜歡的美好很多……很多……」
 
「Jack?Jack,嘿,」Sherlock更往前踩了一步,那讓Jack有些警覺的後往一縮,「你用了什麼?」
 
「一針Haldol?也許吧……那不重要……」
 
Sherlock看著這個焦慮卻又呆滯的男人,審慎的視線掃過他胸前外套遮掩的一塊不明凸起,長方形、約手掌大小,還有他在這種被藥物影響的狀態下卻依然保持水平不動的姿態,Sherlock臉色沉了下來,「所以,這就是你讓這個國家更好的辦法?憑你高興放火,殺死什麼也不知道的人,然後一死了之?」
 
Jack抬起頭,神色絲毫不變,「你又知道我想死?」
 
「今天,最後一個,三月七號,是Daniel的生日,你選了這一天、在他死去的地點,卻沒有直接放火,你在等,等什麼?你知道我,有人告訴你了,所以你在等我,為什麼?」
 
「等你……對,我在等你……」Jack像在努力集中注意力,頸子不自然的傾向一側,「你是Sherlock Holmes,自稱是諮詢偵探,那個人……那些人,他們說,你會發現我,要我小心,小心你……」
 
「那些人,那個人是誰?」Sherlock瞇起眼,一個名字跳進腦海,「Moriarty?」
 
「Moriarty?誰是Moriarty?」微微睜大眼,Jack看起來像對這個名字真的一無所知。
 
「你不知道?那些炸彈、引爆裝置?別告訴我那都是你一個人的主意,你對化學根本毫無認識。」
 
「那是……禮物……」Jack慢慢的說,看起來有些悲傷,「我真的以為他懂……可是他也不懂……沒有人……」他搖了搖頭,在Sherlock嘗試再往前時舉起一隻手阻止,另一隻手拉開外套露出掛在胸口的簡易裝置,「這是最後了,最後的……」
 
Sherlock僵硬了極短暫的時間,而後聳了聳肩,「我已經疏散了所有人。」
 
「哦。」似乎不痛不癢,Jack只是遲緩地點頭,「我裝了炸彈,你看,水銀平衡,那個人的禮物真的很有……很厲害,他說,接上線之後,就別動,失去平衡就會爆炸。你知道他給了我多少炸彈嗎?你知道我裝在哪裡了嗎?啊……警察快來了吧?整間屋子,整間屋子都是爆炸範圍,所以,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Sherlock隱含惱怒的視線從Jack臉上滑到他胸前的引爆裝置,「你也逃不掉……你沒有要逃,你想死,想帶一群警察和你一起走?」
 
Jack笑了笑,「他說……你很聰明,和你說話會很輕鬆,果然是這樣……可是你一定沒有朋友,沒有人想和看透自己的人做朋友,你--」
 
「Sherlock!」
 
突來的怒吼打斷Jack幾乎只是自語的喋喋不休,Sherlock半側過身,把一半注意力放在Jack身上,再開口的言調卻多了一絲緊張,「John?你過來做什麼?!」
 
「把你的手從那個引爆器上挪開,我說真的,」John停在轉角,握槍的右手平舉向著Jack,雙眼緊盯他的動作,「還有你,你剛才答應我什麼?你只會盯著他?」
 
「我是說。」藏有一絲抗辯的語氣莫名心虛,Sherlock抿了抿唇,「而且我要你疏散屋子裡的人和叫警察。」
 
「裡頭已經沒有人了,你不可能沒聽見那些人在往外衝,Lestrade很快就到。」John停了一停,像在等待Sherlock的回應,「你還沒解釋你的只會盯著。」
 
「沒必要。」Sherlock一撇嘴角,「還有,那是個水銀開關。」
 
John很輕很輕地倒抽了口氣,「範圍?」
 
Jack沒有回答,他只是坐在那裡,視線從Sherlock游移向John、和John手上的槍,停了一停又挪回黑髮的偵探身上,「老實說,炸彈只有這裡,我坐著的這些……所以放心,他只要跑得夠快……就逃得掉……」
 
「什麼?」
「你說謊。」
 
「Sherlock?」看著Sherlock幾乎面無表情的又往前走了一步,John抿緊唇,「Sherlock!」
 
「你打了鎮定劑,可是你現在不停的眨眼,如果不是因為緊張就是因為說謊,或兩者都是。你坐著炸彈,你當然緊張,可是你不是現在才坐在那裡,所以是說謊,但是對什麼說謊?炸彈、只有這些,還是他逃得掉?」Sherlock評估般地瞇起眼,「或者……」
 
沒等他說完,Jack突然笑了起來,不同於之前的虛無,這次竟像是有些安慰、和一些悲傷,「你真的很聰明,他叫我不要和你說話,可是啊……我知道他是騙我的……我知道……」邊說著,他慢慢伸直雙腿,身體拉成隨時都會站起的角度,他看著舉槍對準自己、神色冷戾的John,和若有所思的Sherlock,很輕很輕的,他嘆了口氣,像是對著自己說,「如果有一天,你親眼看著你唯一的朋友死在你眼前,可是你什麼都不能做,你要怎麼辦?你要怎麼活下來?一個人。」
 
「Jack!別動。」John沉聲說,對準他的槍口沒有一絲震動,「別動。」
 
「你可以開槍,可我不會停下來。這個開關要怎樣才會爆炸我也不清楚……不過你的朋友一定跑不掉,」Jack伸手拍拍坐著的箱子,「這種距離。」
 
「只要他來得及接住你就可以保持平衡,我真的會開槍,你最好想清楚。」一字一句,John輕輕的說,幾乎不留餘地。
 
「我已經……」
「John、不!」
 
在Jack站起身的瞬間槍聲迸響,伴隨是Sherlock突然的大喊,幾乎只在下一秒Sherlock已經衝上前,雙手撐住往下滑落的Jack讓他保持在一定的水平高度。
而預期中可能的爆炸悄無聲息。
 
「你說謊。」Sherlock緊抿的唇帶著惱怒,他無視迅速趕到兩人身邊立時伸手試圖止血的John,伸手扯起Jack胸前被急湧的鮮血染紅的引爆器往旁一扔,「這根本無效!」
 
「什麼?!」
 
「你……果然……猜到了……」一個虛弱的微笑掛在Jack慘白的臉上,他轉向John,眼神竟無比清明,「對不起……我沒有自己動手……的勇氣……本來……我以為會是警察……」
 
「他只是想自殺又不敢自己動手的膽小鬼!」惡狠狠吐出一句,「引爆器是假的,炸彈範圍是整間屋子也是假的,他只是想借警察的手自殺。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等我來?你甚至可以自己報警!」
 
「我不知道……」Jack掙扎著,嘴角溢出幾朵血泡,他一手搭上John緊壓在胸口的手掌,搖搖頭,「或許……我是想告訴你,那個人……很危險……他會……咳、欺騙更多人……不止……我……」
 
「那個人?誰是那個人?」John沒有鬆開手,卻先提出問題。
 
「給你炸彈的那傢伙?給我名字!」
 
Jack微微睜大眼睛,明顯失去焦聚的眼轉向Sherlock,「Iago,他用的名字是……Iago……」
 
「Iago?Iago?」Sherlock因全然陌生的名字皺起眉,「誰是Iago?你怎麼知道他是騙你的?」
 
「因為……他是Iago啊……」迅速放大的瞳孔終於失去一切反應,Jack以最後一絲力氣推開John的手,很輕、很輕地,他嘆了口氣,「其餘的……僅是寧靜……」
 
而後,他終於閉上了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