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H]Interlock of dying -02

 -02-
 
 
Sherlock Holmes,無疑地不同於自己認識、或曾經遇見的任何人。
在成為室友一個月後,John Watson徹底驗證了一個月前第一眼見到這個男人時的奇妙預感。
從戰場回歸日常後乏味的生活,和在那段時間中不得不發展出的生活習慣,似乎是在和這個男人一起走進221B的那一刻徹底粉碎消失去了世界的另一頭──連同那些幾乎讓人靈魂成灰的蒼白。
單就這一點來說,Sherlock光是存在這件事本身就值得感謝。
 
 
「Sherlock,你用的是我的電腦嗎?」
 
花了幾乎大半天的時間翻閱,同時也實質上地讀了將近兩個月份的報紙上可能和火災有關的所有新聞,John自忖過去三天喝掉的茶也沒有這半天來得多。
泡了今天的也許是第七或八杯茶,才回到起居室,就看見自己已經在沙發上攤平超過半天幾乎沒移動多少的室友以令人驚奇的神速蜷坐到了單人沙發上,屈起的滕上放著的那台筆電怎麼看都和自己的長得一模一樣。
 
「我相信你至少擁有辨認自己電腦的智商。」連頭也沒抬,Sherlock的視線停在螢幕畫面,「順道一提,我不需要透過你的電腦瞭解關於你的任何事,更何況這裡頭什麼都沒有。」
 
完全不想探問Sherlock是不是已經把自己的確乏善可陳的電腦內容整個掃瞄過一次,反正他大概已經這麼做了,暗暗決定下次得加上密碼,John自暴自棄地揣著茶杯把身體卡進扶手椅,百無聊賴地盯著Sherlock被螢幕光線照出一片詭異殘光的蒼白臉孔,「這不太合理。」
 
「嗯?」視線和注意力持續留在螢幕上,Sherlock只用一個噴氣回應室友的沒話找話。
 
「你說你思考的時候不吃東西,但我以為你總在思考。」
 
關上視窗,Sherlock轉頭看著他,在那張臉上看見好奇和些許關心──不曉得是針對什麼──,那讓他為此多思考了幾秒,「準確來說,是我需要專注思考的時候就不吃。進食之後血液集中到胃部會妨礙大腦運作,沒什麼好處,相對來說,適度的飢餓反而能讓思緒保持清晰。」
猛地站起,Sherlock幾個跨步走到門邊抓起大衣,「來吧,我們出門。」
 
 
 
 
成功在Sherlock真的就這樣衝出門前提醒他身上還穿著那件血跡斑斑外加袖子被剪開的襯衫,John好氣又好笑地目送為此憤憤不平的偵探一路衝回房間更衣,一邊聽著那串不管怎麼想都不該在此時出現的噪音,一邊試圖想像那傢伙的房間會不會就像自己搬進來之前的起居室那樣呈現半垃圾場狀態。想起自己早上才收拾了好一會兒的廚房和造成這個結果的實驗,他嘆了口氣,動作迅速地從急救箱裡拿出罐軟膏塞進口袋。
 
 
「我們要去哪?」
 
「犯罪現場。」
 
等到兩人終於坐上計程車,John分了一點點心觀望己然入夜的街景,然後一如往常把大部份的心思專注在Sherlock身上。「之前火災發生的地方?」
 
「你知道在不到三十英里的範圍裡集中發生六起火災的機率有多高嗎?兩個月內。」
 
「呃……不算多?從新聞上來看,那很少是被重點報導的部份。」
 
「比你想像的多。」嘴角勾起慣見的冷笑,Sherlock瞥了他一眼,「倫敦吭?」
 
「多、」John停頓了一下,「既然機率很高,你為什麼覺得它們有問題?」
 
「思考,細節,John。你不也讀了那些新聞?火柴、汽油,常見到完美的起火原因,總是從角落開始往外漫延,最開始是廢棄大樓,這也是唯一一個沒有人居住的地方,之後是新舊不等的出租公寓,從沒有傷亡到死亡人數的增加,還有,幾乎所有的新聞都用了『有效率的燃燒』這句描述,兩個月裡有六起特徵相同的火災?聽起來就像個禮物了。」眼角瞥見John眉心極其短暫地一蹙,Sherlock抽了抽嘴角,「你知道,我說『禮物』……」
 
聳了聳肩,John決定略過這個字眼,「好吧,所以……你認為這些火災是有關聯的?」
 
「它們是。」Sherlock語氣肯定,「所以我們才得去現場看看,昨天的火災撲滅不超過十八小時,絕對還有些什麼留在那裡。」安靜下來才開始隱約覺得手臂上的刺痛,皺了皺眉,不著痕跡地扯著敞開的袖口試著降低傷口的刺癢感,從旁伸來的手卻讓他稍稍吃了一驚。「John?」
 
「別抓。」單手握住Shelrock手腕,另一手拿出藥膏抹在繃帶內側的肌膚上,「有點涼,對傷口毫無幫助,不過可以轉移一點注意力。」
 
「我不需要轉移注意力。」盯著John、準確來說是盯著John比手腕略黑的手指以幾乎令人驚嘆的溫柔扣好袖口再拉起自己另一隻手重覆動作。二十四年又三個月。Sherlock心想。
 
「你說什麼?」
 
「從我能自己穿衣服起就沒有人為我扣過衣扣。」低聲說著,聲音底層殘留一絲震驚。
 
「噢。」John只是點點頭,「現在有了。」
 
「……」那雙有力的手指甚至還理好了袖口才從手臂上移開,Sherlock緩慢眨了眨眼,用自己並不那麼熟悉的『保護慾』這個字眼標記了John剛才的行為。「顯然如此。停車。」
 
「Sherl、Sherlock?」John還沒反應過來,諮詢偵探已經推開車門飛快衝下了車,「Sherlock?」才要跟上,只在這種時刻獨具存在感的司機投來的銳利視線硬生生讓他停下動作,「抱歉。」
 
付完車資,Johnk跟下車才知道是什麼吸引了Sherlock的注意。路邊的警車、園觀的人群、拉起的警戒線,幾個似乎有過一面之綠的警員看到大步走近的Sherlock露出不快神色,不過沒有任何一個的不滿程度及得上正站在警戒線圍出的範圍中,雙手環胸的Anderson。
 
「恭喜,太太回家了。」肯定句。Sherlock蓄意刻薄的笑在Anderson的怒目下顯得份外愉悅,「真是讓人無法理解的決定,不過人就是這樣,總是會做出些不明智的行為對吧?」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不可能有人通知你吧!」Anderson明擺著不願意讓Sherlock更靠近現場,「連Lestrade都不需要來,這只是個一般的搶劫殺人案。」
 
「在這個時間?」視線以一種刻意的誇張掃過初黑的天空和周遭人群,「得了吧Anderson,這裡的妓女和罪犯一樣做的是酒客和他們同行的生意,這個時間他們根本還沒開張,沒有笨蛋會在這時間搶劫的。」
 
「你又知道什麼。」瞪著Sherlock,Anderson的表情活像受到挑釁的母雞,正在死命悍衛自己的領土,「警探們已經走了,這裡的負責人是我,我不同意你這怪胎動我的現場,現在走開。」
 
站在警戒線外,Sherlock對Anderson的叫囂恍若未聞,尖銳的目光逐步梳耙過趴臥街頭的屍體,一吋一吋。
白種男性,年紀不超過四十,人造皮革為主調的服裝,金髮、不,由棕染金的金髮,不正常的淤青,毒癮嚴重。
皮條客。
 
「他的手機呢?皮條客最重要的就是手機,你們找到他的手機……噢,看來沒人想到。」
 
「你又知道他是個皮條客了。」充滿鄙夷的一眼來自Anderson,Sherlock卻在花時間諷刺他之前俯身向安靜站到身邊的John,只在Anderson呼叫其他人找找死者的手機時發出一聲嗤笑。
 
「看得出死因嗎?這個距離。」
 
挑眉瞪了他一眼,John還是瞇起眼仔細觀察屍體,試圖在這樣的距離外看出屍體上有些什麼特徵。「太遠了,不過……」他往右幾步,不著痕跡地擠到警戒線最邊緣,幾分鐘後又靠回Sherlock身邊。「算你幸運。後頸椎上的錯位攏起很明顯,沒有血跡,四肢可見的部份也缺乏明顯的傷口,他很可能死於頸椎骨折。」
 
「專業手法。」點點頭,John的觀察結果和他自己的相去不遠,注意到自己為此分了一些心思去感覺欣喜,Sherlock在意識到之前微微一笑。「錢包還在他後口袋,手錶留在手腕上,這不是什麼搶案,如果可以看看屍體能知道更多……看來現在是不可能。他的女人大概還在附近,不過我想這群智商湊起來可能也不到三位數字的警察是不會去找的。」
 
差點因為Sherlock的用詞笑出聲,John用一聲低咳壓下笑意,「就說了別在犯罪現場讓我笑,那真的很失禮。」
 
「其實你大可選擇別笑。」Sherlock故作嚴肅地提供另一個選項,換來John又一次抽氣和手肘輕巧的一撞。
 
「說真的,你怎麼知道他的女人還在附近?」
 
「顯然那群笨蛋沒發現他有手機,不過剛才我提醒了Anderson,你看那幾個在附近張望的警察,他們還沒找到。既然那大概是他和她唯一的連結,沒有確定之前她不會放心離開,所以……」邊快速說著,sherlock搜尋的視線停在人群中的某一點。「噢,她在那裡。」
 
「所以?」才一回頭,Sherlock已經轉身走向擠在人群中的一個女人,看來大約只有二十幾歲,濃豔的妝扮和在這種天氣裡光看就讓人覺得冷的短裙幾乎直白告訴所有人她的職業,及肩的金髮在寒風中顯得有些雜亂。「Sherlock?」
 
「Hi,事情真是太可怕了對嗎?」對那女人露出親切和善的笑,Sherlock拉了拉大衣,彷彿受到了驚嚇。
 
「你……」女子看看封鎖的警戒線,再看看Sherlock,神情戒備,「你是誰?我……我剛才看到你和警察說話。」
 
「是啊,我和警方有一點小小的交情,不過我不是警察。告訴我,親愛的,妳今天晚上還有空嗎?」
 
站在Sherlock身側一步之遙的John被他意外的用詞嚇得睜大了眼,從旁看著Sherlock依然親切的微笑,又因為那雙眼的毫無笑意暗暗翻了翻白眼。
 
「我、呃、我今晚有約了。」女人依然戒備,她甚至退了一步,卻在真正轉身前被Sherloc一把捉住手肘。「真可惜,難得沒有人會從中抽成,賺的全是妳的不好嗎?」
 
「你、你在說什麼?!」試圖抽手卻徒勞無功,女人雖然驚慌卻沒有放聲尖叫,Shelrock為此笑了笑,不再假裝和善,「妳沒打算去認屍嗎?那不是妳的朋友嗎?」
 
「誰和那種人是朋友、」女人在發現自己失言的同時咬了咬嘴唇,「你到底想做什麼?」
 
「告訴我妳知道的,也許我就可以讓警察不來騷擾妳。那些傢伙蠢歸蠢,不過找到手機只是早晚的事。」
 
女人雙手環上胸前,考慮了一會兒才咬著唇點了頭。「他……好吧,反正你大概也猜到了,他對手下的所有女人都不怎麼好,今天也是,我在這裡準備找幾個客人,他要我先給他一點 錢,可是我身上什麼都沒有,他就像平常那樣給了我一巴掌,然後那個人……」她突然抿起唇,猶豫了起來。「有個男人把他拉走了,就這樣。」
 
「他救了妳。」John輕聲接話,卻在看見那女人半帶嘲諷的視線時停了下來。「不是嗎?」
 
「剛才?也許。不過老實說,這種生活到底有哪天不一樣?我今天沒被揍明天也會,那個人讓我那時沒有被打,不等於他就救了我。」
 
「那個人是誰?妳見過嗎?」明顯對John的意見不感興趣,Sherlock從旁插話。
 
「從來沒看過。一個男人,看起來不像在這混的,年紀……和他差不多,也許更大幾歲。」她看著John,邊回憶又補上一句,「大概比他高上二、三吋,更壯得多。」
 
「為什麼妳總用他做比喻?」
 
「嗯?」女人微微一愣,被提醒了才開始感到困惑,她想了想才回答:「他們看起來感覺蠻像的。好了吧?你真的可以讓我不被警察騷擾?」
 
「當然。不過妳得告訴我我可以在哪裡找到妳。」
 
「為什麼?」
 
「也許哪天我可以來拜訪妳。或是……兩個人有折扣?」Sherlock再次掛上那副只有皮表勾揚的假笑,這次女子卻像是相信了他的謊話,她拍拍他肩膀──以一種半是挑逗的輕柔,「你們倆想一起得加價。雖然我是不愛這套,不過倒是不介意當你們的助興玩具。」
 
在John來得及說些什麼之前她聳聳肩,「總在這條街,我的名字是Judy。」對兩人揮揮手,她以不明顯的跛姿一拐一拐走向大街的另一頭。
 
皺起眉,John盯著她的背影消失在視線外,「Sherlock,她、」轉頭才發現Sherlock對她似乎早已失去興趣,正低著頭飛快按著手機,John吁了口氣,直等Sherlock又把手機塞回口袋才提出問題。「你怎麼知道是她?這裡明明有那麼多……看起來差不多的女人。」
 
「因為她根本沒在看那具屍體。」Sherlock聳了聳肩,「她的腳,很明顯摔傷了,她卻站在那裡不願意離開,反而在注意每一個警察從那具屍體上找出什麼,Anderson要人去找手機的時候她伸手去拿她自己的又塞回皮包,然後她盯著每一個去找手機的警員。還有她的臉,左臉頰上有個看來很新的淤痕,頭髮也亂得像被人扯過,在這個時間不太可能是客人留下的,最可能的就是管著她的人,正巧和那邊的屍體一樣是個左撇子,所以……很明顯。」
 
「你怎麼知道那人是左撇子?」
 
「沒被搶走的錢包在他左邊口袋。」Sherlock偏了偏頭,「還有那串掉出來的鑰匙鍊也掛在左邊,顯然慣用手是左手。」
 
「精彩。」停頓了一瞬,John點點下顎彷彿是加強語氣。「精彩絕倫。」
 
「謝謝。」嘴角細微的抽動幾乎是個壓抑不住的微笑,「雖然那非常明顯。」
 
「所以,你準備怎麼做?」
 
「有Anderson在這我們什麼都不能做,我剛才發了訊息給Lestrade,如果有後續他會通知我的。走吧。」
 
「火災現場?」
 
「當然。」
 
兩人併肩走開,John突然想起她說的某句話,「對了,她說的道具到底是什麼意思?」皺著眉,才問出口就有種如果Sherlock真的做了什麼解釋自己可能不會太高興的預感。
 
「我不知道。」Sherlock毫不在意地聳肩,「也許只是個玩笑。」
 
「是啊,感覺並不好笑。」小聲嘀咕,John跟上Sherlock的腳步,「我得先說,看完這個現場之後我們就去吃點東西。」
 
「你餓了?」
 
「有點。而且你整天沒吃東西,看完這個現場也該夠了吧。」
 
「噢。」點點頭不置可否,停了片刻Sherlock又突然笑了起來。
 
「什麼?」
 
「沒什麼。」其實在「醫生特質」和「保護慾」、「保姆性格」幾個標籤裡猶豫了好一會兒,最終Sherlock在心裡標記上了相當不客觀的「親密感」這個字眼,然後驚奇地意識到自己並不討厭這種干涉。「我是說,我這幾天厭倦咖啡了,不過我們還是可以買點什麼帶回去吃。」
 
「就這麼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