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H][300]女王(下)

 
 
一路上,Sherlock都安靜地讓John有一點心驚膽跳。
事實上,打從昨天Mycroft離開後,Shelrock就沒再說過一句話。雖然乖乖縮在床上玩手機一邊盯著John收拾他的行李,早上也好好換上外出服裝跟著下樓,但John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Sherlock,如果你真的很不想去……」考慮再三,John站在Mycroft派來的車旁,打開車門前語帶猶豫地說:「呃……找隻狗嘛,我去也行。我們電話連絡,而且我也帶了電腦,有消息就視訊?」
 
Sherlock只看了他一眼,低身鑽進車裡,依然一聲不吭。
 
只好把這理解成他決定迂尊降貴去找那隻狗的John跟著上車,還在猶豫需不需要向前座的司機打個招呼,卻被Sherlock的動作嚇了一跳。他收起了手機,一雙長腿踩上椅墊--還穿著鞋--蜷縮在胸前,毫不客氣地把頭放到John肩上。
 
「呃、Sherlock?」
 
「閉嘴。」閉上眼,Sherlock連手也在胸前交疊盤起,明顯不想說話,「我要睡一下。」
 
「哦……好吧。」
 
John自認自己可能並不那麼瞭解Sherlock,但無視他的本領絕對無人能及。
所以就算任由Sherlock一路靠著自己肩膀睡到莊園--車到半途John也不禁睡過去了一會兒,畢竟一邊肩膀被另一個人當成枕頭動彈不得的時候,也很難做些什麼別的事打發時間--,整個沒人開口說話的路程John其實也沒真覺得無聊。
 
 
是在被司機低聲提醒已經經由皇室專用入口進入莊園,John看著在眼前逐次放大的建築,這才真正有了自己的確正進入皇室領地的真實感。
「哇噢。」略微瞪大了眼,John打量著彷彿從明信片放大移到眼前的建築,也不算太過訝異的低嘆了聲。
 
「少大驚小怪了,你又不是皇室迷。」Sherlock不知何時睜開了眼,卻也沒把頭從John肩上挪開,懶懶靠著他只有視線轉動方向,語氣倒是一慣的高傲不馴。
 
「總是要有點表示嘛。」John聳了聳肩,視線飄向等在門口的男人,「至少現在也算是皇室待遇?」
 
Sherlock毫不客氣地白了他一眼。在車子滑進車道時也沒打算坐正的懶散姿態終於逼得John不得不動手把他的頭推開。
 
「歡迎,Mr. Holmes,和Dr. Watson。」迎向甫下車的兩人--正確來說,是被John推出車門的Sherlock,和提著行李跟下車的John--,略有年紀的男人一身正裝,格守禮儀卻不免含帶評估的視線從Sherlock身上移向John,而後微笑伸出手,「Albert Wren,負責管理這座莊園。我收到通知,兩位是受託特地來幫助我們的。」
 
「John Watson。」帶著微笑握住那隻手以免他遭受被晾在半空無人搭理的命運,John朝著Sherlock的方向微微歪了歪頭,「Sherlock Holmes。抱歉他有點暈車。」
 
「我沒有。」Sherlock翻了翻白眼,視線在對方身上停留數秒,才掀了掀唇,身邊的John伴隨一個低咳的「Sherlock」成功讓偵探滿腹不滿地又合上嘴。
 
Wren似乎對Sherlock無疑失禮的態度毫不在意,反而露出一個理解的笑。微一欠身領著兩人走向門內,「兩位得到授權能夠在莊園的大部份區域自由行動,當然,我會盡量陪同二位,另外也會告知所有館內人員給予一切協助。我想,兩位或許需要先熟悉一下環境?這裡是--」
 
「一個問題。」Sherlock對參觀城堡本身沒有任何興趣,平淡的口吻不帶絲毫情緒,「我要求你對這個問題絕對誠實,而且我相信你收到的報告已經證實了我能察覺真假。」
 
「是的,Mr. Holmes?」
 
「你們找到什麼?」
 
「……呃?」
 
「我問你找到了什麼,聽不懂嗎?你明明知道我們來找那隻笨狗,如果你真的關心,第一件事該是把已經知道的事報告一次而不是準備帶著我們參觀城堡。這明顯是來自白金漢宮的任務,走失的還是那位女士的狗,你展現的態度實在不夠關心。你眼睛裡的血絲、僵硬的脖子和重覆的古龍水都告訴我你至少有三個晚上沒有好好上床睡覺,狗已經走丟了三星期,所以是這幾天才發生的。你讓我們走皇室專用出入口是因為要把一般出入口讓給警車,別問我怎麼知道的,一路上經過我們車邊的警車都足夠包圍大門了。」
 
Wren睜大眼看著他,僵持了好一會兒才又突然垮下肩,「您果然正如傳說中一般,Mr.holmes。是的,雖然我不該說這種話,因為那對幾天來辛苦搜查的警官們太過失禮,但是……這裡、這個地方真的不該…」男人未竟的語氣甚至有幾分哽咽,Sherlock撇了撇嘴角打斷他的感傷:「所以,屍體有多奇怪?」
 
「How、」Wren停了停,擠出個苦笑,「我想,我也不需要問您怎麼知道的。請跟我到會客廳來,我好把詳情說一次。我得說,您能來真是太好了,警官們搜尋了三天,發現的東西實在、」他嘆了口氣,「太可怕了。」
 
 
事情開始在三天前。
一個溜狗的男人在靠近莊園的樹林裡發現一個被咬破的塑膠袋,他原本以為只是垃圾,從狗嘴裡把袋子搶下之前竟驚覺從破洞露出的那一截骨頭看起來像是人類的手指。
事情從男人報警之後火速傳進莊園,當地警方在莊園工作人員協助下,帶著警犬進行地毯式搜索,前後發現了包含裝有手、腳以及部分肢體的數個屍袋,拼起來幾乎完整的屍體缺了頭顱和軀幹的一部份,但能夠肯定的確是同一具屍體無疑。
 
「女性,約是六十五到七十五歲之間,法醫說沒有、呃、性侵痕跡,除了最初被發現的那隻手上有被狗咬過的痕跡外也沒有明顯的外傷,他們還不確定死因是什麼。」
 
「畢竟缺了顆頭,也不能太怪他們蠢。」
Sherlock意外地沒有大加譏諷,只是淡淡說著,對放在面前桌上的茶杯視而不見,反而是John拿起杯子抿了一口。「要去看看嗎?」John沉聲提議。
 
「不錯的主意。」Sherlock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Wern,「報告的時候別忘記告訴Mycroft,任意指使我的報酬是累加的。」
 
 
→→→
 
 
在Wern的陪同下離開莊園前往當地警局,John看了好一會兒車窗外的風景,終於忍不住開口:「Mycroft知道這件事?」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那他為什麼不直說,還要你來、呃、找隻狗?」
 
「這是當地警方的管轄,他不要讓人說倫敦直接插手、 」Sherlock突然一頓,一個未出口的尾音聽起來居然像句不太得體的咒罵。
 
「Sherlock?」
 
「可惡的官僚胖子。」抿緊了唇,Sherlock瞥見John困惑的目光,似乎想要解釋最終卻什麼都沒說。
 
John盯著Sherlock滿腹不滿卻憋著不打算說話的臉若有所思,好一會兒才點點頭,「噢。」
 
「什麼?」
 
「你被他耍了。」
 
「……」
 
「其實你如果能夠忍住不去管看起來好像有點意思的案子,他也不會成功。」
 
Sherlock眼角微微一抽,「閉嘴。」
 
John忍下浮到嘴邊的笑,「往好處想,你有個真正的案子,這總比找狗好多了。」
 
Sherlock瞪著他好一會兒才賭氣似的轉過身,這次John在他靠上來之前白了他一眼,「別那麼幼稚。」
得到的回應只有沈默的背影。
「……Sherlock?」車速穩定,僵持在那的背影一動不動,John終究還是屈服般地嘆口氣,往後靠上椅背,而那顆頭畢竟回到了他肩上。
 
 
右、左腿從膝蓋鋸開,腐爛程度有至少三週的明顯落差。
左手臂腐敗程度輕微,明顯剛進入膨脹程序。
被切成數塊的軀幹腐爛程度不一,內臟自溶程度嚴重。
唯一袋子被扯破因而被發現的右手上留有狗的咬痕。
兩隻狗的咬痕。
 
一一檢視了目前被發現的屍體各部份,Sherlock的視線最終停留在腐爛最嚴重的右手臂上。一旁的警探似乎對空降而來的Sherlock沒有好感,面色不善的說明「狗主人是從他家的狗嘴裡把這隻手扯出來的」,換來Sherlock不屑的一個白眼。
 
「那個人帶著一大一小兩隻狗去散步嗎?」
 
「不,他帶的是克倫伯獵鷸犬,只有一隻。」警探露出一開始就說過了吧你這倫敦來的小子聽不懂就少開口的表情,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那又怎樣?」
 
「噢,所以一隻狗會留下大小完全不同的兩種咬痕。像這種長了兩副牙的狗我還真沒見過,有機會請務必介紹給我認識一下。」Sherlock回了他一個皺巴巴的笑,完全無視對方的惱怒,毫不客氣的伸手,「發現時的照片呢?」
 
「……這裡。」礙於一旁的Wren充滿歉意的苦笑,警探耐著性子將一疊照片交到Sherlock手上,「屍塊分散在幾個不同的區域,缺失的頭和左小腳還沒找到,不過你也看見了,幾乎能拼成一個人。」
 
根本沒聽警探叨唸著什麼,Sherlock一張張翻過照片。
乾燥的泥地。
淺坑。
裝在屍袋裡、用乾淨布料包裹的屍塊。
六十五到七十五歲的女性,已婚,生活富裕。死後分屍。
棄屍?不、這是……
 
「我知道了。」Sherlock放下照片轉向Wren,「放心,不是連續殺人犯當然也不會有第二具屍體,等人頭也出現你們就可以結案了。John,準備回倫敦,這裡沒什麼有趣的了。」
 
「什麼?!」
「Sherlock?」
「Mr. Holmes?!」
 
不同的驚呼同時響起,Sherlock微瞇起眼,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看看那個切割手法,完全不具專業水準,腐敗時間差異這麼大表示在不同時間丟棄,用的卻是同一批袋子,打的結是一次性的結,犯人沒有保存屍體拿出來回憶的傾向;每一塊屍體都用乾淨的布料仔細包裹,不是丟棄而是埋進土裡,為什麼?既然要埋,又為什麼只挖了淺坑?又為什麼必須把屍體分割?」
 
相對於被連續的問題轟炸到不知從何發言的其他人,John早就習慣Sherlock其實根本也不期待答案的問題。與其說發問,那其實更接近思緒整理,當然,也包含很大一部份的賣弄就是。
「為什麼?」
 
「因為這是個葬禮,個人性質的。犯人對這具屍體飽含情感,包裝後埋葬,他很可能是這具屍體的丈夫或家人,考慮到她的年齡,和犯人執行的手法,丈夫的可能性最高,而且年紀可能也在這個範圍。你們要找的是住在這附近、約兩、三個月前剛喪妻的男人,妻子是個誇張的皇室迷,更可能夫妻都是。」
 
「你從哪裡看出他是皇室迷?」
 
「他偷偷把屍體葬在皇家領地,而且全部都在一眼就能看見莊園的地方,他對這裡很熟悉所以必定住在附近,對皇室有所執念,所以……皇室迷,很明顯。」幾乎毫不停頓地說完,Sherlock彷彿突然想起什麼,帶著那副看在你們就是白痴的份上我只好詳細說明的笑容,他補充:「對了,他大概養了隻小狗,最近的事,不超過一個月。」
 
 
→→→
 
 
警方幾乎沒有尋訪太久,就打聽到了符合Sherlock描述的這麼一家人。
老夫妻兩人都是極度狂熱的皇室迷,尤其妻子對女王的祟拜更是聞名鄰里。她在兩個半月前過世,鄰居說丈夫沒有請人參加葬禮,只說他要把妻子送回老家安葬。
然後,不久前老先生養了隻可愛的柯基犬,雖然他說是朋友不想養才轉送給他,但那隻狗還真是可愛乖巧,真沒想到會有人不要牠呢。鄰居們同聲感嘆。
 
結果,老先生老實承認是妻子臨終時要求他想辦法把她葬在莊園裡,他想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想出這種辦法。他才埋下那隻手,還沒離開就發現那隻小狗把手拖了出來,那絕對是那位女士的狗,他在莊園外看過好幾次。他實在忍耐不住,重新葬下手,然後抱走了那隻走失的小狗。
 
 
「你什麼時候把這兩件事連在一起的?」在回莊園的車上,John忍不住問。
 
「那隻手上有狗咬過的痕跡。如果他在鄰近莊園的地方挖淺坑埋肉塊,一隻走失的迷路小狗會去挖的可能性可能沒你想像的低。」
 
「肉、那是具屍體,Sherlock。」
 
「對狗來說就只是食物。其他的事都很明顯,事實上我無法理解的是Mycroft的心態。」
 
「也許他只是想讓你出門走走?老實說我也真是受夠這陣子陰雨不斷的天氣了。」
 
「那讓你的肩膀很不舒服。」Sherlock低低地說,語氣聽來漠不關心。「離開倫敦狀況就好得多。」
 
「呃、」猛地抽回才按上左肩的手,那也是被身邊這男人從倫敦一路當成枕頭的肩膀,John盯著他好一會兒才眨了眨眼,「所以,你是故意的。」
 
那幾乎是個肯定,Shelrock為此不太自在地抽了抽鼻尖,「關於什麼?」
 
「離開倫敦幾天……什麼的……」John瞇起眼,沈吟著若有所思,「有益健康。我就在想,為什麼這一路上你都這麼安份。」
 
安靜閉上嘴,Sherlock明顯不打算有所回應,John注視那張顯得莫明彆扭的側臉,或許下意識地偏過頭,好一會兒才略帶猶豫地開口:「如果是為了前幾天那件事,你可以不需要這樣。」
 
「我怎樣?」
 
「你可以收回你的道歉,我已經不、」他又皺了皺眉,「我已經沒那麼生氣了。」
 
「所以你還在生氣。」
 
「是有點,可是我生氣是因為--」John嘆了口氣,「Sherlock,你知道我為什麼生氣,不是因為你耍我,事實上對於那些我已經快他媽變成習慣了,而是你在明知道我會生氣的情況下還要這樣對待你自己。那不安全,而我會因此非常火大。」
 
「我道過歉了。」
 
「你道歉的第二語意是你如果覺得有需要就還會這麼幹而不是對不起下次我不會這樣。」John給了他一個你當我還不瞭解你嗎的白眼。「所以……對,我是在生氣。不過這個情緒問題和你沒什麼關係,我會自己處理。」
 
「John。」
 
「什麼?」
 
「我真的很抱歉。唔、那個實驗。」
 
「好了,我說了你可以保留這些,沒關係。」
 
「真的。如果,如果下次我覺得有必要……至少我保證,我會記住你會不高興。」他深深看著身邊唯一的摰友,一個把自己放在他本身之前的男人,或許連自己都沒意識到那份不經意顯露的真誠。「我保證。」
 
而John安靜注視他好一會兒,點點頭。「那很好。」停了一停,他輕輕笑了,「你今天真的很合作,各種意義上。」
 
「不好嗎?」
 
「老實說……」醫生歪了歪頭,像是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竟會這麼說:「雖然我也不會因此不高興,但這真的比你刻意招人討厭的時候奇怪多了。」
 
世上唯一的諮詢偵探看了他一眼,回了一個眉眼彎彎的假笑。一轉身,他轉過身,再次把醫生的肩膀當成了枕頭。「我們可以在這多住兩天,飯店不錯,Mycroft會買單的。反正他本來就、算了,沒什麼。」
 
對Sherlock的語焉不詳雖然有些疑惑,John最終還是決定無視,「不錯的主意。」
 
「如果你想的話,住進莊園應該也不是問題。」
 
「這就不用了。」
 
「所以,多住幾天?」
 
保持不動的姿勢,醫生只用眼角瞅著放在自己肩上看起來無比安適的黑色腦後,淡淡微笑。
「如果你想要這樣的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