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H][300]密室

《 003 密室》
 
Mycroft Holmes對密室向來很有好感。
 
或許是長年生活的緊繃、毫無間斷的壓力,以及對『監控』此一行為的瞭解,讓他對於「獨處」有著完全異於常人的概念。
但好感,和真的能夠處於密室畢竟是兩回事。
身為一舉一動或許足以動搖英格蘭的男人,他事實上極度缺乏獨處的權利。
 
「長官,會議記錄和相關文件在您書桌上,A級計劃列表的最新變更已經建立新的報表,您的下一個會議時間是七點三十分,在那之前國防部的首席秘書提出會前會的請求。」
美麗的私人助理站在浴室門前,趁著水聲間隙飛快做出行程修改的簡短報告。
 
「給他十五分鐘。」水聲停止了半分鐘,微啟的門扉中伸出猶帶水滴的光裸手臂,助理飛快將浴巾放上掌心,而後眼見那隻手停在原處。
「Anthea?」
 
「抱歉,長官。」她退了一步,視線回到手機螢幕上。「七點整,首席秘書會在會議室等您。」
 
「謝謝妳。」對助理沒有想到退出門外並不真的感到不滿,事實上,隨侍身側的確包含在她的工作內容之中,只是有些時候,Mycroft依然不免感到一絲厭膩。「請?」
 
「噢。」她擺出一個合情合理的微笑,終於往後退了幾步站到本就沒有關上的門扉之外。「長官,首相詢問晚餐會議是否能夠延到明天中午?」
 
「理由?」
 
「胸腔不適。」
 
眼前閃過首相上一次的體檢報告內容,安靜著衣的手停了一停,「約在早餐後。另外提醒首相請在明早之前回到唐寧街。」
 
「是的,長官。」
 
繫上深紅格紋的領帶,在上衣口袋安放同色系的絲質手帕,Mycroft掏出懷錶確認時間還不到六點半,「晚餐之後的行程?」
 
「沒有了,長官。」
 
「很好。」舉步走向書房,私人助理立即側身跟在三步之後。「今晚妳也早點回去吧。」
 
「是。那麼您今晚的安全小組是同樣的班制?」
 
「不。我準備自己找個地方吃飯,減到一個人就好。」
 
「是的,長官。」
 
翻開報告,他還有二十分鐘理清計劃更新的部份,Mycroft在計劃中挑出至少四個國防部會特別針對的細節,思索等會兒對應首席秘書的說詞,同時分了一點心思考慮晚餐之後的甜點該選擇簡單的鬆餅或是複雜點的法式甜派。
 
有些時候,在不需要和人討論任何需要動腦的事務、也不需要對自己的任何行為說詞預先設想安排的情境下安靜吃頓晚餐,就足以讓晚餐本身成為一種奢侈。
 
 
「……你在這裡做什麼?」
 
「吃晚餐,顯然的。」以餐巾輕按嘴角,Mycroft的視線越過堵在起居室門外,似乎認真考慮要衝進門還是轉身下樓的自家弟弟,向似乎正打算默默擋住Sherlock去路的前軍醫打了個招呼。「晚安,John。」
 
「Hi。那是中國菜嗎?」John被Sherlock阻在門外,只好以指尖指了指桌上堆著的幾個外賣餐盒。「正好,我餓了。」
 
「我記得你們似乎都喜歡這家店的口味。」推開椅子起身,Mycroft順手收拾了前面的餐具,「抱歉,因為我不曉得你們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沒關係,我們也不知道你會來。」
 
「你到底來做什麼?!」瞪著行動自如一派悠閒的哥哥,Sherlock終於大踏步走進起居室,卻是一個大步先閃到窗邊往外張望了一圈,「你的安全小組呢?怎麼只來了一個?噢,難不成我們的英國政府終於面臨倒閉危機,連安全預算都刪了?」
 
「今晚休假,Sherlock。」微微一笑,「我也是。」
 
「你?哈?休假?哈哈。」嘴角扯開除了虛假還是虛假的笑,「真沒想到也有從你嘴裡聽見這個詞彙的一天。」
 
「總會有這種時候的,Sherlock。今晚如何,John,看來你們的案子並不順利,是嗎?」轉向安然自在拿起餐盒已經走進廚房的醫生,Mycroft瞇了瞇眼,「你們似乎去了布魯克街?」
 
「How、算了。」將食物塞進微波爐,John順手清洗了從Mycroft手上接下的餐具,「不過,我沒想過你也有休假。」
 
「是個意外,John。方便的話,可以給我杯茶嗎?」
 
「John,給他最上層右邊的那個杯子,別加熱水。」Sherlock蹲坐在單人沙發上抱著膝蓋,雙眼直直盯著在另一邊沙發上坐下,神色悠閒似乎正準備拆開面前紙盒的Mycroft,他抽了抽鼻尖,「黑醋栗鬆餅?Mrs.Husdon?英國政府真的要倒閉了讓你能不到九點就跑來這裡待著?」
 
「一個會議臨時取消。我說了,總會有這種時候的。噢,謝謝你,John。」Mycroft接過John遞來的熱茶--當然,John把Sherlock指定的那個杯子扔進水槽使用了另一個確保乾淨的--,視線停留在面前的甜點上,考慮著要從哪一個開始動手。
 
「你可以把五個都吃了,這樣你的『休假』或許可以開心多延續幾天--和你的牙醫攜手共度。」
 
「謝謝你的關心,我最近和牙醫關係沒那麼好。還有,我只買了四個,只是為了多一種選擇。」
 
「哼。」
 
「Sherlock,友善點,要吃你的晚餐嗎?」
 
「友善?你要我對一個闖進我們家自己吃了飯完全無視隱私權和個人產業權的傢伙友善?」
 
「我是你哥,Sherlock。」
「他是你哥。我還真不懷疑這一點。」
 
「抱歉,我忘了。」
 
John在他抓起小提琴弓之前把叉子塞到他手上,俯身湊到耳邊,「Mycroft怪怪的。」
 
「一直。」
 
「我是說,他突然不請自來,自己坐下來吃了飯,現在坐在我們的沙發上喝茶吃點心,Sherlock,他可能遇上了什麼麻煩。」
 
目光掃向沙發上看起來安穩甚至悠閒的男人,Sherlock微微瞇起眼。
深灰色的西裝、同色系的領帶和手帕、沒有帶著傘……放在門邊。
領帶拉開了寸許、沒有扣上領口第一顆扣子。
 
「……吭。」發出一聲嗤笑,Sherlock拿出手機飛快按了幾個按鍵,鈴聲在靠窗的桌邊響起--正是他們回家時Mycroft坐的位置。
 
「那是……Mycroft的電話?」
 
「Sherlock,別這樣。」
 
按下終止鍵,Sherlock收起電話,乖乖拿起了自己那份餐點。「好吧,我餓了。」
 
「呃、Sherlock?」
 
「John,茶,兩顆糖和牛奶,謝謝。」
 
「你怎麼突然又要吃飯了?」瞥了眼不知何時拿了個小碟子,帶著微笑吃起點心的Mycroft,John這次乾脆蹲到Sherlock身邊,「他真的沒事?」
 
「Mycroft有密室狂熱症。現在只是病發而已。」
 
「密室……呃、可以麻煩你說明一下嗎?」
 
「他熱愛密室、獨處、沒人打擾、不講話。你以為他為什麼會搞出DIOGENES CLUB?」
 
「……噢……」想起那個禁止發言的高級俱樂部,John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可是,密室?」
 
「先不考慮Mrs.Husdon,倫敦還有哪個地方比這裡更接近密室嗎?」Sherlock幾乎都要翻起白眼了,「撤掉安全人員和監控小組,再加上我早拆了所有的竊聽器,更確保能拍到這房間的攝影機只拍得到窗戶。」他聳了聳肩,「很明顯。」
 
「正如Sherleock所說,希望我在這裡稍坐不會讓你感到太不自在。」
 
「那倒是無所謂……」
 
「當他不存在就好了。John,我的茶。」
 
「知道了知道了。」瞪了他一眼,真的起身泡茶的醫生走向廚房,等他端著兩杯熱茶走回起居室,Holmes家兩兄弟分別盤據起居室兩邊,一個正邊啃著晚餐邊玩手機,另一個則是一臉嚴肅盯著點心盒彷彿在思考什麼重大問題的畫面讓他不禁失笑。
 
把茶放在Sherlock手邊,John坐到桌邊解決自己的晚餐,然後抓了本書窩進唯一空下的扶手椅。
 
被突然的小提琴聲驚醒時才發現自己似乎打了個盹,壁爐不知何時生起的火烘得腳底暖得有些熱,Sherlock站在窗邊拉起不知名的曲子,椅子的把手上放了半杯威士忌,Mycroft已經不在。
 
「他回去了?」
 
「嗯?」
 
「Mycroft。」
 
「一小時,大概。」
 
琴聲未停,John卻覺得Sherlock心情還算不壞。也許他只是對「對Mycroft表現友善」這件事感到不太自在而已。好笑地搖搖頭,他端起那杯威士忌,才發現溫熱的杯子裡加了蜂蜜和檸檬片。
他認真回憶自己在睡著前是不是真的不經意地咳了一次兩次,再或是有什麼透露自己可能受涼的跡象,卻發現完全想不出個所以然。靜靜啜了一口,流過喉嚨的溫熱帶出一抹微笑,但他決定什麼也別說。
 
「他離開了一小時?」
 
「別重覆我說的話,John。」
 
「噢。」默默喝著溫熱的威士忌,John重新翻起了沒看完的小說。
偶爾做為密室裡的一部份,其實也沒什麼不好。
不經意停下翻頁的手,他聽著悠揚琴聲和火星細小的爆裂聲音、夾雜著Sherleock低沉甚至有些拘謹的吸氣聲,John發自內心的這麼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