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H][300]憂鬱的人

 《006 憂鬱的人》
 
Mycroft Holmes從來不認為自己憂鬱。
事實上,一個站在這般地位、發言行事舉足輕重,略微自滿點說:一言一行堪足以動搖英格蘭的男人,沒有憂鬱的權利。
 
「我想,我最近有點憂鬱。」
他美麗的助理以漫不在乎的態度遞上假單。「長官,您未來三週的行事曆及重要備忘錄、次要備忘錄的整理我已經交接給了Ann,行程安排直接傳進您手機,請做為參考。」
 
男人在假單上簽上核准的動作優雅順暢,筆尖轉動的卻是一絲玩味。
 
憂鬱。
 
「休假愉快。」
 
 
「我想,我最近有點憂鬱。」
他素來忠勇的保鏢在某個細雨如絲的夜晚,坐在動彈不得的車陣中盯著遠方星帶般的車燈,突地嘆息。
 
Mycroft沒有回應。
 
「抱歉,長官,我失態了。」
 
深灰的眼掃過男人後頸極淡的傷口、後領淺淺的污漬和袖口一塊指印。「讓Ann給你育兒補助的資料。過陣子輪班之後,休個假吧。」
 
男人回眸,感謝與感動的眼神中隱著一絲驚懼。「是。」
 
 
「我想,我最近有點憂鬱。John。」
「那個實驗我做了三次,成果總是不盡理想,Molly已經找不出新鮮的肝臟給我使用了,你知道在十九世紀之前,某些研究者認為肺才是人體臟器的中心嗎?那當然不正確,不過肺的形狀的確比心臟優雅得多。Mrs.Husdan最近有個追求者,不是什麼有趣的傢伙,我想他對麵粉的認識多過於對女人,不過女人到底又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總是喜歡聰明的女人又老是因為她們的聰明被甩?噢,抱歉我忽略了,也許是因為你平凡的腦子記不住這種顯而易見的教訓,才會總在面臨選擇的時候優先順從你僵固不化的喜好。聰明人,人們不總是喜歡聰明人,比起她們,我才是更聰明的,以你的喜好而言,你該選擇我才符合邏輯。」
 
轉在指尖的木質傘柄頓了一頓,Mycroft銳利的視線佐以恰如其分的驚異安放到了平躺在沙發上、雙手合十抵在下顎的自家弟弟身上。「John出門了。」
 
「我知道,他和Mike約好在酒吧看球賽,至少吃完晚餐才會回來。」
 
「你在他出門以後繼續對他說話?」
 
「『John』的發音簡易於『頭骨先生』,效果也比較好,更何況我懶得走進去對床架說。你想要的話可以坐我那張椅子,當然沒有茶。」
 
眉梢一揚,這次是真的訝異,「你不介意我留下來?」
 
「你不介意接下來三小時改名John而且一句話也別說?」
 
Mycroft看著那具在沙發上不曾稍移的偽屍體,吁了口氣。
毫無理由、不合邏輯而且……這太過、感性了。
他在嘴角自動勾勒出慣有的微笑之前,感覺到一絲憂鬱。
 
 
「我想,我最近有點憂鬱。」
 
Mycroft看著面前金灰短髮的小個子男人,這次微微挑起的眉明顯透露沒打算隱藏的困惑。「哦。」
 
「事情很多,原因只有一個。Mycroft,他到底、」醫生深深吸了口氣,「抱歉,我不該對你抱怨這種事,那是我和他之間的問題。對了,只是順便問問,我們在哪裡?」
 
「車上。」
 
車子明明就『正在』前進。
John翻了翻白眼,「也許我也不該問我們要去哪裡。說真的Mycroft,你如果只是想和我談論你弟弟,大可不需要搞得這麼麻煩。」
 
「事實上,」淡漠的停頓不在預期,Mycroft的眼角彷彿因為『事實』這個字眼微微一抽,「我只是想和你談談。」
 
「關於……什麼?」
 
從不離身的雨傘斜倚在腿邊,Mycroft考慮再三,指尖輕柔將它推到另一側,雙手交握輕放在腿上,他微微前傾了身體:「……我想,我最近也許有點憂鬱。John。」
 
「……哦。」
驚愕的暫停明顯是個等待,自認自己處變不驚的能力在短時間內提昇到前所未見的高度的前軍醫迅速端整了坐姿,「哦。」
 
凝視醫生的雙眼,在那之中沒有看見多餘的好奇,坦誠的目光直率卻又飽含適度關懷。悠長沉默眨眼而逝,Mycroft往後靠上柔軟椅墊,木質傘柄重回指隙,他呼出一個適度的笑。「我同意,John的確是個易發音節。」
 
「什麼?」
 
「抱歉,John,佔用了你的時間。請原諒我無法親自送你回貝克街,我的助理休了幾天假,今天帶回了些點心,」邊說著,他拿起原本放在手邊包裝精美紙盒遞給John,「如果你喜歡我會感到非常榮幸。」
 
「呃……」接過那盒點心,滿心困惑的醫生發現車子已然停在某個地鐵站口,只要一班車就能回貝克街,算是相當貼心。「謝謝。」
 
「我期待著下次見面,John。」
 
「……我想沒那必要。」語音可想而知沒有傳進掩上的車窗、更不可能傳進那表情客氣謙遜事實上不聽自己不想聽的話的男人耳裡,John看看手上的點心盒、扭頭看看地鐵站,蹙了蹙眉,「憂鬱?」
 
 
「John,我很憂鬱。」
 
「你的憂鬱什麼時候和無聊成了同義詞?」
 
原本蜷縮在單人沙發上的男人在醫生走進門的下一瞬間一躍而起,「你坐地鐵回來?帶著點心?」眉心瞬間揪緊,世上獨一無二的諮詢偵探抓出手機,按下通話鍵的下一秒冷冷拋出一句:「Mycroft你又綁架John!」
 
不等對方回答他又甩開電話,這次炮火轉向,「你為什麼又讓他綁架?!」
 
「他是你哥。而且他很憂鬱,我想他或許需要和人談談。」
 
「他是Mycroft Holmes,他不會憂、」突然瞇起眼,幾乎是跳到醫生身邊前後轉了兩圈,「他跟你說他很憂鬱?」
 
「對。」
 
「這不合理,他怎麼可能覺得憂鬱。」
 
「……我相信就算是Mycroft也是有些人類情緒的,他當然可以覺得憂鬱,也許他只是……沒有合適的談話對象?我反正和他沒有任何利害關係。」
 
「所以你就和他、談話?」瞬息扭曲的嘴角像是連說出這個詞都覺得彆扭,Sherlock嫌棄地撇了撇嘴。
 
「我?」John歪了歪頭,如果『……我想,我最近也許有點憂鬱。John』『哦』『我同意,John的確是個易發音節』也算是個談話的話,「對。」
 
「這太奇怪了。」
 
「Sherlock,那是你哥……」John無奈地看著偵探撿起手機窩回沙發悶悶不樂,「他大可以在憂鬱的時候找人談談。就像你如果感覺憂鬱也可以找我說話……如果你真的會覺得憂鬱。」
 
「我任何時候都可以對你說話,我和他不一樣。」
 
對那份理所當然除了無力還是無力,「……對,任何時候。總之,他是你哥,勉強也算是我的朋友,如果他需要聊聊,我不會說不。」
 
曲起雙膝蜷坐在沙發上的偵探一臉驚駭地瞪著面前的John,「……你什麼?」
 
「我說,如果他需要和我聊聊,我會同意。雖然那看起來真的很像綁架。」
 
「你開玩笑的?」
 
「認真的。」不再搭理他的大驚小怪,醫生轉身帶著點心走向廚房,「來杯茶?」
 
「……」瞪著John的背影和他手上那盒包裝精美的點心,眼前依稀浮現某個John不在的午後走進221B的廚房給他自己泡了茶,又坐回沙發上,看了小半本書,的確一言不發的男人的側臉。
更放大檢視,愛倫坡的《黑貓》--顯然是John放在那裡的--,平靜無波的翻頁動作、每一頁耗時三十三秒,比往常慢上五秒;皺眉,和閱讀內容無關;因為貓叫聲而笑了兩秒;聽到自己對John說話時眼角不自覺的抽搐。
 
Sherlock恨恨拿起手機按鍵飛快。
 
離John遠點。他是"我的"易發音節。S
 
遠遠的倫敦另一頭,基本上就是英國政府的男人拿出手機,一眼掃過定格一個淺哼。
 
Mycroft Holmes從來不認為自己憂鬱。
控制和轉換永遠是對應憂鬱的良方,他向面前人士綻出一個含帶歉意但現有要事的微笑,指尖拂過螢幕,在心裡默想收到訊息的手機會以什麼角度被砸進沙發。
有一個分秒,他放任眼角流露一絲坦率的愉悅。
 
而221B裡,一隻無辜的黑莓當著同樣無辜的醫生面前被狠狠摔進了沙發角落,螢幕上來訊閃爍。
 
……:) 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