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港署]重傷 -14(完)

  他閉上雙眼的樣子,其實是再熟悉不過的。   只是,從來就沒想過,那對閤起的眼眸,會有不知是否睜得開的一天。   從來、不曾想過。   「大下。」   靜靜望著面前睡臥的男人,沒有回頭。那是近藤,不需確認也辨得出的聲音,穩重如常,卻似乎、多了幾許難以查覺的蒼老。   「大下。」這次、厚實的掌拍上了肩頭。   「……………」輕吸了口氣,慢慢轉過身,「是。」   默默、看著他臉上的鬍渣和重重的疲憊,微斂了氣、抿緊唇,連嘆息都呼不出口。   第一天,鷹山在手術室,自己和他站在門外;   第二天,鷹山在加護病房,自己和他站在門外;   第三天,鷹山在加護病房,自己不得不走,只有他一個留了下來;   第四天,當鷹山終於轉進一般病房,全課的人都到了,唯獨他躲得不見人影。   而現在…   看了看病床上雙眼緊閉的男人,略一閤眸。一星期了。   「…今天,吃飯了嗎?」   沉默了下,而後、點點頭。   「有吃就好。」不願、也不能多說,近藤清楚地知道他是怎麼把同事們送來的食物一口口趴進嘴裡再嚥下肚。   「八木還在醫院,檢察官已經確定提出謀殺告訴,他沒有勝算。」   對近藤微微傾了身,側回視線移向床上的鷹山,沉默許久,開口的聲音沙啞異常,「那不重要了…」   「大下先生-」一旁的吉井輕喊了聲又頓住,吁了口氣,「…休息一下吧。」   站到僵直的背脊挺了挺,又靜了下,專注在鷹山身上的視線不曾稍離。「…課長、爸爸,不用擔心我。」   「大-」還想說些什麼,卻在看見近藤微搖的頭時靜下。   「有吃有睡就好。不要他起來了你倒下去。」一拍吉井的肩,對大下點了點頭,「我會再來。」 ◇   默默送走近藤和吉井,拖了把椅子坐回床邊,雙手撐上頰、呆呆瞪著。   「…阿鷹…」從三天前開始,重覆著同樣的行程。閒逛著到天亮進港署,開車執班;下班趕回醫院、瞪著他毫無變化的臉直至會客時間結束,再找個地方窩到暑光再白才回家盥洗、複又衝回港署。幾天下來,護士會在最後一分鐘才來提醒自己時間已經到了;巡房的醫生們則開始對自己視而不見。同事們莫名的能在各種時間出現,卻也總在看到自己時默默的點頭、示意,欲言又止地離開。   「阿鷹…」直眼望著,一手無意識的撥著他手臂上吊著的點滴,「你不打算醒了嗎?」自語喃喃,額角靠上手臂、緩緩往下滑,「丟下我一個,你很開心是不是?混帳…」     單掌平伸,輕搭上他仰放的手腕、脈搏跳動的位置,鼓動的節奏穩而深沉 ,溫暖體溫來源的身體卻依然動也不動。「…阿鷹…」更垂下肩、幾乎是縮成一團的、低頭靠上床墊。壓進被褥的低語已近哽咽,「阿鷹是笨蛋-」   「………」   「!」手背被輕輕碰觸的感覺讓他呆了下,猛抬起頭,瞪大眼,盯著他真的微微曲起再搭上自己手背的手指,轉頭、幾乎不敢置信的瞪著他,「阿鷹!?」   「…你一定要哭著求我醒過來嗎…」睜開眼簾的動作吃力而緩慢,似乎連轉動視線都滿是辛苦。努力眨了眨眼、望向身側、擠出淡淡的笑,「好醜…」   「阿-」用力吸著氣、幾乎是強迫著自己把空氣壓進肺裡,愣愣地瞪著他睜開的雙眼,好半晌,才猛地抽了抽鼻子、喘了口大氣,「媽、媽的,誰求你了-」   「那兩個、…年輕人呢?」   「嘎?」愕了一下,撇撇嘴,「今井平和早川由梨?你要感謝他們兩個沒有逃走還去報警,否則救護車再晚個幾分鐘你就真的沒命了。」   「沒、沒事…就好…」喘了口氣,慢慢地、又閤上眼。   「別說話了,休息休息。」伸手拍拍他唯一安好的右肩,轉身,「-?」愣了下,回頭望望他猛然攫住自己手腕的手,「我去找醫生-」   「八木呢?」   「醫院。」乍冷了語氣,輕哼,「他這輩子出不了監獄了。」   「哦…」   抽了抽手,皺起眉,「阿鷹?」   「………」緩緩呼出空氣,輕閤起的眼依然朝著他的方向,「等下再去吧…」   「喂…」象徵著的扭扭手臂,一撇嘴角,而後任他握著又坐回床邊。「阿鷹…」   「嗯…?」眼睛撐開一道細縫、望。   「下次啊…」頓了下、抿了抿唇,偷吁了口氣、咧開大大的笑,一如平常,「別再耍帥了。」   先是愣了下,慢慢閤回眼眸,嘀咕。「…………去你的…」   「我說真的,不要以為每次我都可以去救你。」大力點頭,半趴在床邊,笑。   「……喔…好痛…」   「啊啊-阿鷹?沒事吧?哪裡痛!?」迅速站起,「我去叫醫生-阿鷹放手。」   「…勇次…」   「嘎?」頓住,眨眨眼。   「Thanks…」   「…嘖。」輕吭、沉默。吁了口氣,拖著椅子坐回,重又瞪著他的臉,只是這回帶上滿滿的笑,「道謝要有誠意,上次的賭算你輸如何?」   「……別想。」   「喂喂喂,我是給你面子,那個女的絕對沒有三十歲。」   輕閉上的眼睜也沒睜。「她剛滿三十二。」   「騙人-」   「她告訴我了。」   「不可能--」怪叫了聲,「…喂,阿鷹,我們其實沒有賭嘛,對不對?一個月太過份了-」   「勇次…真的好痛…你到底要不要去叫醫生…?」   「把賭約取消掉!」   「Noway。」   「那你死吧!死了就沒有賭約了---」忙不迭往外縮。   「…………嗚…」   「阿、阿鷹?喂-阿鷹!?」用力眨著眼、無措的拍拍他頭,「醫生、醫生---」   「還沒死啦…」   「媽的,別嚇我-」瞪他一眼,半晌,「阿鷹。」   「…嗯?」   「……阿鷹。」   「嗯哼?」   「………」輕頓了下,極輕而緩的、眨出笑,「沒什麼。」轉身、走了幾步拉開房門,喊,「來人唷-病人醒了---」   半旋回身,頓了下,倚著門扉又喚了聲,「阿鷹。」   「有…」沒有睜開眼,只淡淡的應了聲。   「…歡迎回來。」   似乎是、輕輕斂了氣息,而後、微笑。「…嗯。」 -(全文完)- -- 然後有一個番外篇,港署系列就結束了…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