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港署]重傷 -12

  「前輩啊…你是吃什麼在活的…」邊拉邊嘀咕,上半身探進洞口,伸長手臂。「好重…」   「去、去你的…現在不要跟我提吃的!我快餓死了-」翻眼瞪他,抓著他手讓他往上拉。「阿鷹呢?我聽到槍聲…」   「啊--」喊了聲,手一鬆、手上抓著的大下又往下滑了滑。   「阿透-!」   「對不起對不起-」趕忙捉回他手腕,「鷹山前輩去追八木了。」拉拉扯扯,扶著他攀上地板。   「嘎啊?」雙肘撐上地面,第一件事不是站起身、而是用力吸著新鮮空氣。「嘔--」   「前輩,你沒事吧?」滿是關心的上下打量他身上的血潰,在看到他紮在腿上的領帶時斂了斂氣,「受傷了!?」   「小傷,沒事沒事。」終於站起身,伸展手臂大大伸了個懶腰。「差點以為要死在這裡。」用力轉著脖子甩了甩手,揪著眉,「八木那個變態!想到就抓隻野貓還是野狗,砍死了往下扔-」抖了抖肩、一撇嘴角,「媽的-」   「難怪他一身的血…」跟著點頭,恍然大悟似。   「對了,你說阿鷹去追八木?」伸手按著頸子、扭了扭。   「啊!」大叫了聲,轉身就打算往外跑,「鷹山前輩是一個人去的--!」   「什麼!?」   之前驚喜的神情竟數轉成慌亂,「鷹山前輩以為你被殺了,現在一個人去追八木-」頓了頓氣、腦中浮現鷹山異常冰冷的神情,用力吞了口口水,「不快去阻止他會殺人啦--」 ◇   對峙的情況、在瞬息間有了轉變。   「八木-!」在刀鋒揚起的同時大步衝進八木揮斬的範圍,右手扯住昏厥的女孩往自己身前猛力一帶,毫無防禦的左臂卻在他的刀落下那瞬間自上臂到肘邊劃開整道深裂的口子,鮮血迸流。      「可惡--」   稍退了步,曲膝撞向八木下腹,趁著他吃痛後縮的空檔捉著女孩臂膀往少年的方向大力一推。「跑!!」   「嗚哇--」少年呆愣的望了眼鷹山手臂上皮肉翻綻的傷口,慘叫了聲,一把拖住依然昏迷的女孩,半爬半扯的往另一端逃開。   「英雄吭!?」伸腿重重踹上不及回身的鷹山,「你看你看!他們跑掉了,你要怎麼賠我-?說啊、說啊!」   有些搖晃的往旁閃過,用力吸氣略去臂上的痛,偏開刀鋒劃舞的間隙,單手捉握八木持刀的手腕,一腳踢向八木膝蓋,在他不由自主往前撲了步時,更掄起正拳、低身擊上他小腹。   「呃-」悶吭了聲,硬忍著痛,以之前受傷的右掌攀抓住鷹山左臂,努力彎起手指摳進他傷口、鮮血淋漓。   「-!」猛往後退了一大步,咬著牙,半喘著摀住手臂,瞪著八木手上重又握緊的刀,用力吸了口氣。微側眼,瞥了瞥混亂中被踢去一邊的槍再轉回視線,不著痕跡的、往旁移了步。   「你想得美!」低吼了聲,揮著刀直衝向鷹山身前,無視他重重擊在後頸的拳,略壓低身撞進臂懷。   「放開-!」掙扎著想後退,一手扼住八木肩頭、曲膝頂撞上他胸口。「放-呃-!」瞪大眼、本能的蜷縮彎腰,下腹乍傳的劇痛源自八木手中不曾放下的刀,愕然瞪著面前獰笑的八木,在刀鋒刺目的光芒又一次閃過視線時,腹側立刻漫開的溫熱幾乎讓他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哈哈哈--」抽出刀時的鮮血乍湧向來就是自己最喜歡看到的。八木愉悅的睨著鷹山不可置信的表情,大笑,「很快的,別擔心,一下子就不會痛了的-」      血在流、而且很快。   急促的喘著氣,一頓一頓。手掌重重捺壓不停失血的腹側,掙扎著往後退了步,勉力讓視線專注在面前的八木-和他手中的刀-上。   「很痛嗎?都是這樣的…」自語的神情恍惚,追近一步、打量的眼神從他全身掃過,「從哪裡開始好呢?…」咧了咧嘴,揚起再落的刀劃向肩胛。   幾乎散渙的焦距努力集中,又退了步,勉強閃開險要砍上肩頭的刀,銳利刀鋒卻還是深深劃過胸口,綻衣裂膚。   似乎並不介意鷹山的閃避,八木只慢慢再跨前一步,微笑,「沒關係,等下就不會閃了…呵呵、嘻嘻-」吃吃笑著、再次舉起刀。   喘息著繃縮身體,試著格開,卻連握起拳都無能為力。搖晃閃躲、愈緩而頓的動作漸漸竟連移動都不能。   「呵呵呵---」一腳踹上他膝頭,在他無力的單膝落地時更咧開笑,反轉刀鋒,對準胸前心臟的位置。   「沒什麼時間,就這樣好了。」高揚、稍頓,微笑著,俯瞰鷹山,「Bye-Bye,刑事先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