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色無我

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1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H]The Solar and The Cloud/愛與死的交集(試閱)

 分級:PG13
C/P:Johnlock

算是重要所以還是說說,這一篇的時序在《娃娃屋》這篇之後,隔了幾個月,劇情上沒有直接相關,就只是一個時間順序。
其實我很愛寫夫夫約會辦案我會說嗎……


※全文收錄於《The Solar and The Cloud》。 「Sherlock?你在嗎?」探頭在起居室飛快掃視一圈,一無所獲的John扭頭轉進飄散奇怪氣味的廚房,果然他那位舉世無二的天才同居人正雙手環胸站在爐前,以一副認真嚴謹的態度緊盯著正吱噗作響的兩個小鍋。

John皺了皺眉,幾個跨步走進廚房,卻是直接越過Sherlock伸手去開窗戶。

「小心點!」Sherlock頭也沒回,「冷空氣會降低室內溫度,關上。」

「還能幫助你不被自己製造的廢氣悶死,」John根本不打算搭理他,將窗戶開到最大,這才探頭打量那兩鍋顏色詭異的黏稠物體,「這是什麼?」

「嗯?噢,實驗。」

等了好一會兒沒聽見後續,John又看了那些鍋子幾眼,「我相信這不會是食物?」

Sherlock終於屈尊轉頭看向他,帶著他在面對John時獨有的、不帶惡意或虛假同情的鄙夷,「非常好,John,我快要相信你是真的無知才發問,而不是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了。」

John噴出一個嗤笑,眼神卻如窗外灑落的陽光般溫暖,「如果我要吸引你的注意力,早在三分鐘前你就已經躺在餐桌上了。」

Sherlock眨了眨眼,在John輕描淡寫地說話間深沉的眼眸緩慢滲進一絲笑意,「是膠,John。」

一時沒跟上他的思路,John怔了一下,「啊?」

「我在測試不同成份的黏著劑對皮膚造成的作用,以及撕除後的痕跡。」

「哦,」John停了一小會兒才真的把思緒集中到Sherlock所說的內容上,「呃,為什麼要-」他頓了幾秒,又在翻著白眼的Sherlock說出什麼之前搶先澄清,「我是說,這可不像你那些煙灰或狗毛的研究,那些多多少少還可以和案件扯上關係,可是膠……皮膚……膠帶?歹徒會拿來用的可全是些市售品,這些你都知道的,我才不相信還有什麼別的用途。」

「嗯,」Sherlock注視看來信心滿滿的John,點點頭之後就沒了下文,John反而因此面色懷疑地瞪了回去,「你想說什麼?」

「沒什麼,」俐落關火,Sherlock小心翼翼把鍋裡的膠狀物倒進一邊早備好的模具裡,末了還乾脆地把其他器具全推進水槽。

「Sherlock?」基本上被無視了的John呆站在一旁,直到眼睜睜看著Sherlock神色自若繞過他走進起居室,好像對手上原本的作業完全失去興趣,John才滿心困惑地跟上,「你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誰?我?」Sherlock一挑眉,回了一個介於無辜和譏諷之間的假笑,「我只是覺得你說的有道理。」

「……咦?」

「關於膠帶的那些,叭啦叭啦。」

John在詫異之餘不禁提高了聲音,其中免不了帶著一絲絲欣喜,「真的?」

「當然,」Sherlock聳聳肩,縮坐在他那張椅子上的同時順手打開了電視,「畢竟要求你的小腦袋記住塔橋浮屍案裡犯人是怎麼用特製膠水造成死者死後落水的假象這類稍有複雜度的事的確太為難你了。」

「你-」瞇起眼,在對Sherlock拐著彎嘲諷自己的行為小發頓脾氣和聽起來似乎很有意思的案件細節之間掙扎了一小會兒,最終John還是輸給自己的好奇心,「那是什麼?」

「嗯?」Sherlock半瞇起眼盯著電視,注意力像是早就飄向不知何處,頭也沒回,他只是淡淡應聲卻沒有真的回答,「冒充的,」又隔了一會兒,他突然說。

「啊?浮屍?」再一次跟丟話題,就算是John也不禁有點不快,他走到Sherlock身邊,毫不客氣地跨上扶手坐下,一條腿環過Sherlock後腰踩上另一側扶手;另一隻腳直接大方搭到了那位偵探大腿上,「選一個說,快點。」

Sherlock先是低頭看向那隻也沒脫下鞋子的腳,又抬頭看了明顯忍著笑的John好一會兒,原本神色不變的臉龐在某一個瞬間突然綻開被爆笑扯脫的細紋。

「我可是認真的、噗-」那個低沉的笑聲彷彿丟進乾草間的火苗,John終於忍不住搖搖頭狂笑起來,換氣間隙差點往後摔下椅子又被Sherlock一把拉住,他索性更往前滑,這次直接成了環住Sherlock一同擠在那張扶手椅上的姿勢,兩人在不知不覺間各自安靜下來,就這麼靜靜坐了好一會兒,Sherlock沉聲說,「你得到我的注意力了。」

「呵,」John反而又笑了,「不曉得拿來幹嘛。說真的,你剛才說什麼是冒充的?」

Sherlock只用下巴朝電視機的方向一點,「新聞,John。」

「我又沒聽,說說。」更向他擠近了些,那個被John屈起雙腿環繞的大偵探也沒對根本不舒服的動作有任何抱怨,他聳聳肩,「車禍,失去短暫記憶的豪門繼承人,身體幾乎沒有受傷,臉上卻有超過一半的面積動了手術,很明顯。」

John不禁還是轉頭看了眼電視,新聞早跑過那一則報導,現在播出的是幾個打扮復古的民眾裝飾五月柱的畫面,「哦,」他想著Sherlock所說的,一邊皺起眉,「那原來的繼承人呢?」

「好問題,John,好問題,」雖然這麼說了卻也沒更多說明什麼,Sherlock終於在想要挪動身體卻被John卡在原位時抿起唇,「讓開。」

前軍醫傾身在他額前留下一個吻,換來Sherlock一個略帶惱怒的瞪視,John咯咯笑著爬起身,「我還是想知道那個浮屍案,」他說。

「犯人把特製的膠水灌進死者鼻腔,」Sherlock喃喃,一邊已經打開他的電腦,未竟的陳述就停在那裡,John等了一會兒沒聽見後續,反而看他敲打著鍵盤開始輸入什麼,像是已經遺忘這個話題。「噢,」知道他根本沒有聽見,John好笑地搖搖頭,轉身自顧自走回廚房泡起了茶。



門鈴響起的時候,John才正把幾份文件上的資料整理進他的筆記本,他在下樓開門或是先收起桌上這些被Mycroft仔細標上機密的資料之間猶豫了幾秒,很快決定把那些紙張迅速理成一小疊塞進文件夾,「Sherlock?你在嗎?」

試著叫了幾聲沒有任何回應,沒隔多久,Mrs. Hudson邊抱怨邊去開門的聲音就傳了上來。

「John,看看是誰來了~」她愉快的喊聲從一樓直傳了上來,上樓的腳步聲間還夾雜進一些細碎的抱怨,他們兩個老是這麼懶惰,連下樓開個門都不願意,我又不真是他們的管家,John也就算了,Sherlock啊-

「Mrs. Hudson,」John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地起身走到起居室門口,本來只是想對那些雖然不是編造,但說起來總還是有些讓人尷尬的抱怨提出正式反駁,沒想到單獨快步上樓來的卻是一個出乎意料的訪客。

「John,」加上高跟鞋之後還比John高上半個頭的女子被駝色風衣包裹的身體依然過於纖瘦,略濃的眉形和琥珀色的眼睛組合成聰敏又俐落的形象,波浪鬈的黑色長髮鬆鬆束在後腦,她仰頭看見站在樓梯口的John,只上了淡妝的臉剎時漾開一抹淺笑,「太好了!你也在。」

「……Edith?」John訝異地睜大眼,「妳怎麼來了?」

「好久不見,」她伸手給了John一個大大的擁抱,「你耶誕節沒來,」雖然是促狹的語氣卻多多少少有一絲算不上責備的抱怨,「Jon那麼期待看到你,還給你準備了禮物的。」

「呃、」John有些不自在地笑笑,畢竟有些愧疚,只是認真說來,他還是對如何和這一家人相處有些難以捉摸。「Sherlock有個有點麻煩的案子。不過我寄了卡片,」他說,不自覺強調的語氣,就像他試圖讓這其中補償的意味稍事降低一樣。

「耶誕節那時候……啊,不會是那個吧?他們叫她什麼……娃娃殺手?!」Edith放開他,表情詫異,「是嗎?」

John不置可否地攤手,「很糟糕的案子,不是嗎。」

「所以果然是你們啊……我們也在猜,畢竟那和之前的-」她遲疑了幾秒終究沒有說下去,「你們有抓到犯人真是太好了,對一個母親來說,那真的跟惡夢沒兩樣。」

沒對Edith沒說出來的事多做探詢,John領著她走進起居室,「進來說吧。給妳泡杯茶……還是咖啡?」

「咖啡好了,一顆糖,謝謝。」Edith脫下風衣遞給朝她伸出手的John,半是仗著身高優勢直盯著他的臉,好一會兒後滿意地笑了,「你看來很好。」

「嗯?」

「沒什麼,」她抿著笑搖搖頭,幾縷色近濃墨的鬈髮在動作間落到額前,John因為那份複雜的熟悉感怔了怔,她卻已順手把髮絲攏回耳後,「說起他,在嗎?Sherlock。」

聽到她問的是那位諮詢偵探,John下意識地皺起眉,「妳要找Sherlock?出了什麼事了?」

「咦?唔,沒有,沒什麼,」立刻發現John神色一變的原因,Edith連忙否認,想了想又說,「不是我,是……一個朋友。」

「哦,」John放下心來,將她的外套掛在門後,一邊已經走進廚房,「Sherlock好像不在,妳坐,我打個電話給他。」

被留在起居室的Edith好奇地打量周圍,相對的扶手椅、披著毛毯的沙發,沙發前的長几上隨意擺著幾個文件夾、馬克杯和餅乾碟子,更遠一些,壁爐上有幾封被折疊刀釘住的未拆信件,三、四張賀卡貼在鏡子上,就在頭骨附近的高度,她從中瞥見一個眼熟的圖案,來自她之前寄出的卡片,不禁笑了出來。

「他沒接,我傳了訊息要他快點回來,」John拿著手機走回起居室,就看見Edith站在壁爐前對著一張卡片發愣,「妳怎麼了?」
「你還放在這裡,」她說,回頭對John指著其中一張卡片,圖案畫著一個雪人和一個小男孩圍著同一條長長的圍巾並肩坐在樹下長椅上,彎彎眉眼或許是睡著了也可能是甜蜜的笑。

「是啊,大部份都收起來了,就留下幾張。」John將冒著熱氣的杯子遞給Edith,雖然放鬆下來還是不失慎重地問,「碰到什麼麻煩嗎?」

「嗯?啊……」Edith難得地遲疑起來,她略微蹙起眉,看起來擔憂多於煩惱,「說起來關係有點遠……你知道Canty集團嗎?」

橫跨船運和物流業的商業集團,幾乎是個家族企業,為首的就是Canty一家,John點點頭,「記得是個很大的財團,怎麼了?」

「Solar、我是說,Canty家的繼承人,Solar Canty,是我的朋友,」她說,神情有點懷念,「其實更像弟弟,他的母親是Mary的學生,兩個人關係很好,他的父母離婚前兩家來往還算密切,我也是這樣認識Solar的,」吁了口氣,她像是想起什麼有趣的事,「他其實很聰明,醫生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判斷他是輕微的亞斯柏格,不過在幾個特定的人面前他反而比一般小孩還活潑。他……非常喜歡Mary,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在他父母離婚之後,他那個爸爸還肯讓他見我們的最大原因,我們每年都會聚會幾次,成了習慣……嗯……你還沒來得及見到他。」

John停了幾秒才想通她的意思,他搖搖頭沒讓這個念頭延伸下去,「所以,是他出了什麼事,還是?」

「我懷疑-」Edith掀了掀唇又停下,就像是她自己都對自己想說的話有些猶豫,末了她抿起唇,反而顯出一股堅決,「我懷疑現在的Solar Canty不是Solar Canty。」

「不是Solar Candy?」

「對,我相信他是冒充的。」




Sherlock在走上樓之前,先聽到的就是John大笑的聲音,他很輕很輕地挑起眉。

那不是John在普通客人面前會出現的笑聲,在這其中包含更多溫情甚至有一些他在親密的人面前才會呈現的放縱。Sherlock因此在樓梯下方多停留了好一會兒,鮮少停止運作的大腦飛快過濾John的交友圈,幾個人名浮現又被扔開,他在Mrs. Hudson和John的哪個舊時戰友之間猶豫了幾秒卻沒選中任何一個,「有趣,」他心想,快步踩上階梯,在最後幾階前正好聽見John含笑說著「別說了,他對那張卡片的評語可是『那男孩在這種環境下不用多久就會失溫致死,看,他已經神智不清到跑去靠著雪人了』呢!」
「這麼一說也有道理,我怎麼沒注意到?」

「拜託妳別聽他鬼扯,這張卡片可是妳買的。」

並不熟悉的女聲掠過耳梢,Sherlock倒是真的有些訝異,他走進屋,「Edith。」

「Sherlock?」

「嗨,」反而比背對門口的John更早看見Sherlock上樓的身影,Edith微笑打了招呼,「好一陣子不見。」

「畢竟我們本來就沒有熟到會經常聚會的程度,」Sherlock無視John飛來的瞪視,脫下大衣掛在門後,還沒回頭就又開口,「所以,出了什麼事?我-」

「Sherlock,」本該滔滔的說話被John打斷,他不帶惱怒卻反而顯得柔軟的眼神緊盯著那位偵探轉過身來,凝視Sherlock的雙眼,他豎起食指,「別,拜託。」

深吸了口氣又快速吐盡,Sherlock在走向兩人時還是誇張地翻了個白眼,「好吧,想要我幫妳什麼?」

「果然還是一樣的討厭啊,」Edith笑著說,甚至沒有掩飾語調中的讚賞,「我想起為什麼我不喜歡跟John連絡了,做為女兒,真是為父親選男人的眼光感到悲傷。」

「妳-」Sherlock掀了掀唇,最終卻是嚥回了那句『妳不和John連絡是因為不想想起妳的母親』,他動作誇張地聳聳肩,「要說什麼快說,」側身把自己塞進扶手椅,還是忍不住強調,「別太無聊。」

Edith本來也就只是開個玩笑,她對John眨眨眼權充抱歉,重新坐回原位時神情已經嚴肅起來,「我有一個朋友,我認為他被別人冒充了,」不等Sherlock開口,她飛快補充,「Solar Canty,Canty集團的繼承人,前陣子車禍受傷,有半邊臉接受國內第一流的整形手術,幾天前才出院回家。」

「Solar Canty,」Sherlock挑起眉,他難得地重覆了一次,「我就告訴你了,John,冒充的。」

「咦?」

「……咦,」同時出聲,Edith詫異地看了看John,後者先是對她搖搖頭又突然「啊」了一聲,他轉向Sherlock,「那個新聞。」

「新聞……Solar的?」

「前幾天的事,Sherlock看新聞的時候說,出了車禍只有臉受傷的財團繼承人,再加上短暫失憶,可能是冒充的。」

「我沒說可能,」Sherlock在旁撇了撇嘴。

「所以,你說的就是Solar?」John微微偏著頭,思考了會兒卻說,「如果短暫失憶又動了手術,難道就沒有其他人懷疑他不是真的?」

Edith沉默了一會兒才搖頭,「他和家人之間的關係本來就沒那麼好,我很懷疑他在他的父親面前到底說不說話。」

「理由,」Sherlock突然說。

「嗯?」Edith一愣,「什麼……你是問,我為什麼懷疑他?」

「如果連他自己的父親或同住的那些人相信了,妳又憑什麼不信?」幾乎不是個問句,Sherlock的語氣認定了她有某些特殊的原因。

「我去看了他,就在他回家隔天,」Edith回答,聽起來同時既堅決又擔憂,「他和我說話,也記得我是誰,但他說話時口吃了。」

「口吃?」

「他是輕微的亞斯柏格,」John在一旁補充,「可能是因為被強迫治療,雖然勉強從事社會活動,但無法順利和人用言談溝通,口吃大概算是後遺症吧。」

「他從前對我說話從來沒有口吃過,」她沉聲說,帶著某種不可反駁的自信,「這個人絕對不是Solar,我肯定。」Edith看了看John又轉向Sherlock,「我知道這個理由聽起來很莫名其妙,我也沒有其他證據,但我就是不相信那個人是Solar,Canty家的財產龐大到有誰動手殺人都不奇怪,更何況只是整容冒充身份。比起到底是誰冒充他,我更想知道Solar到底怎麼了,如果他遇到危險-」

伸手拍拍她手臂,John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卻終究沒有開口,他轉頭望著不置可否的那位諮詢偵探,「Sherlock?」

Sherlock可以從John的所有肢體表情看出他有多希望自己接這個案子,「這很無聊……」他只以口型喃喃,最終卻是對Edith揮揮手,帶著一股半是佯裝的不耐,「讓John自己跟妳連絡,」他說,同時已經站了起來。

「Sherl-」一句道謝到了嘴邊,卻因為那個人不管怎麼看都透著彆扭的表情轉成好笑,Edith索性挽住John的手臂,「那麼我們保持連絡,Dad。」

John無奈地大嘆了口氣,他當然聽出了Edith的故意卻一時沒想著要反駁什麼,最終他只是拍拍她的手,模糊不清地應了聲算是聽見。

Sherlock從喉間發出幾個細小的噪音,像是對John的反應感到好笑又不真的想笑,末了他擠出一個扭曲的表情,「Dad,」他說,刻意使用了某種嫌惡的音調。

而Edith大方地用另一手拍拍Sherlock手臂,「如果你希望的話,我也-」

「Edith,」搶在Sherlock說話前直接帶著她轉身向門口,John往前幾步拿下外套,遞給她的動作堅決,「我再跟妳連絡。」


「所以,你打算怎麼做?」送了Edith下樓,再回到樓上時就看見Sherlock開了電腦,彷彿正在查找什麼資料,「在看什麼?」

「Solar Canty,32歲,Henry Canty唯一的兒子,也是第一繼承人,」Sherlock指尖點點螢幕,「做為一個這麼大的財團,他們家的新聞倒是少得很稀奇。」

「你在查這一家?」John走到他身邊,螢幕上分成好幾個大小不同的視窗,看起來是各大社群媒體或名人八卦新聞網站。

「小報和社群網路的力量我們也見識過了不是?尤其是針對這些名人。」Sherlock微微冷笑,「Henry Canty曾有兩任妻子,都以離婚收場,第二個妻子給他生的兒子就是Solar,在他11歲時兩人離婚,Henry得到完全監護權,在那之前就沒什麼特別的八卦了,Solar在大學裡也很安靜,然後就進了Canty集團,哦……」

「怎麼了?」

「這真是有趣……」沒去分心回答John的疑問,Sherlock雙掌合十抵在下顎規律地輕輕敲擊。

John越過Sherlock的肩膀看著現在留在螢幕最上層的幾篇文章,一個是商業雜誌,封面上的青年一身剪裁合宜的窄版西裝,金棕色的短髮看似專人悉心打理過,相當適合他略嫌單薄的臉型,偏細的眉加上略往下彎的眼睛讓他看來顯得柔和而神經質,他單獨坐在大辦公桌後,目光落點卻是鏡頭外不知什麼地方,標題寫著天才經理人等等誇張的用詞;而另一篇,卻是佔據至少半個版面的八卦頭條:Candy集團接班人夜會嫩模。配圖是張角度尚可的偷拍照,雖然粒子粗糙,但可以看出是Solar和一名年青女子並肩坐在公園,兩人都帶著自然的笑容,那女孩看著Solar而Solar的目光卻避開了她落在某個角落。

「這是……?」那篇八卦新聞看起來佔了不少版面,John前後翻了翻想找出更多相關消息卻一無所獲,「這新聞只出現過一次?」

Sherlock聞言歪著頭瞥了他一眼,看來有些訝異,「看來你在我的教導下終於學會小心留意細節部份了,John。」

John忍下瞪他的衝動,「所以這篇新聞很重要?」

「是,也不是,」回答得模糊,Sherlock用滑鼠在Solar那兩張照片上轉了一圈,「沒有任何報導提及,不過Edith說他是亞斯柏格患者的事應該是真的,他的照片數量不多,共通點卻是沒有任何一張裡他的眼睛和任何人有所接觸。但如果這是真的,那麼這個人還真是矛盾得很有意思。」

「怎靡說?」

「很多著名的天才被懷疑有自閉症,他們特別聰明、在某些領域才能出眾,……你幹嘛這樣看我?」

「沒、沒什麼,」John忍不住咯咯笑,「聽你這樣說的感覺真是奇妙……你知道Lestrade一度懷疑你也是亞斯柏格?」

翻了個白眼,Sherlock不忘補上一個鄙夷的噴氣,「所以你就懂了我對蘇格蘭場的價值。」

好笑地搖頭,「好吧,然後?」

「重點是,」Sherlock略微加重語氣,「即使才能出色,你也很難看見他們的智慧發展在需要高度社會性的地方,商業天才?難得一見的經營管理人?商業行為就是一個社會化行為,這兩件事組合在同一個人身上也太奇怪了。」

「照這麼說起來……這的確很矛盾,」John同意。

「有點意思,」Sherlock猛地起身,這讓本就靠在他身後的John嚇了一跳,「怎麼?」

「能查到的資料大概就是這樣,走吧,我們出門。」邊說已經邊走向門口,Sherlock穿上大衣,卻捨棄了圍巾沒有繫上。
「天氣轉熱了,」John跟了上來,從他手裡接過自己的外套,「我們去哪?真的去找那個Solar Canty?」

「不,」Sherlock給了他一個眉眼彎彎的假笑,只在眼角露出幾絲真正的愉悅,「我們去找那個女孩。」

(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