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色無我

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1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H]Doll'House/娃娃屋-11

總之,這是自動更新的結局,避免我忘記zzz

----------------結果John對自己的診斷一如往常的正確,左肩不完全脫位,不算太過嚴重。適當的休養是必須的,而Sherlock只對接下來的幾週可能會被迫參與購物行程抱怨連篇。
 
「你知道,這是不可抗力,」John對這種程度的傷根本不以為意,他單手調整固定用的繃帶,另一手拿起茶杯啜了一口。
 
「這個責任應該由Mycroft承擔,」Sherlock窩在他那張椅子上惡狠狠地噴氣,才說著突然眼睛一亮,「對,John,把衣服脫了。」
 
「……啊?」
 
「衣服脫了,我要拍你的左肩傳給Mycroft,之後一整個月的生活用品他會讓人送來,」Sherlock邊說著,真的拿出了手機。
 
John看著他似乎認真的動作,沉默了幾秒才慢慢吁了口氣,「你,要我脫了衣服,拍我的肩膀再把照片傳給你哥,就為了你不想出門購物?」
 
Sherlock才想點頭卻意識這其中的荒謬,他毫不猶豫把手機扔回桌上,視線飄向另一側的筆電,「沒有新案子?」
 
「沒有。有也不接,我受傷了。」知道Sherlock只是一時懶病發作,John好笑地搖搖頭,「無聊了?」
 
「總是,」Sherlock嘴角極其細微地一抽,才正想說些什麼卻被門鈴聲打斷,他在挑起眉的下一瞬間又因Mrs. Hudson的招呼聲垮下臉,「Mycroft。」
 
「還好你沒真的把照片傳給他,」John完全是故意地說,「免得我現在得害羞地躲回房裡去。」
 
「別說得好像你有可能那麼做一樣,」Sherlock瞪了他一眼,目光轉回門口,「我對那小鬼的任何事都沒興趣。」
 
「嗯?」John愣了幾秒才發現Sherlock指的是Ashley,他坐在原位向Mycroft打了招呼,「他只是歇斯底里。」
 
「我知道。」Mycroft微微頷首,原本含帶戲謔的說法卻被坦然接受,John反而有些說不上來的鬱悶。
 
「你來做什麼?」從旁接話,Sherlock不帶好奇,語中更多的是準備聽個開頭就打發他快滾的厭煩。
 
「那孩子的確是Ashley Fletcher,」Mycroft表現得像是對Sherlock的不耐毫無所覺,他甚至在沙發上安穩坐下,一邊打開了自己的公事包抽出一份文件放在桌上,「簡單的記錄,我想你或許可以做為紀念?」
 
「沒興趣。」
 
「那就做為John的寫作資料,不過請務必刪去當事人的名字,也請不要提及他的外表。」
 
「那孩子……」John終於還是開了口,「我有一點疑問。」
 
「請說?」Mycroft揚起眉。
 
「那些女孩……真的都是Teresa帶走的吧?」
 
「是。」
 
「之前的三個女孩……她也承認了?」
 
「承認了,應該說,她沒有否認任何一個,」Sherlock聳了聳肩。Lestrade在當天深夜就將第一次的筆錄內容傳了一份給Sherlock,John反而因為受傷和重新復發的感冒,硬是在床上倒了幾天才有力氣起來。
 
「那麼,那三個女孩在哪?」考慮到這幾個女孩華麗誇張的棄屍方式,之前如果曾經有過類似的案例,不可能沒有被注意,John看見Holmes兄弟短暫交換了一個「這很重要嗎?」的眼神,「我只是好奇。」
 
「照她的說法,或許是丟掉了,」最終Mycroft回答,「她似乎養著那些孩子,但是你也看到了,嚴重營養不良再加上藥物影響,那幾個孩子都沒有活上太久,直到Ashley……」Mycroft沉吟了會兒,「或許他是本身體質比較好,也可能是男孩子體力比較好,更可能只是運氣,他活下來了,以Teresa理想的方式,長成了她夢想中的娃娃。」
 
「……」John想起那個擁有驚人美貌的孩子,細瘦的身軀,幾乎無法順暢行動的腿,他沒有任何殘疾,失去行動能力最大的可能是根本沒有機會成長,他用力閉了閉眼,「他叫她媽咪,」John低聲說。
 
「而那些後來的女孩是『妹妹』,」Mycroft的冷靜至此終於出現些許動搖,他深深嘆了口氣,「這是這件事裡最難處理的部份。」
 
「所以你才來找我,在Lestrade之前,」Sherlock翻了個白眼,「不,我不會為他作證。」
 
「呃,什麼?」突然發現自己明明人在現場卻突然脫離了話題,John的視線在兩人之間轉過一圈最後停在Sherlock身上,「Sherlock?」
 
「我並不想要你為他作證,事實上,」Mycroft微微垂下視線,「我希望的是你什麼都不──」他停了一停,在Sherlock淡淡「哦」了一聲時重新露出苦笑,「即使是面對Lestrade。」
 
「我為什麼要?」Sherlock瞪著自家哥哥,絲毫不掩那份不快,「用精神異常、智力發展不全辯護,他的情況只要拍段影片就足夠讓陪審團同情,他甚至不需要親自出庭。」
 
「那會留下記錄,而這是我不希望的,」Mycroft頓了一頓,「他的祖父也不希望。」
 
「什、什麼,你們在說什麼?什麼作證?」
 
「那三個孩子,是Ashley殺的,」Mycroft語氣平淡。
 
「顯而易見,」Sherlock接口。
 
「什麼?!」
 
「屍體的矛盾,John,Teresa養著那些孩子,那是她的娃娃,她不會主動傷害她們;對Ashley來說就不一樣,那些是外來者,是搶走媽咪注意力的、不需要的東西,第一個被發現的屍體身上有未褪的瘀痕,或許她被打過,但不是Teresa而是Ashley,Ashley甚至可能因為打了她而被責備,如果你是一個五歲大的孩子,原本只疼愛你、把全副心思放在你身上的媽咪突然有了另一個孩子,還因為她責備你,你難道不會生氣?」
 
「可是……就算是他殺了那個女孩,那也是意外,之前她也照樣丟掉過三個……女孩了不是嗎?」
 
「因為這次死掉的不是女孩,而是她的『娃娃』吧,」Sherlock起身拿起了他的小提琴,似乎在暗示他對這個話題的耐性已經到了頂點。
 
「他說……Ashley說……那是他和媽咪一起佈置的……」腦中浮現那孩子彷彿啜泣的低語,「妹妹住的地方……所以,那是指……」John皺起眉。
 
「棄屍、不、Teresa佈置那些場景的時候,他也在現場。顯而易見,」Sherlock神色平淡,「那些視線,和坐在車上也能看見的場地,除了第三個,第三個之所以簡單隨便,大概是因為Ashley不在那裡,所以細心佈置也不有趣,你知道,那是個『家庭活動』嘛。」
 
John沒有多去計較Sherlock明顯譏諷的語氣,反正他針對的也只是Mycroft。他長長嘆了口氣,沈鬱的情緒在Mycroft留下那份檔案,告辭離去之後許久還是難以振作。
 
「你不高興,」Sherlock在做完一個實驗,發現John攤在腿上的小說只看了不超過十頁時做出判斷。
 
「嗯,」John承認,卻沒打算解釋原因,他向Sherlock伸出手,他雖然帶有疑惑卻真的移動到了扶手邊坐下,「怎麼?」
 
「你想通我為什麼不高興沒有?」John直接讓沒有受傷的右手滑進他因低頭而垂到頰邊的黑髮裡,若有似無地撥動,「關於那個下一個伴侶的問題。」
 
「……噢,」偵探抿了抿唇,在John差一點笑出來之前哼了一聲,「沒有下一個,你說過的。」
 
「很好,」John抬起頭吻上他的唇,舌尖舔進溫熱的口腔,最終在他嘴邊留下一個溼潤的嘆息,「別再刪掉這個。」
 
「你真的想要我對你照樣做一次。」那幾乎不是個問句,Sherlock在話脫口而出時感覺到自己小小的驚奇,John看了他一眼,笑著聳了聳肩,「似乎很有意思。」
 
「哦,是嗎,」因為那份輕描淡寫瞇起眼,Sherlock再一次低頭吻上他,舌頭推進牙關深處,指尖鑽進衣領撫過鎖骨,在John微笑著推了他一把時又不甘不願地放開,「所以,下一次?」
 
他的醫生安靜看了他好一會兒,堅定的微笑毫不遲疑,「好。」


-End-



----
這一篇的關鍵字大概是Moran、教訓、照樣做一次XD
所以,醫生到底對他做了什麼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