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色無我

關於部落格
本站為嚴重腐爛女性向,請小心慎入。

內含J禁、BL言論/爵士百年大坑無可救藥陷落/關西笨蛋夫妻粉紅應援
  • 25108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H]Doll'House/娃娃屋-10

自動更新ing...
偵探跳瀑布記念→_→那是棟獨立的三層磚造建築。
前、後花園像是都經過悉心整理,三輛警車熄了警鈴,安靜停在大門邊,Sherlock在Lestrade指揮眾人包圍屋子時反而先走向花園。
玫瑰、紫羅蘭、非洲菫,沒有難以栽種的植物,一叢叢彷彿計算過空間種下的植栽即使在冬季也有些依然盛開,Sherlock看著那些迷你種的植物瞇起眼睛。
 
「是她嗎?」
 
「全部是迷你種,」Sherlock對走到身邊的John說,「當對某樣東西的迷戀太過執著,就可能反應在身邊的許多地方,不管有沒有自覺。」
 
「不,我是說,這些案子……都是她?包含九年前失蹤的那些孩子。」John微微皺著眉盯著那些迷你的小花,「六……七個?這麼多的孩子,就這樣從她們的母親身邊消失,如果不是屍體以這樣奇特的方式出現,她們可能就這樣──」John深吸了口氣,想起Sir Allan說著「想要個答案」時茫然痛苦的神情,「那些家長可能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孩子身上出了什麼事。」
 
「就算知道也不能改變既成的事實,」Sherlock反而好奇地看了他一眼,「這會比較好受嗎?」
「情感上會,」John半側著頭看他,從他略顯困惑的眼中讀出一絲純然的迷惑,那不是漠不關心,John心想,從來就不是,「我真不懂為什麼會有人真以為你反社會。」
 
「沒做功課?」Sherlock說,而John因此呵出一個低低的笑。
 
「Sherlock?」安排好了人手,Lestrade快步走到他們身邊,神情嚴肅,「我沒有搜索令,所以……你有多確定是她?」
 
黑髮的偵探看著這位長年合作的探長,又轉頭看了眼大門邊以華麗複雜的圖紋巧妙裝點得幾乎難以分辨的門牌,他對Lestrade綻出一個無疑倨傲的笑,「百分之百。」
 
「好,」Lestrade大步走向他等候的部下,「行動!」
 
 
整個行動幾乎沒有遭受任何反抗。
Lestrade帶著部下衝進屋裡時,神情溫柔的婦人正為黑髮的小女孩紮著髮辮。手執木梳輕柔梳理著那一頭柔順烏黑的捲髮,嘴裡輕哼著Let It Snow,Let It Snow,Let It Snow,太過柔和溫馨的氣氛反而讓持槍的刑警們一時面面相覤不知如何反應。
 
Lestrade率先打破僵持,他往前跨出一步,「……Teresa Oilver?」
 
「我是,有什麼事嗎?」Teresa語音輕柔,她微微睜大眼,像是無法理解這些人為什麼會闖進自己家裡,她一手輕撫抱在膝上的小女孩的頭,一邊彎身親吻她柔軟的臉頰,「來,跟大家打個招呼,」小女孩神情呆滯地點著頭,Teresa重新看向Lestrade,像是帶有幾分抱歉,「她很少看到這麼多人,有點害羞。」
 
Lestrade瞪著她無比坦然的神情,愣了好一會兒才發得出聲音,「她是?」
 
「我的女兒啊,她叫Snow White,很可愛的名字,對嗎?就跟白雪公主一樣哦。」
 
 
「那孩子反應不太對,」站在門邊,John看著Donovan帶了另一名女警上前輕輕拉起Teresa,在她可能做出任何反抗之前搶先抱走了反應異常遲緩的小女孩,他突然想起之前Sherlock說過,那些小孩可能被下了藥的事,他走向Lestrade快速轉告Sherlock的推論,是在看到Lestrade神情凝重的跑開,或許是讓帶走小孩的員警把她送去醫院,John深深嘆了口氣,「她的精神有問題,是嗎?」
 
「有些事不對勁,」沒有正面回答,Sherlock站在員警已經大半撤離的起居室裡,視線逐一從椅子擺放的位置、茶几上小巧的水杯和一把披著毛毯的搖椅上緩慢掃過,最終停留在桌上的一小盤餅乾和幾片削好皮的蘋果上。
 
「Sherlock?」
 
「蘋果,」Sherlock盯著那一小盤米黃色的果肉,不住瞬動的眼像在高速思考著什麼,「為什麼是蘋果,新鮮的蘋果,為什麼?John。」
 
「嗯?」
 
「第三個棄屍的地點,你記不記得你說那裡怎麼了?」
 
「唔……特別暗?」
 
「對,特別暗,而且那裡是唯一一個無法從車道上看見的地方。」
 
John偏著頭回憶了那個現場的位置,點點頭,「對,那整條車道都看不見那個花園,我走過一次。」
 
「娃娃屋是個家庭活動,」Sherlock喃喃,他一邊說話,一邊沿著地毯邊緣走出起居室,厚實的長毛地毯從起居室一路舖上樓梯,事實上幾乎整個屋子的地面都被地毯包覆,每一步踏落都有陷進柔軟毛料裡的錯覺,「家庭。」
 
「Sherlock?」從後追上他,John和他一起看向通往二樓的樓梯,沒有亮燈,即使在午後也顯得幽暗的二樓安靜無聲,卻又彷彿不該安靜無聲,「……你想,二樓有什麼?」
 
Sherlock沒有回答,他的視線停在二樓走廊一角,那裡似乎有什麼東西正緩慢、輕聲地移動,他皺起眉,「John。」
 
同樣看見了那詭異的身影,John一個跨步站到Sherlock身前,「好像是……人?」
 
「媽咪?妳在哪裡?」細小的聲音從二樓飄落,一個身影緩慢移動進了燈光能夠照見的範圍,顛簸的腳步如履懸線,纏在抓褶裙擺下的雙腿艱辛移動,雙手搭在扶手上勉力撐住身體,冰藍色的眼眸四下搜索,驚人精緻的臉龐上神色無措,「媽咪?我聽到好奇怪的聲音,媽咪?」
 
「噢God……」John瞪大眼盯著那瘦小的人影搖搖晃晃挪動到了樓梯口,對方似乎也看見了站在樓下的兩人,「你們……是誰?媽咪呢?」怯弱的聲音低柔甚至有一些詭異的沙啞,就像用以發聲的喉嚨並沒有真正適當發揮作用一般,就連發音的方式都是種不符合年齡的生疏。
 
「她的……女兒,她真的有個女兒?」
 
「不,不對,」Sherlock同樣盯著那個孩子,柔順的黑髮垂散及腰,白皙的膚色宛如細瓷,小巧的五官、精緻的臉孔,「Ashley Fletcher,他是Ashley!」
 
「Ashley?!」John吃了一驚,「這怎麼可能,Ashley是個男孩,而且他應該已經、」
 
「十四歲,」Sherlock說得飛快,「他當年被Teresa帶走,或許被她像是其他孩子那樣餵養,可是他活下來了,一直到現在,你看看他,John,他應該已經十四歲了,但他看起來卻像是不到十歲的小女孩,連自己走路都很勉強,」就連Sherlock都不禁皺眉,「他是怎麼活下來的……」
 
「Ashley,你是Ashley,對嗎?」John放輕了聲音,希望能別嚇到他,同時緩慢走上樓梯,「嗨,我是John。」
 
「……John?Ashley?誰是Ashley?」
 
John回頭看了Sherlock一眼,他只輕輕搖頭,「他不記得了,」Sherlock以口型這麼說,John嘆了口氣,他又往上幾步,「他是Sherlock,很奇怪的名字,對嗎?」
 
Ashley似乎可以接受John安穩的語調,他安靜點點頭,「很……不好唸。」
 
「對,奇怪的人名字也會奇怪,」John無視身後Sherlock一聲冷哼,他更往Ashley靠近了些,他試著對在樓梯上縮成一團的孩子伸出手,「跟我下來,好嗎?」
 
「為什麼?」Ashley困惑地往後縮,猶疑不定地盯著John朝他伸出的手。
「呃……」John想起Sir Allan蒼老悲傷的臉孔,語氣不禁低沉下來,「因為有人在想你,你的家裡,還有人在等你。」
 
「我……家?」
 
「這裡不是你家,Ashley,或許你忘記了,但是──」John不曉得怎麼對一個心智年齡可能停留在五歲左右的孩子說明這件事,最終他只是又嘆了口氣,「你還有一個家可以回去。」
 
Ashley愣愣看著John,沒有回應也沒有動作,John伸出的手很輕很輕地碰了碰他的手臂,Ashley因而抬頭看了他一眼,「……家?」
 
「嗯,家,」John半彎著身體將似乎沒有想到反抗的Ashley打橫抱了起來,那張精緻到幾乎令人感覺詭異的臉孔沉默著縮到胸前,John抱著他走下樓,卻在半途聽見他柔軟細小的聲音,很輕很輕地問:「這裡呢?這裡是哪裡?」
 
John呆了一小會兒,他想起那些被放置在冰冷公園或泥地上的孩子,華麗的擺飾、空洞的眼睛,和Teresa全無愧疚的坦然,他低聲回答:「這裡只是個娃娃屋而已。」
 
「娃娃……屋?」小聲重覆,原本柔順蜷縮在John懷裡的Ashley又說了一次,「不是……娃娃……是妹妹,妹妹住的地方……才是娃娃屋,我跟媽咪……一起裝飾的……這裡……不是,這裡……是家……」
 
「Ashley?」
 
「不是,你騙人,你騙人!我要媽咪,媽咪!」Ashley毫無預警地掙扎起來,John在嘗試抓緊他的同時一步踏空,「John,小心!」
 
他在感覺身體失衡的下一秒直覺伸手猛地抓住身邊的扶手,被自身和Ashley的重量往下猛扯的力道讓他的手臂傳出一陣無聲的哀嚎,Sherlock幾步衝上樓梯,先是撐住John之後才分心從John手裡接過被他護在胸前的Ashley,Sherlock忍下了把他丟下不管的衝動,卻沒忍住不對John咆哮,「給我看你的手!」
 
John苦笑了一下,右手撫上左肩,火辣的疼痛還不到無法忍受的程度,「也許脫臼了,」他的手指仔細確認關節的位置,「不完全脫位,應該不嚴重。」
 
Sherlock猛地抿起唇,他動作粗魯地抱起那一臉驚慌的孩子,「待在這,」他丟下這一句,幾個大步衝下樓梯。
 
「呃……」來不及表示自己傷的只是手,走也能走到醫院,John聽見Sherlock口氣不善地命令不明所以的Lestrade叫救護車,也聽見Lestrade因為懷裡憑空被塞了一個孩子而對Sherlock拋出一堆疑問但當然沒有得到任何回答。
 
他真的在樓梯上坐了下來,在看見Sherlock又從屋外走了回來,微敞的大衣兩襟散在他身側,仰頭看向自己的神情介於不耐和擔憂之間,那讓他整個人在走廊華麗夢幻的背景襯飾下竟顯得如此突兀、如此真實,John不由自主地綻開一個很輕的微笑,滿是或許並不自主的柔軟,「好啦,回家吧,」他說。
 
而他的偵探狠狠翻了個白眼,走向前拉起他完好的那隻手,扶著他站了起來,「去醫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